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投降了;這已是一致的意見。實際上,他回想起來,他在作出這個決定之前很久早已準備投降了。從他一進友愛部開始,是的,甚至在他和裘莉亞束手無策地站在那里,聽電幕上冷酷的聲音吩咐他們做什麽的時候,他已經認識到他要想反對黨的權力是多麽徒勞無益。他現在明白,七年來思想警察就一直監視著他,像放大鏡下的小甲蟲一樣。他們沒有不注意到的言行,沒有不推想到的思想。甚至他日記本上那粒發白的泥塵,他們也小心地放回在原處。他們向他放了錄音帶。給他看了照片。有些是裘莉亞和他在一起的照片。是的,甚至……他無法再同黨作鬥爭了。此外,黨是對的。這絕對沒有問題,不朽的集體的頭腦怎麽會錯呢?你有什麽外在標準可以衡量它的判斷是否正確呢?神志清醒是統計學上的概念。這只不過是學會按他們的想法去想問題。

 

只是——! 

他的手指縫里的鉛筆使他感到又粗又笨。他開始寫下頭腦里出現的思想。他先用大寫字母笨拙地寫下這幾個字: 

自由即奴役。 

接著他又在下面一口氣寫下: 

二加二等於五。

 

但是接著稍微停了一下。他的腦子有些想要躲開什麽似的不能集中思考。他知道自己知道下一句話是什麽,但是一時卻想不起來。等到他想起來的時候,完全是靠有意識的推理才想起來的,而不是自發想起來的。他寫道:

 

權力即上帝。

 

他什麽都接受。過去可以竄改。過去從來沒有竄改過。 

大洋國同東亞國在打仗。大洋國一直在同東亞國打仗。瓊斯、阿隆遜、魯瑟福犯有控告他們的罪行。他從來沒有見到過證明他們沒有罪的照片。它從來沒有存在過;這是他控造的。 

他記得曾經記起過相反的事情,但這些記憶都是不確實的、自我欺騙的產物。這一切是多麽容易!只要投降以後,一切迎刃而解。就像逆流遊泳,不論你如何掙扎,逆流就是把你往後沖,但是一旦他突然決定掉過頭來,那就順流而下,毫不費力。除了你自已的態度之外,什麽都沒有改變;預先註定的事情照樣發生。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反叛。一切都很容易,除了——

 

什麽都可能是確實的。所謂自然規律純屬胡說八道。地心吸力也是胡說八道。奧勃良說過,“要是我願意的話,可以像肥皂泡一樣離地飄浮起來。”溫斯頓依此推理:“如果他認為(thinks)他已離地飄浮起來,如果我同時認為(think)我看到他離地飄浮起來,那麽這件事就真的發生了。”突然,像一條沈船露出水面一樣,他的腦海里出現了這個想法:“這並沒有真的發生。是我們想像出來的。這是幻覺。”他立刻把這想法壓了下去。這種想法之荒謬是顯而易見的。它假定在客觀上有一個“實際的”世界,那里發生著“實際的”事情。但是怎麽可能有這樣一個世界呢?除了通過我們自己的頭腦之外,我們對任何東西有什麽知識呢?一切事情都發生在我們的頭腦里。凡是在頭腦里發生的事情,都真的發生了。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