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地理的故事》(73)

朝鮮與蒙古 前途未卜

讓我們簡單地學學實用經濟學。

如同意大利人,日本人也被禁錮在一個小島上,人口劇烈地膨脹,因此,他們渴望擁有更多的土地。有一條亙古不變的自然法則,世界上所有漂亮的詞語改變不了它,所有的條約改變不了它,所有善良的女人和男人的甜言蜜語也改變不了它———我很強壯,但一無所有,餓得發慌,我漂泊在大海中間的一個小木筏上,還有一個人與我同在這筏子上,他的口袋里裝滿了火腿三明治。同我比起來,那個人羸弱得很,弱不禁風。於是,我要麽拼命從他袋子里搶來一份火腿三明治,要麽就等著慢慢地餓死。作為一個體面人,受敬畏神靈的父母悉心教育多年,我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欲望,一天,兩天,三天……最終,我的欲望還是忍不住爆發了:“拿一塊三明治給我,否則,我就把你扔到大海里去———趕快!”

對這個三明治的所有者,由於我過去所接受過的教育,我或多或少懷有一點仁慈,允許他留一份三明治給他自己,但是,如果不把他殺死,我還得忍受挨餓的痛苦。把日本人擺到這個人的位置上,對日本人所面臨的問題,你就會有個形象的理會了。

日本人生活在一片面積很小的土地上,它比加利福尼亞州還小 (加利福尼亞州為155652平方英里,日本為148756平方英里),其農業用地只有1600萬平方英畝,只有美國農業用地總量的2%弱。如果想拿一塊距我們較為近一點的地方作比較,就拿紐約州經過改造的土地。對日本這個貧窮的島國所面臨的實際問題,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農業專家,只要讓他到日本轉一圈,就會一目了然。當然,日本人由於臨海而以打魚為生,盡管他們的農業今天已到了在稻田的泥水里養魚的水平,但是,由於日本年增人口都超過了65萬,要解決溫飽問題還須有些時日。

日本必須要尋得更多的土地。自然而然,日本人的目光首先投向了中國海(指日本海———譯者註)對面那片經營不善、徹底被忽視的土地。最合日本人的胃口的當然是美國,但是美國太遙遠了,還太強大了。澳大利亞也遙遠,而且那塊大陸90%的地方一片荒蕪,人跡罕至,根本就毫無用處。相比之下,滿洲近在咫尺,朝鮮半島正好又是一座橋梁,而朝鮮半島與日本之間只有一條狹窄的朝鮮海峽,其寬度只有102英里,朝鮮海峽正中央恰好又有日本人的對馬島。1905年,日本艦隊就在對馬島附近一舉把俄國海軍艦隊摧毀了,一下子干掉了遠東的一個潛在敵手。

由於沒有起保護作用的天然屏障,盡管朝鮮半島所處的緯度大體上同意大利的西西里島差不多,但是卻比西西里島寒冷一些。在古代,朝鮮半島也稱為高麗,之所以叫朝鮮,朝鮮人的解釋就是“靜謐的向陽之地”。公元前12世紀,一群中國人占領了朝鮮半島,如今的朝鮮人就是那些中國移民的後裔。當時,他們來到朝鮮半島輕易地把住在中部石穴中的原始部落趕走了。這些新來的中國人也建起了自己的王國,但是從未從他們的母國———中國———獲取真正的獨立自主權,而且,還常常遭到日本海盜的襲擊。

1592年,日本人首次企圖把朝鮮侵略、吞並掉。不打無準備之仗。未充分地作好準備,日本人是不會冒失動手的。事前,日本人從葡萄牙人手中購置了幾百枝大口徑火槍。憑借武器的優勢,才派出30萬大軍橫渡朝鮮海峽。朝鮮請中國人來援助,這場戰爭打了5年,最後,日本還是吃了敗仗,因為中國軍隊的人數更多。

朝鮮人為什麽對日本人恨之入骨呢?就是在這次侵略戰爭中,日本人摧毀了朝鮮首都漢城,還制造了許多令人發指的殘暴事件。日本強大,而朝鮮弱小,因此,當19世紀最後25年,朝鮮的政治和經濟等各個方面都在俄國的卵翼之下時,日本人就找到了一個再次發動侵略戰爭的口實。

引發戰爭的表明原因往往平淡無奇,而真正的根源常常隱藏在幕後。為了養活國內迅速膨脹的人口,日本政府需要更多的糧食,這就是日本人侵略朝鮮半島,包括1592年的那次侵略的最直接、最深刻的根源。

日本擊敗了俄國,把俄國軍隊趕出了中朝邊界的鴨綠江,朝鮮也就淪落為日本的保護國。1910年,日本帝國又把朝鮮半島並入了自己的版圖,同台灣島及庫頁島一樣處於同樣的地位。1895年,日本人從中國搶來了台灣島;1905年日俄戰爭後,俄國對日本的戰爭賠償是庫頁島。現在,居住在朝鮮半島上有50萬日本移民和2000萬朝鮮人,而且,更多的日本移民還會不斷地湧進朝鮮半島。

蒙古是一個面積廣大的國家,南部人煙稀少,是一片戈壁沙漠,其余的地方是廣袤無際的大草原,很適合放牛牧羊。蒙古的總面積是英倫三島的11倍,達140萬平方英里,但人口還不足200萬。蒙古人的騎射技術是蒙古昔日輝煌的主要決定因素,騎在戰馬背上,從太平洋一路打到大西洋,如今對蒙古人來說,這是再也不可能發生的事了。

對日本人的野蠻侵略行徑,許多人好像義憤填膺,大加痛斥,稱之為“日本人的狼子野心”,而我倒願稱之為“日本人的生存需要”。為了解決國內過剩的人口,日本必須尋找一條出路,因此,它在北亞的行動也就順理成章了。北亞地廣人稀,對任何殘暴的統治,人們都司空見慣了,他們過去的日子不一定比現在好。

北亞作為一個安全閥如果不覆存在,在日本人的鐵蹄面前,菲律賓、荷屬東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和美國西海岸將永遠暴露出來了。對波利尼西亞群島的每一個島嶼,為了預防它們在某個晚上被日本巡洋艦“拖走”,我們將不得不在每一個島嶼前部署一艘戰艦。

從全局來看,眼下這種格局似乎更為有利。因為我這番無情無義、自私自利的話語,如果有人傷心落淚,請趴在印第安人的肩膀上去哭泣吧。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