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8)

幸福是飄忽不定的降落傘

要把人送回踏實的大地

誰又在半空中選擇落腳點

像詩人選擇恰切的詞

事物的輪廓正越來越清晰

誰又在下降中提升了世界

像身體在沈淪中純潔愛情

像一個寫作者,以無端的苦惱

客觀化苦惱。現在誰又從小書房

拐出,披衣散步,在煉丹者巷

誰的頭腦中一架樂器正被試奏

帶來跳傘般飄忽不定的音樂啊幸福

 

那樂器會試奏出誰的生活

那被設想的、在紙上也無法確立的

生活。——現在誰拐出煉丹者巷

迎面進入了純青之境?城市或

宇宙,僅只是足夠累贅的共鳴箱

可究竟誰是撥弄火焰者

他其實也撥弄著寫作的琴弦

可究竟誰是那不安的跳傘者

他跟我一樣,真的能踏上那

幸福之地嗎?啊爐火!在爐火上

誰會是這個世界的煉丹者?他的

現身,在於從生活升華那虛無

 

……………………

 

而純青之境!純青之境又正好是

他的虛無之境。煉丹者爐中的

火焰更抽象,如音樂抽象了

這個世界的時間和時間

他向我展示的,他以為我

覺悟的,也僅只是作為虛無的幸福

在他的幸福裏我孤僻自我

在他的虛無裏我營救自我

一個人散步,到更遠的境地

騎馬、遊泳、劃船、打短工

以木匠的手勢斧劈本質烏有的黃楊

——令書寫的半圓桌顯形於技藝

 

——令一行詩句顯形於無技藝

半圓桌上空的土星迂回融入又一夜

我頭腦中試奏的樂器停歇,音樂

寂靜,時間則依然。純青之境裏

顯形的詩句是一次艷遇……是

煉丹者巷口一個小蠻腰女郎的嫵媚

“我跟她有甜蜜的風流韻事”,“我

完全陶醉於她的節奏”,饕餮郵筒

生吞明信片,卻無法消化我寧靜的

醉意,我醉意背後寧靜的厭倦

而半圓桌上空,詩行本身是守口如瓶的

只字不提那純青之境的虛無啊幸福

Views: 3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