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看見他在不經意地抓著兩腿,便惹出我們會意的笑來了。他就窘迫地回答一個微笑,隨即罵著與這抓癢有關的人: “老緬婆娘,壞的多,你在河里泅水,她也敢朋統一聲跳下來洗……”罵了一陣,他就用一種真誠而多經驗的眼光射著我,說:

“我勸你不要再學老緬話;我就因懂得話弄糟糕了。”

我想找工作而學本地話的心,非常切。每次遇著這常同緬人廝混的他,總把許多事物的名稱,和應酬上的用語,問個夠。而他也很不憚煩地翻譯給我聽,直使我流利地上了口。這時, 便反問他:

“你不懂老緬話,會做你那好賺錢的生意嗎? ”他沒話說,含糊地笑了。

於是他的抓癢,就像忽有理由似地,趁勢放肆起來。“還是到醫院去看看吧!  ”

我們應景就吐出這樣的話,便激起他的感情了,他罵著小城市里醫生的糊塗……嘆著仰光沒處住的苦處……


他的父親,據他說是個貴州人,跟做官的當仆役,到廣東的大城市里養了他。後來,他做了孤兒──這事連他自己也很渺茫,竟流落在福建南部的山里,匪的隊伍中混過好些驚慌和歡樂的日子。四年前同些苦力漂到南洋;炙熱陽光下的鹽水海邊,他赤裸著身體搬過輪船上的貨物;鮮綠朗澈的人造森林里, 他唱著猥褻的小曲,取過膠樹的汁液,一直度到目前去小城市里走動,過這輕鬆而不十分安全的時光。他這些歷史,我們聽過好多次;實則也是我們高興聽,他也就不憚重復地說了又說, 因此,目前他訴的苦楚,雖然覺得他是自討得,活該,但想到這從苦難中掙扎出的一個年紀還不大的青年,把健壯的好身體, 陷在沒法挽救的那一般田地,總不能裝出毫不關切的樣子,像在對待一個陌生的偶來訪問的人。於是從他激動的感情里流露出的那些話,便在我們的臉上引起相當的變化了。


由罵而嘆的結論,他自然又來了這一套:

“讓我煮幾天飯好嗎? 病好,我就去了。”

我們厭惡他那抓癢的手來淘米洗菜,作為拒絕的理由,還算小。最大的,是我們處在沒工作的窮苦中,沒力量顧到另一個可憐的人,然而,在我們猶豫的臉色里,他又加上了淒寂的眼光望著。

誰願意眼睜睜地看見一個熟人,站在面前苦痛地快要滾出懇求的淚珠呢?

於是,我們就勉強地答應了。讓出屋的一角,作他夜里安息的地方。

炒菜煮飯,還是我們做,跑街買菜,就由他擔任了。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