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雖然惦記著自己的老子,還是一咬牙把這瀕死的產婦送進了市內醫院裡,幾經搶救,不但保住了產婦性命,而且一個大胖小子也平安降生。老頭子千恩萬謝,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摘下來。一聽說救命恩人的父親正患心病,馬上就獻出一隻好鳥兒來,並說,這是他玩鳥一輩子得到最好的一隻鳥兒,別人給幾百塊錢都沒捨得賣。如今有了孫子該伺弄孫子了,這隻鳥兒就送給恩人的父親解個心煩吧,莫非這老頭子就是個玩鳥的聖手,小妞子在張家口就早已身懷絕技?

 

這、這現在的關鍵問題是:宗二爺是真糊塗還是裝糊塗?

 

宗二爺顧不得解答。他直到現在才算徹底緩過神兒來,搞明白了鳥兒是鳥兒,自己是自己。再一看四周的鳥友們,只感到原先一雙雙幸災樂禍的眼神兒,現在卻彷彿一下子變得忠厚老誠了。就連侯七那哀怨的白眼珠子,也似乎驟然間完全可以理解了。大白亮天的,盡想些子什麼夢!全怪兒子莽撞,差點誤了老子的大事!一剎那,宗二爺只覺得一活百活,渾身每個毛孔眼兒都透出了靈氣兒。正此時,就聽關老爺子又率先不滿地催問上了:

 

「您哪!這是怎麼了?是不肯賞臉兒?還是吊老少爺兒們的胃口?」 

「嘿嘿!關老,您就饒了我吧!」 

「什麼話?」 

「有您在,我要再說什麼,這不是關老爺門前耍大刀嗎?」

 

幹嘛不說班門弄斧,卻偏要說關老爺門前耍大刀?瞧這回答得多麼哏、多麼俏、怪不得關老爺子像喝了一盅兒好酒,暈暈乎乎地臉上透出了笑意。 

宗二爺再不肯多說了,只是望著鳥友們厚道地笑著,既透著對大夥兒的尊重,又似乎給自己身上塗了一層神秘的色彩。好像在說,幹嘛非要兜出自己的老底兒呢?讓小子們猜去吧,雲山霧罩中才顯出深不可測呢!但看宗二爺那謙恭勁兒,又彷彿不是這個意思……

 

眾鳥友也樂得糊塗下去,只有侯七卻越來越覺得委屈了。後脖梗子上的「老西子」一撲騰,這小子就又嚷嚷上了: 

「二哥!您這是唱的什麼戲啊?把我侯七都給耍進去了!」 

「對!是這麼回事兒!」關老也似乎又被點醒了。

 

要換個人兒,可能馬上就得亂了陣腳。可這是宗二爺!他明瞅著關老爺子的臉抹拉下來了,卻偏偏去安慰侯七: 

「兄弟!你這是說的什麼和什麼呀?你替哥哥想想!關老那天逗老閨女學十三套,我呆在旁邊合適嗎?小妞子好勝,萬一這麼一比,哥哥我那成了個什麼人兒?這幾天,我一直犯琢磨:來,不對!不來,可我又想大夥兒!小妞子再會叫,是老閨女的個兒嗎?乾脆投師學藝吧!咱可不能辦那沒大沒小的事兒,讓大公園那幫匪派兒笑話!聽說鳥協就要成事了,這虯龍爪不屬關老,還能讓小子們奪去嗎?」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