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長得非常適合於奔跑、跳躍、抓扭和爬行,但在人類的眼里很少有動物看起來比猴子更不美了。我需要談一談象的鼻子,像的鼻子有著各種各樣的用途,但對於象的美卻不起任何作用。狼長得多麼適合於奔跑和跳躍!獅子為了格鬥而武裝得多麼好!但難道有人會因此認為象、狼和獅子是美的嗎?我相信不會有人認為人的雙腿是和馬、狗、鹿及其他動物的腿一樣適合於奔跑,至少在外形上就不是這樣的,但我相信一條長得勻整的人腿在美的方面將被認為遠遠勝過所有這些動物的腿。倘若軀體各部分的適宜性是使它們形式可愛的因素,那麼這些部分的實際使用無疑地應該大大提高這種可愛的程度,但情況卻遠非如此,雖然根據另一個原理,有的時候確實是這樣的。鳥飛的時候不如它棲息的時候美麗。還有一些很少看到它們起飛的家禽並不因此而稍減其美。鳥類在形式上同獸類和人有著極大的不同,除非考慮到鳥類軀體各部分是為了完全不同的目的,否則你不可能根據適宜性的原理承認鳥類的身上有什麼令人愉快的東西。

我從來沒有見過孔雀起飛,但遠在我考慮孔雀的形式是否適合於飛翔以前,我就被它那異常的美迷住了,它這種美使它勝過世界上許多出色的飛禽,儘管據我所見,它的生活方式很像豬的生活方式,豬就是和孔雀一起養在院子里的。公雞和母雞以及其他這類家禽也同樣存在這種情況,它們在體形上屬於飛禽類,但在行動方式上卻同人類和獸類沒有很大區別。撇開這些人類以外的例子不談,可以考慮一下:倘若我們人類自身的美是和效用有關的話,男人就該比女人更加可愛,強壯和敏捷就被認為是唯一的美。但是用美這個名詞去稱呼強壯,只用一種名稱去稱呼幾乎在一切方面都不同的女神維納斯和大力士海格力斯所具有的品質,這必然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概念混亂和名詞的濫用。我猜想造成這種混亂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時常見到人類和其他動物的軀體的一些部分既美麗又適應於它們的目的,我們受到一種詭辯的欺騙,這種詭辯將這種適應性說成是一種原因,而實際上它只是一種附著物。下面是蒼蠅的詭辯:蒼蠅認為自己帶起了一大片塵埃,因為它站在一輛真正帶起塵埃的戰車上面。但實際上卻是塵埃把它舉起。胃、肺、肝等等器官都最適合於它們的目的,然而它們決沒有什麼美。此外,人們也無法從許多非常美的東西身上找到任何效用。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