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爾《隨想錄》 小議(下)

今日。 我和塔樹操同一種語言。 表達心頭的喜悅之情。

他問我:“你果真回來了? “

“格樹說。 沒有生命之前。 那些材料不過是一種負擔、一堆廢物。由於生命的觸摩。 材料渾然交融。 呈現為完整的美。你看。 那美在樹林里漫步。 在蔣樹的涼風裡吹笛。”


六月陰雨綿綿。 他的葉子變得和雲霓一樣沈郁。如今。 他的葉叢像老人成熟的思維那樣稠密。 陽光再也找不到滲透的通道。以往他像貧苦的少女。 如今則似富貴的少婦。 心滿意足。

“何用我闡明!它們以自己的喧囂、吼叫震驚天宇。它們的背負複雜性和垃圾。 壓傷了地球的胸脯。我思之再三。 不知何時是它們的極終。它們一層層壘積多少層。 一團自打多少個死結。 答案在植樹的葉子上。”


我說:“我看見你的陣營以安詳的形態出現。 你繁忙的身體穿著休憩的衣服。 你的勝利有一副溫文爾雅的風度。所以修道士坐在你的樹前廠學習,輕易獲勝的咒語和輕易達成權力分配的協議的方法。你在樹林里開設了教授生命如何發揮作用的學校。所以倦乏的人在你的綠蔭里休息。 頹唐的人來尋求你的指教。”


今天上午。 植樹脖子上繞著二十圈綠寶石項鏈。 對我說:“你為什麽頭頂磚石。 坐在那里? 像我一樣走進充實的空間吧。”

聽著我的頌贊。 榕樹內的生命欣喜地說:“我前去同沙漠這惡魔作戰。 與我的胞弟失去了聯系。 不知他在何處進行怎樣的戰鬥。剛才你還提到過他。”

我進一步解釋:“我們有兩個世界——內在世界與外在世界。”

“創造。”

格樹驚叫一聲:“天哪。 內在世界在哪兒呢? “

“在我的模具里。”

“是的。 我稱他為心靈。”


“模具里進行創造。 這話太玄奧了。”

“日月不是衡量創造的尺度。”我說得十分肯定:“日月是外在物。“

“我的模具是心靈。 落入其間的。 變成本繁的創造。”

“我軀殼里的生命。 在紛亂的愁思中變得混濁了。”我說。 “要觀瞻生命的純潔面目。 必須面對碧草。 面對榕樹。”

“那麽。 用什麽測量它呢? ”

“用快樂。 尤其是用痛苦。”


“請問它年壽幾何? ”

“怎麽使你明白呢。我沈吟片刻。 “如同你那東風被我們捕獲。 帶入我們的領域。 系在弦索上。 它就從一種創造抵達另一種創造。這創造在藍天。 或在哪一個博大心靈的記憶的天空獲得席位。 我不得而知。 好像有一個情感的不可測量的天空。”

“你是兩種天空、兩種時間的生靈。 你太怪誕了。 你內在的語言。 我聽不懂。”

“它的年壽不是事件的時間。 而是情感的時間。 所以不能用數字計算。”


“你外在的語言衍變為我內在的語言。 要說懂的話。 它意味著稱之為歌便是歌。 稱之為想像便是想像。”

“而外在的語言。 你能正確地領會嗎? “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