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不卑不亢——《世說新語》品讀之二十五

司馬景王東征,取上黨李喜,以為從事中郎。因問喜曰:“昔先公辟君不就,今孤召君,何為來?”喜對曰:“先公以禮見待,故得以禮進退;明公以法見繩,喜畏法而至耳。” ——《世說新語•言語》 

今天千軍萬馬沖向公務員考場,歷史上削尖腦袋往官場鉆者也不少見,從被莊子諷刺舐痔吮膿之徒,到晉朝潘岳“望塵而拜”,再到唐代郭霸為魏元忠品尿獻媚,一直到現在為當官而出賣靈魂,另外還要獻上自己老婆,大可寫一部求官醜態史。

竟然有人做官全因被迫!這則小品可能讓無數讀者困惑。

魏晉之際士族個體的自覺,使許多人遺棄世事而宅心玄遠,由於頻繁改朝換代導致血腥政治清洗,阮籍“但恐須臾間,魂氣隨風飄,終生履薄冰,誰知我心焦”的詩句,表達當時士林普遍的焦慮,這使他們更加珍視個人生命和人格價值,逃避政治,高蹈遠引,成為不少士人的人生取向,在無奈或被迫時才涉足官場這個是非之地。晉初李密詔書屢下而辭不就職,以致“郡縣逼迫,急於星火”的程度,才逼出了他那封打動歷代讀者的《陳情表》。《晉書•劉毅傳》載:“文帝辟毅為相國掾,辭疾,積年不就,時人謂毅忠於魏氏,而帝以其顧望,將加重辟,毅懼,應命。”李喜對景王問反映了部分魏晉士人的心曲。

司馬景王指司馬懿之子司馬師,師死後謚景王。高貴鄉公正元二年(公元255年),鎮東將軍毋丘儉、揚州刺史文欽舉兵謀反,司馬師統率大軍征討,文中“東征”就是指這件事情。上黨在今山西長治、壺關一帶。司馬師東征時“取”李喜為從事中郎,“取”要訴諸武力,“辟”則講求禮節,所以,“辟”可以推辭,“取”只得應命。李喜曾辭景王父親司馬懿之辟,而這次又應景王本人之召。不願就其父之邀,卻出任其子之命,引發了景王司馬師的好奇,他大惑不解地問李喜道:“過去先父辟你為官你不就,現在我取你為什麽又來了呢?”干嘛不吃敬酒吃罰酒呢?李喜的回答直截了當:你父親以禮待我,我也以禮決定進退;而你以法來強制我,我當然只好畏法就職。

李喜不想卑鄙地求官,也不想無謂地去送死,他對景王的答語真漂亮極了:既不狂放無禮,也不阿諛奉承,正好在不卑不亢之間。

今天,哪里去找李喜這樣的讀書人呢?

Views: 4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