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奧威爾《1984》(98)第三部 第5節

在他被監禁的每一個階段,他都知道——至少是似乎知道——他在這所沒有窗戶的大樓里的什麽地方。可能是由於空氣壓力略有不同。警衛拷打他的那個牢房是在地面以下。 

奧勃良訊問他的房間是在高高的頂層。現在這個地方則在地下有好幾公尺深,到了不能再下去的程度。 

這個地方比他所呆過的那些牢房都要大。但是他很少注意到他的周圍環境。他所看到的只是面前有兩張小桌子,上面都鋪著綠呢桌布。一張桌子距他只有一兩公尺遠,另一張稍遠一些,靠近門邊。他給綁在一把椅子上,緊得動彈不得,甚至連腦袋也無法轉動。他的腦袋後面有個軟墊子把它卡住,使他只能往前直看。

 

起先只有一個人在屋里,後來門開了,奧勃良走了進來。 

“你有一次問我,”奧勃良說,“101號房里有什麽。我告訴你,你早已知道了答案。人人都知道這個答案。101號房里的東西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 

門又開了。一個警衛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隻用鐵絲做的筐子或籃子那樣的東西。他把它放在遠處的那張桌子上。

 

由於奧勃良站在那里,溫斯頓看不到那究竟是什麽東西。 

奧勃良又說道:“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因人而異。可能是活埋,也可能是燒死,也可能是淹死,也可能是釘死,也可能是其他各種各樣的死法。在有些情況下,最可怕的東西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甚至不是致命的東西。” 

他向旁邊挪動了一些,溫斯頓可以看清楚桌上的東西。

 

那是一隻橢圓形的鐵籠子,上面有個把手可以提起來。它的正面裝著一隻擊劍面罩一樣的東西,但凹面朝外。這東西雖然距他有三、四公尺遠,但是他可以看到這只鐵籠子按縱向分為兩部分,里面都有什麽小動物在里面。這些小動物是老鼠。 

“至於你,”奧勃良說,“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正好是老鼠。” 

溫斯頓當初一看到那鐵籠子,全身就有預感似的感到一陣震顫,一種莫明的恐懼。如今他突然明白了那鐵籠子正面那個面罩一樣的東西究竟是幹什麽用的。他嚇得屎尿直流。

 

“你可不能這樣做!”他聲嘶力竭地叫道。“你可不能,你可不能這樣做!” 

“你記得嗎,”奧勃良說,“你夢中感到驚慌的時刻?你的面前是一片漆黑的墻,你的耳朵里聽到一陣震耳的隆隆聲。 

墻的另一面有什麽可怕的東西在那里。你知道自已很明白那是什麽東西,但是你不敢明說。墻的另一面是老鼠。”

 

“奧勃良!”溫斯頓說,竭力控制自已的聲音。“你知道沒有這個必要。你到底要我幹什麽?” 

奧勃良沒有直接回答。等他說話時,他又用了他有時用的教書先生的口氣。他沈思地看著前面,好像是對坐在溫斯頓背後什麽地方的聽眾說話。 

“痛楚本身,”他說,“並不夠。有的時候一個人能夠咬緊牙關不怕痛,即使到了要痛死的程度。但是對每一個人來說,都各有不能忍受的事情——連想也不能想的事情。這並不牽涉到勇敢和怯懦問題。要是你從高處跌下來時抓住一根繩子,這並不是怯懦。要是你從水底浮上水面來,盡量吸一口氣,這也並不是怯懦。這不過是一種無法不服從的本能。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