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原創 《陪夢散步》 01 ~~ 夢在邊城

夢,不只是我們睡眠休歇的地方;它是日常意識的對岸。潛意識的鄉土;心靈的邊城。


我們三分之一的生命,在睡眠中渡過。說渡過,或可把睡眠想像成一條河;清醒與夢境,便是兩岸。兩岸不是兩個世界,而是一個完整世界的兩面;意識和潛意識,原來都是完整的存在於同一個心靈。


讓沈從文的《邊城》來說明這點。沈從文水墨畫似的的筆觸,像是隨心的淡泊,卻往往潛伏著許多吊詭;終是圓融於溫和悲憫。在書中,翠翠做了一個夢,告訴了老爺爺。老爺爺聽後笑了。沈從文形容這笑,用的就是“溫和悲憫”四字。因著溫和悲憫,做夢與聽夢的兩端的祖孫,分享了夢的喜悅。

(Feature Photo: 發現號攝影《走進湘西鳳凰》,http://pp.fengniao.com/myalbum_377951.html


同時愛上翠翠的兩兄弟,夜裏到河邊去,朝對岸白塔下的小屋唱情歌。屋裏的翠翠為誰的歌聲感動了,誰就娶她。這是她後來才知道的安排。偏偏那天傍晚,翠翠感懷身世哭累了。歌聲在對岸唱起時,她已經入睡。一頭是熱戀的浪漫;一頭是渺渺 的夢鄉。兩岸的不諧。


翠翠在睡夢中,溫和悲憫的沈從文,讓她神秘的聽見了歌聲。感覺得那歌聲頂好聽,又軟又纏綿;她像是跟了那聲音各處飛,飛到對溪縣崖半腰,折了一大把虎耳草,卻不知道交給誰去了。夢裏夢外有驚奇的呼應,兩岸的不諧於是消解。


老大競唱失敗,哀傷離鄉時淹死了,心存陰影的老二也遠去。夢裏的歌聲盡管感人,翠翠和老二的情愫就是沒冒芽。顧盼與落空,又拉開淒蒼的兩岸。等到雷聲震動的風雨夜,老船夫沈郁病逝,這對望的兩岸,更演變成似乎不可超越的重關。在這生死的重關,沈從文安排這個在書中無名無姓,就叫著爺爺的老船夫,讓小屋後的白塔坍塌,一輩子為伴的渡船在洪水中沖失,來陪他一道回歸自然山林;一切在物我合一、天人同在中消弭與結合。


自小沒爹沒娘,由孤苦零丁的外祖父撫養長大。現在,連外祖父也往生了,而使翠翠的靈魂在夢裏輕輕浮起的人兒還在異鄉。故事眼看就要結束,沈從文倒沒有叫她和大家絕望;他說:“這個人也許永不回來,也許‘ 明天 ’回來!”在永遠與明天之間,是變幻和期待的兩岸;心懷溫和悲憫,便見希望的河,在悠悠流淌。


沈從文創作《邊城》,是緬懷那已然消失的純樸年代、桃源小鎮。在守望與流失的兩岸間,沈從文把一切無奈統一在:溫和悲憫。現代人奔趕於浮塵與鼓噪,總面對萬千不快,讀《邊城》,或可提醒我們珍惜自身的心靈桃源,讓她少受文明的割裂。

夢可以助我們一份力量。夢,不只是我們睡眠休歇的地方;它是日常意識的對岸。潛意識的鄉土;心靈的邊城。溫和悲憫的陪我們散步,她將為我們捎來各種歌聲,輕輕浮起我們的靈魂,帶著我們各處飛,重重關嶺 因而有了完全的意義和啟告, 幫忙建造一生的完整豐饒。

Views: 15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koh shim luen on August 7, 2016 at 11:53pm

梦,带着一点凄清。一点朦胧。

它不是真的。又像真的。

它把现实加进了一点浪漫。所以在梦里总会飞起来游荡。。。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