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6)

(15)第二類名望

第二類名望是個人的名望,它的性質完全不同於我們說過的那些先天的或是人為的名望。

個人的名望是一種這樣的品質,它與一切頭銜和權力無關,而且只為極少數人所具備。當某個人擁有這種品質時,他就可以對自己周圍的人施以一種神奇的幻術,即使這些人和他有著平等的社會地位。

這種品質接近於個人魅力,他們強迫周圍的人接受他們的思想與感情,眾人對他的服從,就像吃人毫不費力的動物服從馴獸師一般。

那些偉大的群眾領袖,比如釋迦牟尼、耶穌、穆罕默德、聖女貞德和拿破侖。都是這種崇高聲望的享有者,同時也是它的受益者。

這些偉大領袖能取得他們的地位,和這種名望有著密切關系。各路神仙、英雄豪傑和各種教義,能夠在這個世界上大行其道,都是因為各有其深入人心的力量。不過,他們是經不起我們的討論的,因為只要稍作理性的思辨,這些東西就會立刻煙消雲散。

這些偉大人物早在成名之前就擁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假如沒有這種力量,他們也不可能成名。比如說,拿破侖在達到權力巔峰之後,僅僅因為他的龐大權力,就享有巨大的名望。但是在他籍籍無名,沒有這種權力的時候,他就已經具有了相當大的個人名望。

在他剛剛成為準將的時候,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當那些有權有勢的人派他去指揮意大利的軍隊時,他一到任,就發現自己正處在一群憤怒的將軍之中。這些人無法理解,像這樣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是如何能夠淩駕於他們之上的。於是這些人決定團結起來,一心想要給這個總督派來的年輕外來戶一點顏色瞧瞧。

在師部的將軍裏面,有一位名叫奧熱羅的將軍火氣最大,此人為自己的高大身材和彪悍性格而揚揚自得,他是督政官巴拉斯的寵兒,因為旺代事件而得到了將軍頭銜。他在學校裏的成績就是街頭鬥毆,相貌不佳,還曾有著數學家和夢想家的美名。

奧熱羅對巴黎派給他們的那個暴發戶一肚子怒氣。而對於那些有關此人如何強大的描述,他的計劃是粗暴地不予理睬。

而當奧熱羅將軍等人來到軍營後,拿破侖卻讓他們等在外邊。最終他終於佩帶著自己的劍出現在他們面前。拿破侖帶上帽子,說明了他所采取的措施,下達命令,最後不客氣地讓他們離開。

在整個過程中,拿破侖沒有借助於任何語言、姿態或威脅,而奧熱羅一看到這個就要變成大人物的人,就已經被征服了。他一直沈默不語,直到出門後他才重新找回了自信,讓自己能夠像通常那樣罵罵咧咧地說話。

這個小個子魔鬼將軍讓他感到敬畏,他甚至無法理解那種一下子就把他壓倒的氣勢。

當拿破侖的權力達到巔峰之後,他的名望也隨著他的榮耀一起增長,至少在他的追隨者眼裏,他和神靈的名望已不相上下。即使是那些最粗魯的莽夫,也要臣服於他的腳下。

比如說,他手下的旺多姆將軍是一個粗漢,大革命時代的典型軍人,甚至比奧熱羅更粗野。在1815年與阿納諾元帥一起登上杜伊勒利宮的樓梯時,他對元帥談到了拿破侖:“那個魔鬼般的人物對我施用的幻術,我自己也搞不懂為何如此厲害。一看到他,我就像個小孩子一樣禁不住打顫。他簡直能夠讓我鉆進針眼,投身火海。”

不僅這兩位將軍如此,拿破侖對於其他人的影響也是一樣。科本茨爾伯爵就是如此,當拿破侖生氣地把一個價值昂貴的花瓶摔到他面前時,這位奧地利外交大臣被嚇得渾身哆嗦。

而大臣達武在談到另一位大臣馬雷和他本人的奉獻精神時曾說過這樣的話。

“如果拿破侖帝對我們說:‘毀滅巴黎,不讓一個人活著或跑掉,這對於我的政策至關重要。’我相信馬雷是會為他保密的,不過他還不至於頑固到不想讓自己的家人離開這座城市。而我會因為擔心泄露真情,把我的妻兒留在家裏。”


(16)如何取博得個人名望



我們首先要說明一點,這種近似於魅力性質的個人名望,是沒辦法用學習的方法獲得的。盡管它不是與生俱來的貴族封號,但卻往往比一個封號更自然地落在某位領袖的頭上,但願你也是那些人中的一個。


不過,我們在這裏提供這樣一條守則,只要遵照它行事,至少可以讓你在個人名望方面不至於走下坡路。

這條守則就是:要意識到自己的名望,並懂得以命令的方式將它運用開來。

在這一點上,拿破侖同樣有著清醒的認識。他知道,如果他把自己身邊的人看得還不如馬夫,他的名望就會更上一層樓,而這些人中甚至包括國民議會裏的一些令全歐洲心驚膽戰的顯赫人物。當時的許多閑談都可說明這一事實。

在一次國務會議上,拿破侖就曾粗暴地羞辱過他的財政大臣伯格諾,其無禮就像對待一個男仆。發生效果後,他走到這人面前說:“餵,笨蛋,你找到腦子了嗎?”伯格諾是一個比儀仗官還要高大的人,卻深深地躬著腰。而小個子拿破侖伸手揪住大個子伯格諾的耳朵,把他提了起來。

出人意料的是,伯格諾卻認為這是令人心醉的寵信的表示,是主人發怒時常見的親切舉動。

我們可以看得出,名望能夠催生出多麼無恥的陳詞濫調。它也能夠使我們看到一位大暴君對其嘍啰們極為輕蔑的態度,他甚至只把他們看作奴隸一樣。而這些嘍啰也恰如其分地表現出了奴隸的態度。

當拿破侖幾乎孤身一人從厄爾巴島返回法國的時候,面對著一個對他的暴政想必已感到厭倦的大國,卻能閃電般地征服它。那位曾經在波旁王室面前誇下海口,發誓要將拿破侖這個“破壞和平者”裝進籠子帶回巴黎的內伊元帥,只是看了拿破侖一眼就已經屈服了。

英國將軍伍思理曾經寫道:“拿破侖,一個來自他的王國厄爾巴島的逃犯,幾乎是孤身一人在法國登陸,幾周之內便把合法國王統治下的法國權力組織統統推翻。想證明一個人的權勢,還有比這更驚人的方式嗎?在他的這場最後戰役中,從頭至尾,他對同盟國又施加了多麼驚人的權勢!

他們讓他牽著鼻子走,他差一點就打敗他們!”

他的名望長於他的壽命,而且有增無減。他的名望讓他的一個籍籍無名的侄子變成了皇帝。直到今天他的傳奇故事仍然不絕於耳,足見對他的懷念是多麼強烈。

這個獨裁者隨心所欲地迫害他人,為了滿足他的私欲而進行一次次的征伐,然而人們卻一再地追隨他,這也再一次證明了,只要你有足夠的名望和付諸實施的天才,人們就會允許你這樣為所欲為。

在歷史上,正是因為許多領袖有著這樣的聲望,才使得民眾趨之若鶩,許多偉大的宗教、偉大的學說和偉大的帝國也就這樣得以起源。假如沒有這種名望對群眾的影響,這些發展就會成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