三毛《雨季不再来》人生幾度坐監牢

他說:“來來,我被你吵得頭昏腦脹,我也不想工作了,來煮咖啡喝吧!”

於是我去找杯子,他去煮咖啡,我說:“請多放些水!”他說:“為什麽?”我也不回答他,就放了一大排杯子,每一個房間都去叫門:“出來,出來,老板請喝咖啡啊!”

房間內很多人出來了,都是男的,有很多種國籍,神情十分沮喪委縮,大家都楞楞的看著我。警官一看我把人都叫出來了,口里說著:“唉唉,你是什麽魔鬼呵!我頭都痛得要裂開了。”

我問他:“以前有沒有中國女孩來過?”他說:“有,人家跟你不同,人家靜靜的在房內哭著,你怎麽不去哭啊?”(怎麽不哭?怎麽不哭?怎麽不哭?太討厭了!)

我捧著杯子,喝著咖啡,告訴他:“我不會哭,這種小事情值得一哭麽?”反過來想想,這種經歷真是求也求不來的,人生幾度夕陽紅——人生幾度坐監牢呵!

看看表,班機時間已過,我說要去休息了,瑪麗亞說:“你可以換這件衣服睡覺,舒服些。”我一看是一件制服一樣的怪東西。

我說:“這是什麽?囚衣?我不穿,我又不是犯人。”事實上也沒有人穿。警官說:“隨便你吧!你太張狂了。”

出了喝咖啡的客廳,看見辦公室只有勞瑞一個人在,我馬上小聲求他:“求求你,給我打電話好吧!我要跟律師聯絡,請你幫幫忙。”

他想了一下,問我:“你有英國錢嗎?”我說有,他說:“來吧,這里不行,我帶你去打外面的公用電話。”

我馬上拿了父親的朋友——黃律師的名片,跟他悄悄的走出去。外面果然有電話,勞瑞拿了我的零錢,替我接通了,我心里緊張得要命,那邊有個小姐在講話,我說找黃律師,她說黃律師去香港了,有什麽事。我一聽再也沒有氣力站著了,我告訴她沒有事,請轉告黃律師,臺灣的一位陳律師的女兒問候他。掛掉了電話,也掛掉了我所有的希望,我靠在墻上默默無語。

勞瑞說:“快點,我扶你回去,不要泄氣,我去跟移民局講你在生病,他們也許會提早放你。”我一句話都不能回答,怕一開口眼淚真要流下來了。

英國佬不信我們有電視我在機上沒有吃什麽,離開香港之前咳嗽得很厲害,胃在疼,眼睛腫了,神經緊張得像拉滿的弓似的,一碰就要斷了,不知能再撐多久,我已很久沒有好好睡覺了。閉上眼睛,耳朵里開始叫起來,思潮起伏,胡思亂想,我起床吃了一粒鎮靜劑,沒有別的東西吃,又吃了幾顆行李里面的消炎片。躺了快二十分鐘,睡眠卻遲遲不來,頭開始痛得要炸開了似的。聽聽外面客廳里,有“玩皮豹”的音樂,探頭出去看,勞瑞正在看“玩皮豹過街”的電視。(玩皮豹想盡了辦法就是過不了街,臺灣演過了。)

我想一個人悶著,不如出去看電視,免得越想越鑽牛角尖,我去坐在勞瑞前面的地上看。這時大力水手出場了,正要去救奧莉薇,還沒吃菠菜。那些警官都在看,他們問我:“你們臺灣有電視麽?”我告訴他:“不稀奇,我家就有三架電視,彩色電視很普通。”

他們呆呆的望著我,又說:“你一定是百萬富翁的女兒,你講的生活水準不算數的。”

我說:“你們不相信,我給你們看圖片,我們的農村每一家都有電視天線,我怎麽是百萬富翁的女兒,我是最普通家庭出來的孩子,我們臺灣生活水準普遍的高。”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