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地理的故事》(65)

亞洲西部高原

在巴勒斯坦這片土地上,他們生活得一定很不幸。西側,猶太人無法接近大海,因為整個海岸地帶都被腓力斯人和來自克里特島的非閃米特人民族占據了;東側,他們同亞洲其他地區隔絕了,因為自南向北有一條最深處在海平面以下1300英尺的大裂谷。這條大裂谷北起黎巴嫩和前黎巴嫩之間,沿著約旦河河谷、太巴列湖(又叫加利利海,位於海平面以下520英尺)、死海(低於海平面1292英尺。加利福尼亞的死谷———美洲大陸最低點,也不過在海平面以下276英尺)向南延伸,再穿過古伊多姆古國(莫阿布人曾經居住的地方)的遺址,最後直抵紅海北部的亞喀巴灣(伊多姆,一個西南亞古國。莫阿布,閃米特人約公元前13世紀在死海東部的國家———譯者註)。當初,施洗約翰曾選擇巴勒斯坦作為自己的永久居住地。

這條大裂谷之南是世界上最荒涼、最炎熱的一個地區。瀝青、硫磺、磷礦石和其他令人生畏的混合物質遍地皆是。用現代化學方法能從中提取很有價值的東西(德國人戰前曾在這里成立過一家實力強大的死海瀝青公司),但古人卻對這個地方望而生畏。他們深信,不是因為一次普通的地震,而是由於對罪惡之神的報應,罪惡的淵藪才被摧毀了。

第一批東方移民翻越了同大裂谷平行走向的朱迪亞山,看到那兒的景象和氣候同南部大不一樣,呈現出來的完全是另一類風光,這時候,他們一定歡呼雀躍,額手稱慶,因為這一塊“流淌著牛奶與蜂蜜的勝地”被他們找到了。如今去巴勒斯坦,由於鮮花在這里幾乎沒有了,要看到牛奶或蜂蜜就很困難了。這並非氣候變化的結果,今天的氣候同當年耶穌的信徒四方布道時的氣候差不多。在當年,從北部的達恩走到南部的貝爾謝巴,椰棗和佳釀到處都有,旅行者的需求隨時隨地都能得到滿足,這些耶穌信徒一路上也就吃喝不愁了。整個巴勒斯坦的面貌是由土耳其人和十字軍騎士這些惡魔所改變的。猶太人王國時代和後來羅馬統治時代留存下來的大量灌溉工程被十字軍破壞了,後來者土耳其人又把殘存的部分摧毀了。於是,這片豐收靠充足的水源的土地就干涸而死了。最後,人們或是坐以待斃,或是離鄉背井,以致這里十室九空。耶路撒冷淪落成了貝都印式的村莊,生活在此的基督教徒與穆斯林無休無止地爭斗起來(貝都印人,沙漠地區一個阿拉伯遊牧民族———譯者註)。因為耶路撒冷也被穆斯林視為自己的聖城。當年,在悍妻薩拉的威逼之下,亞伯拉罕迫不得已把庶子以實瑪利和他的生母夏甲趕走了,阿拉伯人認為,他們就是那個可憐的以實瑪利的子孫。

但薩拉的陰謀落了空,以實瑪利及生母在沙漠中並未饑渴而亡,正好相反,他娶了一個埃及女人,並當上了全阿拉伯民族的鼻祖。今天,以實瑪利和他的母親還安葬在天房(指麥加大清真寺內的一座方形石殿,內有黑色聖石,是全球穆斯林朝覲的中心。做禮拜時,穆斯林都朝向石殿所在的方位———譯者註)之外,這里就成了麥加最神聖的地方,無論路途多艱險,多遙遠,每一個穆斯林一生之中至少要來聖地朝覲一次。

阿拉伯人一占領耶路撒冷,就在那塊黑色聖石上建起了一座清真寺。傳說,數千年之前,所羅門,亞伯拉罕的另一支嫡系後裔,阿拉伯人的遠親,在同一地方也曾建造了一個著名的寺廟(所羅門,以色列國王,在位時間約為前961—前922———譯者註)。可是,這塊黑石頭以及建在它周圍的那道有名的“哭墻”卻是阿拉伯人和正統猶太教徒之間的血海深仇的種子,為了爭奪它們,人們一直打打殺殺。今天,這兩個民族卻被強扭在一起,組建了巴勒斯坦托管國。

對巴勒斯坦這片土地的未來,還能指望什麽呢?英國人進駐耶路撒冷時,這個城市里穆斯林(敘利亞人和阿拉伯人)占了80%,猶太人和非猶太基督徒只占20%。英國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帝國,英國人身為統治者,當然不願意開罪他們忠實的臣民,於是,就把50萬巴勒斯坦穆斯林交到了10萬猶太人手中,任由猶太人去處置,因為要對穆斯林們為所欲為,另有企圖的猶太人的理由實在是太多了。

結果呢,凡爾賽和會之後的一個妥協方案又被炮制出來了,而且,這些“和約”、“調解”永遠不會讓所有人都滿意。如今,巴勒斯坦為英國所托管,這兩個敵對民族之間的爭端由英國人負責調解,總督也是從英國最知名的猶太人中選舉而生。巴勒斯坦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殖民地,一點兒也享受不到阿瑟·貝爾福(1848—1930,英國首相,1902—1905,外交大臣。為了維持英國在近東地區的殖民統治, 1917年,他發表了《貝爾福宣言》,支持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同阿拉伯對抗的猶太居留地———譯者註)所描述的“完全的政治獨立”,在巴勒斯坦運動(指猶太人的覆國運動———譯者註)之初,貝爾福曾說,巴勒斯坦這片土地將成為猶太民族未來的家園,但是,現在看來卻只是一些不誠不實的甜言蜜語。

假如清楚自己要在古老的家園做些什麽,猶太人就不會把事情弄得這樣覆雜。東歐正統猶太教徒,特別是俄國猶太人希望巴勒斯坦這片土地仍然維持原樣,變成一所大神學院,再建一個小型的希伯來博物館。讓死去的人埋葬死去的人吧———這句著名的格言則是年輕一代所想的。他們認為,一味地對往昔的榮耀與輝煌耿耿於懷,只會嚴重影響明日的輝煌與榮耀的建設。他們想把巴勒斯坦這片土地建設成為一個同別國比如瑞士或丹麥一樣的現代化國家。巴勒斯坦不應該始終死死地抓住多年顛沛流離、寄人籬下的痛苦回憶不放,為了幾塊年代久遠的石頭同阿拉伯鄰人爭來爭去,而應讓國民把精力放在築路、修渠這些現代化建設之上。也許這幾片石頭當年曾是麗柏嘉(《聖經》中的一個人物,以色列人的祖先雅各之母———譯者註)汲水用的井石,現在卻變成了她的這些後代子孫前進的絆腳石。

巴勒斯坦大部分地區自東向西呈斜坡形,大部分地區天天都被從海上吹來的和風拂過,整個大地因這和風而有了滋潤的甘露。如果把巴勒斯坦荒蕪的農田墾殖出來,無花果將會把豐厚的收益帶給這個地區。也許傑里科,這個死海地區惟一的重要城市會再一次變成椰棗的貿易中心。

外國慈善家不會將巴勒斯坦當成自己的獵物,因為這里既無煤礦也無石油。只要耶和華和占大多數人口的穆斯林願意,他們完全能安心地去解決自身的問題。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