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6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September 2, 2021 at 3:25pm


詩與速度有關,地方也是

詩歌與速度的關聯,緣於下述幾個方面:

其一是詩歌的節奏、旋律和語感,比如惠特曼(Whitman)的詩歌往往是快速的,而弗洛斯特(Frost)的詩歌則相對較為舒緩。在中國,李白或郭沫若是快捷的,杜甫或戴望舒則是緩慢的。當代詩歌中,我們可以認為北島是急速的,而顧城則是緩慢的。

其二是詞語本身所指稱的速度,如李白說“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或“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直觀地觸及到了速度,這是最為顯在的速度。

其三是敘述對象本身所蘊藏的物理速度,詞語本身並沒有直接提及速度,但通過普遍的或個體經驗,讓我們能認知到其中的速度感,比如溫庭筠的詞《更漏子》:“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又比如徐志摩的《再別康橋》,詩中沒有直接抒寫速度,但卻讓我們能真切體驗到速度(緩慢)的美感。

其四則是詩歌語言內在的速度,它是一種既與前述三種現象息息相關,又完全獨自存在的一種詩歌品性,它來自於詩人的生命狀態、內心中最隱秘的夢想或恐懼。如果一首詩就是一個相對自足的世界,那麽詩歌語言內在的速度就是這個自足世界的生物鐘,它以迥別於物理世界的時間尺度與維度變幻著:緩慢或迅捷,向前、向後、旋轉、飛逝或凝滯。
向以鮮:緩慢的隱喻——詩歌語言內在速度的文化觀照,2019年06月03日《詩刊》)

Comment by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on April 23, 2021 at 8:40am


雷蒙.格諾《風格練習
 Exercices de style41. 浮誇風 Ampoulé


在晨曦玫瑰色的手指開始龜裂之時,我如迅速擲出的標槍,上了一輛體型龐大、有著牛兒般一雙大眼、行車路線曲折的S線公車。我以如備戰的印第安人般的精確和敏銳,注意到在場有個年輕人,脖子比腳程快的長頸鹿還長;他有凹痕的軟氈帽,則如某風格練習的主人翁一樣,裝飾著一條編繩。預示著不幸的、胸如碳黑的不睦女神,現身來用她因牙膏闕如而臭氣熏天的口──不睦女神,我說,現身來散播她惡性的病毒,在這帽上繞有編繩、長頸鹿般的年輕人和一名面色慘白、帶優柔寡斷之色的乘客之間。前者用以下話語向後者表示:“噫!惡人,您看似故意往我的腳上踩!”語畢,帽上繞有編繩、長頸鹿般的年輕人,很快到別處去坐下了。

稍晚,在氣勢雄偉的羅馬廣場上,我又看見了那名帽上繞有編繩、長頸鹿般的年輕人,身邊傍著一名宛如美姿美儀評審般的同伴。這同伴正對他發表著以下我得以由我靈敏的耳朵親聞的批評。那針對帽上繞有編繩、長頸鹿般的年輕人最外一層衣服的評語乃是:“你也許應該在其環繞的外緣,以增添或往高處提升一顆鈕扣,來減少領口的開敞度。”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xercises_in_Style

《風格練習》中文版電子書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