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玉蘭(1)

兩層六只厚厚的肉質花瓣,是象牙般的,玉石般的瑩潤的白。欲要放出光來,卻又收斂了,於是,那厚厚的花瓣就像是含著光,又像是隨時要放出光,卻又偏偏不放。就這樣叫人矚目,叫人沈靜。

公園中正在搭建形狀各異的架子,用各種鮮艷的材料包裹出種種人物、山水和器物的造型,為春節期間燈會作準備。

再看到玉蘭,是2月12日,城西的杜甫草堂門前,高可兩三米,是栽在盆中待開放了從別處移過來的,花朵碩大飽滿。和塔子山所見比較,也是一樣瑩潤的白的,不一樣的卻是白中暈出絲絲片片的紅,花瓣也未盡情綻開,露出里面的雄蕊與雌蕊。植物書上把這樣的花描述為杯形花,我想如果捧在手里,這花的流線形肯定很適合人類手掌的形狀。

要過節了,也是好些工人在做營造氣氛的工作,把一盆盆的杜鵑放在鋼架上,直到做成了兩根高大粗壯的花柱。另外,還在玉蘭樹邊放些長得奇形怪狀的海棠和梅樹的盆景。

那是離開成都回老家過年的前一天,心想,過一周左右的時間回來,就該看到玉蘭花四處開放了。

在路上開車時還想起塔子山上那些長得矮小些的玉蘭,花朵都沈睡在花苞之中,想必再過幾日就要開放了。這些花樹開放起來肯定方便拍攝。

有零星小雨”,把前些日子已然四處泛濫的春意給凍回去了。這種情形,杜甫早就經歷過,並在《人日二首》里記錄下來:

元曰到人曰,未有不陰時。冰雪鶯難至,春寒花較遲。

只是當今氣候變暖,只見凍雨淅瀝,而不見飛雪蹤跡罷了。而低溫時的雨水照樣能讓“花較遲”。

初九日,2月22日,再上塔子山,十幾天前開放的,巳經雕謝,枝頭上還掛著些深棕色的殘片,那些十多天前就準備好了要綻放的,依然深藏在花苞之中,不同的只是,好些花苞的尖端都綻開了一點,把白色的,微黃的花露出一點來,是在感覺外面氣溫的變化嗎?這時的公園也因為燈會那些大紅大綠的綁紮出來的造型,賣上了門票。如果晚上里面亮上燈,這些造型應該是好看的吧。現在卻了無生氣。好在道路兩邊密集了各種飲食與小商品攤點,加上人流湧動,算是成功營造出了一種節日氣氛。沒拍到玉蘭,卻不期然遇到幾大樹盛開的鴉ǎ還在小攤上吃了一碗酸辣粉驅除寒氣,否則無法留下來拍攝鴉ā

2月24日,出北三環到天回鎮附近小山上的植物園。聽朋友說,那園子還有些野趣,林下的草地不像公園里全是人工的,想必能遇到些野草花,比如二月藍,比如堇菜。去了,果然有些野趣,林下的草地基本都荒著,果然有那些期望中的野草花,甚至還看到幾朵懸鉤子的白色花開在山茶樹下,只是都還稀疏,不成氣候,真正拍它們還得過些時候。園中早延朊坊ǘ伎到尾聲了,西北角上木蘭園中,其他品種未見動靜,白玉蘭花卻在十米,十幾米高的樹上灼烈而繁盛地開放了。如今的城里,四處都是新開的道路與樓盤,新植的玉蘭樹都還矮小,到這里,才曉得植物學書上把玉蘭列為喬木不是一種錯誤。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