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英雄(7)

 “喂,你,愛哭的小娃娃,不想試一試嗎?你不是很想去嗎?”勇敢的女騎手一發現我,就指著坦克列德逗我,說道。

其實她這樣說話,目的無非是:既然已經白白地跳下馬來,決不能空手而歸;既然我一時不慎,被她撞見,她不說幾句諷刺話,是不會放過我的。

“你大概不是那樣的……唉,怎麽說呢?你是一位著名的英雄,認為膽小怕死是可恥的,特別是在大家都看著你的時候,漂亮的小侍從,”她迅速瞟了一眼M夫人,補充說道,夫人的車子離台階最近。

當這位長相俊美的女騎手走到我們身邊,打算騎上坦克列德的時候,仇恨和報覆的情緒湧上我的心頭……但是我說不出在這個跳皮鬼突然向我發起挑戰時,我心里是什麽感覺。

當我看到她向M夫人投過去目光時,我感到兩眼發黑。剎那間,我的頭腦里形成了一個想法……是的,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甚至還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像火藥冒出的火花。也許由於感情過於沖動,我這時突然鼓足勇氣,滿腔怒火,真想一下子把所有與我為敵的人通通殺死,向他們算清總帳,從而當眾表明我現在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也許是出現了奇跡吧,就在這一煞那間,有人教我學好了中世紀史,而在此以前,我對這段歷史是一無所知的。於是在我暈眩的頭腦里閃現出了跑馬比武、騎士、英雄、美女、光榮和勝利者的形象;聽到了宮廷傳令官的喇叭聲、佩劍碰擊的鏗鏘聲、和人群發出的叫喊聲歡呼聲,在所有這些聲音中,可以聽到一顆受驚的心發出的怯生生的叫喊,撫慰著一個高傲的靈魂,它比勝利和榮譽還要甜蜜。我不知道我的腦袋里是否在當時就產生了這些非非之想,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對將來必然要出現的非非之想的一種預感。不過,我只是覺得,我的關鍵時刻已經到來。我的心已經跳出胸腔,它在抖動,我自己已經記不清我是怎麽縱身一躍,跳下台階,出現在坦克列德的身旁的。

“您以為我害怕嗎?”我大膽而驕傲地大叫一聲,興奮得兩眼發黑,激動得喘不過氣來,滿臉脹得通紅,兩行熱淚,沿著面頰直往下流。“那您就走著瞧吧!”大家還沒來得及采取任何行動阻止我以前,我就一把抓住坦克列德的鬃毛,一腳踩進馬鐙,但在這一煞那間,坦克列德已經豎起前蹄,頭一晃,一個強有力的跳躍,從兩個嚇呆了的馬伕手中掙脫出來,像旋風一樣,騰空飛起,只聽見人們發出一陣驚呼狂叫。

天知道我是怎麽在飛行中把另一只腳插進馬鐙的,也不知道我是怎麽抓緊韁繩的。坦克列德馱著我跨過柵欄門,猛地向右一轉,慌不擇路地沿著柵欄胡亂跑去。直到這一煞那間,我才聽清身後五十來個人的喊叫聲,這喊聲在我激動不已的心里,激起了心滿意足的自豪感,使我永遠也忘不了我兒童時代的這一瘋狂的時刻。我的全部血液都已湧到了我的頭部,沖昏了我的頭腦,湮沒和壓住了我的恐懼心理。我已忘乎所以,確實的,我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這事簡直就是騎士的行為!

不過,我的騎士行為從開始到結束,最多不過一眨眼功夫,要不然,我這個騎士就糟糕了。我不知道,我在這里是怎麽得救的。騎馬嘛,我倒是會一點,以前學過。不過我的那匹小馬,與其說它是一匹供人騎的馬,還不如說它是一頭綿羊恰當。當然,只要坦克列德有時間甩我,我肯定就會從它背上摔下來的。但是,它剛剛跑出五十來步,突然被路旁的一塊大石頭嚇壞了,嚇得它往後一閃。它飛身轉彎,但用力太猛,結果正像俗話所說的,把腦袋轉暈了,我到現在還不清楚:我怎麽沒有從鞍子上摔出來,像皮球一樣,被摔出三四俄丈①,摔得粉身碎骨,坦克列德也沒有因為這一急轉彎①一俄丈等於.米。

而扭斷腿腳。它朝大門口奔去,瘋狂地搖晃著腦袋,豎起耳朵,東竄西跳,好像醉瘋了似的,揚起前蹄,在空中亂踢,每次跳躍都想把我從它的背上甩下來,好像有一只老虎跳上了它的背部,正在用牙齒和爪子抓它、咬它的肉。再過一眨眼功夫,我就要被甩飛出去了,眼看著我就要墜下馬來,但已經有好幾個騎手飛來救我。其中的兩個在田野里截住了道路,另兩名騎手靠近了我們,用自己馬的一側從兩方面夾住坦克列德,差點壓壞了我的腳。這時候,這兩名騎手已經牽住了馬韁。幾秒鐘以後,我們出現在台階旁。

我被扶下馬來,面色蒼白,只剩下一口氣了。我全身瑟瑟發抖,好像被風吹著的一顆小草,坦克列德也是一樣,它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全身往後縮,好像把蹄子插進了地里,通紅的鼻孔里,冒著煙霧,沈重地噴出一口口火焰般的熱氣,渾身微微顫抖,好像一片樹葉子,似乎我這個小孩子大膽的行動,沒有受到懲罰,它覺得受到了侮辱,因而感到非常惱火,所以它直楞楞地呆在那里。這時候,在我的周圍響起了慌亂、驚訝和驚恐的叫喊聲。

就在這一時刻,我迷惘的目光和M夫人的目光相遇了。

她驚慌失措,臉色慘白(我無法忘卻這一剎那)。剎那間,我臉上泛起紅暈,很快就滿臉通紅,全身發燙,像著了火似的,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出了什麽事,但是我自己的感覺弄得我又是難堪,又是驚恐,羞怯地垂下兩眼望著地面。但是,我的目光被人發覺出來了,被人發現了,偷偷地發現了。所有的眼睛都轉向M夫人,大家的注目弄得她措手不及,她突然像個孩子,在一種天真的、不自在的感覺影響下,臉龐紅了起來,於是竭力用笑聲來掩飾自己的臉紅,雖然很不成功……

如果從旁邊一看,當然這一切都是很可笑的。但是,就在這一剎那間,一個非常幼稚可笑而又出人意外的行動,使我擺脫了眾人的嘲笑,而且使我的冒險行為蒙上了一層特殊的色彩。整個慌亂的罪魁禍首,迄今為此都是我不可調和的敵人,經常戲弄我的那位漂亮女郎,突然朝我撲過來,抱著我親吻。當我麻著膽子,接受她的挑戰,並且在望了M夫人一眼之後,把她扔過來的一只手套,舉了起來。這時候,她目瞪口呆地望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當我騎上坦克列德飛馳的時候,她受到良心上的譴責,差點沒被嚇死。現在呢,一切均已結束,特別是她和其他人一起,發現了我投向M夫人的目光,我的尷尬,我突然的臉紅;最後,根據她那輕狂頭腦里浪漫主義的情緒,她已經成功地給這一瞬間賦予了某種新的、隱秘的、難以言傳的思想。現在,在所有這一切都已成為過去之後,她為我的“騎士行為”,欣喜若狂,居然向我撲過來,把我緊緊地摟在她的懷里。她十分感動,為我感到無比的自豪和高興。一分鐘過後,她當著聚集在我們兩人身旁的眾人的面,擡起一張最為天真、極其嚴肅,上面閃動著兩小顆晶瑩透亮的淚珠的小臉蛋,用大家從來沒有聽到過的嚴肅、莊重的聲音,指著我輕輕地說道:“Maisc’esttresserieuc,messieursneriezpas!

①”卻沒有發覺,大家正站在她的面前,被她迷住了,正在聚精會神地欣賞她那喜不自勝的神情。她的這些出人意外的迅速動作,這張嚴肅①法語,意思是:“這很嚴肅,先生們,請別笑!”

的面孔,這種純樸的天真,她那永遠微笑著的小眼睛上掛著的、至今無人懷疑會流出的真誠的眼淚,所有這一切的一切,發生在她的身上,簡直是無人料到的奇跡,使所有站在她面前的人,好像觸了電似的,受到她快迅的目光、火熱的言語和手勢的感染。似乎誰也不能把視線從她的身上移開,害怕在這罕有的時刻,錯過她感人的面部表情。連我們的男主人,也臉龐紅得像一朵郁金香花,據說,似乎有人聽到過,他後來承認,使他感到“羞愧的”是,他幾乎愛上這位漂亮的女客人,足足有一分鐘之久。唔,好啦,在這以後,我便自然而然地成了騎士、英雄。

“德洛熱,托岡堡!”

①掌聲接連不斷地響起。

“這才是未來的一代!”男主人補了這麽一句。

“他得去,他一定要與我們一起去!”美人兒喊叫起來,“我們應該給他找個位子,一定要找到一個位子。他就同我坐在一起,坐到我的膝蓋上……啊,不,不,我說錯了!”她哈哈大笑以後,趕緊糾正自己的說法,因為她一想起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就無法抑制住自己的笑聲。但是她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又親切地撫摸我的手,想方設法竭力對我表示親切,免得惹我生氣。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