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地理的故事》(53)

自家的土地 別人的走廊

波蘭的大不幸有二:一是占錯了地理位置,二是選錯了民族。對兄弟倆來說,兩人之間往往手足情深;對兩個國家來說,同宗同族卻絕不是幸運之事,可波蘭人正好就和鄰邦俄羅斯人同屬斯拉夫民族。

至於波蘭人的源起,現在已無從考證了。波蘭人同愛爾蘭人一樣(這兩個民族有許多相似之處)也是堅定的愛國主義者,不願好好地工作,好好地生活,而是時時刻刻準備為國犧牲。關於波蘭人的祖先,據波蘭歷史學家考證,最早的英雄事跡能追溯到挪亞時代,據說,當時的波蘭英雄曾是挪亞方舟上的偷渡者。不過,在較真實的歷史文獻中第一次出現波蘭人的名字卻已是查理曼大帝及其勇士死亡200年之後了。波蘭在黑斯廷斯戰役(1066年10月14日,諾曼底的“征服者”威廉擊敗了英格蘭國王哈羅德———譯者註)結束後50年才漸漸為人所知,而此前,波蘭還被認為處在遠東的某個偏遠的角落。

就我們現在所知,波蘭人最先在多瑙河河口生活,由於來自東方的侵略者不斷地襲擊,他們不得不遠走他鄉,一路西逃,逃到了喀爾巴阡山腳下,他們穿越了俄羅斯人遺棄的地區,最後,在歐洲奧得河與維斯瓦河之間的那塊大平原上,他們找到了一片“樂土”,從此就棲身於沼澤與森林之間。

然而,這卻是他們最不幸的選擇。一個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農夫就和一個坐在中央火車站(指紐約火車站的中心站———譯者註)出口正中間的人一樣,是不能得到安寧和靜謐的。實際上,這片土地是歐洲的前大門,也是一條任人通行的走廊。想到西面攻打歐洲占有北海,就必須從波蘭出發;想到東面掠奪俄國,也得借路於波蘭。波蘭是東西之間惟一的通道。波蘭腹背受敵,不得不把每一個農夫鍛煉成職業戰士,把每一座莊園轉變成堅固的堡壘。波蘭因軍事化生活而付出了沈重的代價。一個國家不得不常年備戰打仗,她的商貿活動又從何談起呢?

波蘭的幾個大城市都坐落在維斯瓦河岸邊,這是國家的中心地帶。南方的克拉科夫正好處在喀爾巴阡山與加利西亞(今波蘭東南部維斯瓦河上遊河谷,農林和石油資源豐富。在歷史上,是俄國和奧地利長期爭奪的目標———譯者註)平原銜接之地;華沙則位於波蘭平原的正中央;坐落在維斯瓦河河口的是但澤,貿易依靠外國商賈來維持。而波蘭內陸人煙稀少,滿目荒涼,一片雕敝,同這幾個河畔城市的繁榮昌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波蘭平原上,除了第聶伯河之外,就再無其他河流了,可第聶伯河卻是俄羅斯人的河流。

猶太人操縱了國內一些必需品生意,而這些猶太人為了避難,才從萊茵河逃進了這片荒僻的土地,這是由於當年萊茵河地區形成了許多著名的猶太人聚居點,而滿腔神聖的熱情的十字軍騎士血洗了這些猶太人聚居點。吃苦耐勞的斯堪的納維亞人建立了俄國,也許他們能給波蘭帶來一點希望,可是,他們從未踏進波蘭這片土地。他們為何要來波蘭呢?這里並無四通八達的商道,也無君士坦丁堡那樣的城市能對他們的長途跋涉的艱辛和痛苦予以安慰。

波蘭人就這樣進退維谷,身陷水深火熱之中。德國人仇恨波蘭人,因為波蘭人屬於斯拉夫民族,卻不考慮他們也是自己的羅馬天主教兄弟。俄國人瞧不起波蘭人,因為他們不是希臘天主教徒,卻不考慮波蘭人是他們斯拉夫人的手足兄弟。波蘭人既是天主教徒又是斯拉夫人,所以,土耳其人憎惡波蘭人。

在中世紀,立陶宛皇室曾為波蘭人作出了許多貢獻,可謂卓有建樹。假如立陶宛皇室還一息尚存,波蘭可能會出現巨大的改變。可是,亞蓋沃家族(公元14—16世紀統治東歐的家族,立陶宛大公亞蓋沃是這個家族的創始人———譯者註)治下的許多大地主、大貴族不僅在自己荒僻而廣闊的莊園中實行獨裁暴政,而且還南征北戰,大發戰爭之財。當最後一個亞蓋沃國王於1572年駕鶴仙去之後,這些大貴族大地主終於把波蘭轉變成了選舉制的君主政體。這種政體持續了兩百多年,從1572年至1791年。

在被推翻之前,這種政體就已變得不倫不類,讓人哭笑不得。把王位賣給出價最高的人,波蘭人輕易地做到了,而且無人質疑。法國人、匈牙利人和瑞典人相繼當上了波蘭人的主子,然而,這片土地只是一塊能榨取不義之財的肥肉而已,此外對他們再無價值了。而那些外國主子們忘了示寵給波蘭走狗,這些波蘭貴族這時頓感委屈,如同1000年前的愛爾蘭人一樣,就請來了鄰居,求鄰居幫他們拿到“他們應得的權利”。一見有這等好事,普魯士人、俄國人和奧地利人這些鄰居們高興得不得了,還未來得及采取行動,獨立的波蘭就已蕩然無存了。

經過1795年最後的三次瓜分,俄國人劃走了波蘭18萬平方英里領土和600萬波蘭人,普魯士劃走了波蘭5.7萬平方英里領土和250萬人口,奧地利劃走了波蘭4.5萬平方英里領土和370萬人口。過了125年,這個可怕的噩夢才到了盡頭。由於畏懼俄國的勢力過於強大,協約國就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導致矯枉過正。他們不但把新的波蘭共和國的疆域擴大到了空前的規模,還把一些從不屬於波蘭人的土地劃給了波蘭。為了給波蘭一個出海口,他們劃出了一條“波蘭走廊”,這是一條狹長的地帶,從原先的波茲省直通波羅的海,它把普魯士攔腰斬斷,普魯士從此一分為二,兩部分互不相連。

這是一條不幸的走廊,不要什麽淵博的地理和歷史知識,就能預見到它的未來命運。這條走廊將成為一個借口,使德國與波蘭之間永遠互相仇恨、互不信任,無論哪一個國家強大起來,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地去摧毀另一個國家。美麗而可憐的波蘭將再度淪落為歐洲和俄國爭奪的獵物。

波蘭出師大捷,看上去似乎是取得了輝煌戰果。但是,現代經濟與社會問題並不能靠在國家之間築起仇恨的堡壘來最終解決。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