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濃霧般深沈的生命,把人類分為兩截,一半是苦澀的海水,一半是堅冰般的陸地。我一出生,就被扔在了那冷酷而又陰森的海底。

家境的貧困,構成我生命磨難歷程的第一個牢籠,孩子們應享有的權利,諸如幸福、溫暖、玩具、上學之類的名詞,對我幾乎是不可企及的童話世界的夢幻。童年的坐標上,留下的唯有風化的淚水、凝固的苦難和生命幾經掙扎的微光。

母親的眼淚,父親的暴躁,和著我的痛苦,像一股洶湧的激流,咆嘯在渭北高原上這個貧窮破落的小村莊。



祖祖輩輩守著那幾畝乾巴的黃土地,留給我的也只有困和愚味,以及揭不開鍋時的驚惶和吵鬧。在一年青黃不接之季,父親帶著病懨懨餓得發昏的大哥,在人們的辱罵和白眼中行乞。我到了9歲,在哭泣和憐憫中,才得以五毛錢的借貸到小學一年級插班上學。在外面,我從來沒有流過一滴眼淚,可有誰知道,我的心里有多苦。每每放學,提心吊膽走回家,家門口總是圍著一大群看熱鬧的人,嘻嘻哈哈瞅著我父母吵架。

看到父母吵架,我只有流淚。

家庭的破碎和冰冷,過早地在我幼小的心靈上刻下了深重的創傷,鑄成我孤僻、自卑的性格。在學校里,我很少說話,目光吊滯,常常一個人坐在角落里發楞,有好幾次,放學後教學里不知何時已經空了,可我還是一個人坐在那里發呆。因此,很多同學罵我“傻子”、“白癡”,向我吐口水、扔髒物。只有每一學期拿回家的“三好學生”獎狀,還能給內心點點安慰。

一年春季,又一場吵鬧之後,父親因負擔不起家庭貧窮的擔子,丟下家一個人走了。從此,體弱多病、從來不能下地勞動的母親和初中剛剛畢業的二哥,挑起了家庭的重擔。


在學校,我忍著陣陣襲來的饑餓感,努力聽課、作筆記。放學後,盡自己弱小的力量,分擔母親和二哥的勞動。夜深人靜,才可借著一盞微弱的油燈,看書、做作業。

是這盞淒清的油燈,伴著我、熬過一年又一年,把痛苦壓進書本,壓縮成一個一個沈重的文字和符號,刻在心里,印在一張張又粗又厚沾滿水泥的牛皮紙上(由於沒錢買練習本所以只能撿那些被扔掉的破水泥紙袋來寫字)。沒有書桌,只好趴在炕沿寫字。

也是這盞油燈,伴我考上了中專。接著又因成績優秀,被保送到北京,進了大學。

由於我在貧困中生活慣了,帶來了一身的“小氣”和寒酸。這常常使我成了人群里不受歡迎的人。也正因為此,我分外嫉妒別人,嫉妒別人有說有笑,嫉妒別人受人歡迎,有時甚至到了憎恨的程度。有一次,為了顯得我也挺大度,並非那麽小氣,更是為了想改變一下自己在人們心中的印象,我拿了10元錢,請同宿舍的同學去“搓”了一頓。事後,一切重歸原狀。便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卻不得不勒緊腰帶。

1989年元旦,一封“母病危速歸”的加急電報,像晴天霹靂打得我幾乎昏厥過去。

我跌跌撞撞趕回家時,一層黃土已經把我和我的母親永遠隔開了。

冰冷的黃土,呼嘯的寒風,並吞著深沈的夜色。伏在母親的墳頭,我拼命摳著黃土。娘,您慢點走。從今往後,兒的冷暖誰來牽掛,又有誰把兒的遊蕩的心收攬!娘!曠野里聽不到母親的回聲,只有冷風嗚咽,撩撥著我的頭發,撩撥著枯劃,只有茫茫的夜色,悄悄帶去我的悲哀,只有黃土默默承接我的斑斑苦淚。


一夜飛雪蓋住了曠野,蓋住了村莊,蓋住了母親的墳頭。第二天,我刨開積雪,從母親的墳頭裝一盒黃土,懷里揣上母親的照片,回到學校。

失去了母親,我幾乎失去了精神的支柱,失去了心里的依托。雖然強打精神去聽課,卻根本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麽。

然而,不幸的事總是結伴成雙。

就在我上大學二年級的那年冬天,父親因一次車禍去世了(我回家後才知道)。此時,正是母親去世一周年後的第十四天。

由於車禍的事尚未處理,我擦乾眼淚,強打精神,一次又一次硬著頭皮走進縣交警大隊帶有大鐵刺、紅五星的大鐵門。我流著淚站在那壓著玻璃板的辦公桌旁。

臨了,他們扔給我兩句冰冷的話:“別說了,沒什麽好說的。走吧,我們工作很忙,事情自然會處理的。”

老師同學們得知我的情況後,紛紛向我伸出熱情的、充滿力量的手。

老師從自己的微薄的工資中拿出50元錢送給我。同學們也紛紛從自己的生活費、零花錢以及買衣服、買化妝品的錢中,抽出10元、5元、2元送給我。

老師說:人,應該有更高的追求。以後更漫長、更艱難的路還要靠你自己走。

我把這182元錢原封不動地裝在信封里,封好口,放進箱子。我要把它好好保存。這是我精神的財富,精神的存款。


老師、同學的鼓勵、關懷和幫助,溫暖了我這顆破碎冰冷的心,使我鼓起了生活的勇氣,振作了起來。從此,我開始了新的生活。

二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逐漸認識到作為一個人,一定要具有自強自立的精神。在國外,大學生多是自己打工賺錢上學,視父母供給為恥辱;而在國內,由家里父母出錢供子女讀書似乎成了天經地義的事。失卻雙親,固然使我悲痛萬分,但也使我同時獲得了同齡人不願具有的、而事實上正是我們所缺乏的一種生活態度,那就是自強自立。

於是,課外我開始盡力去打零工賺錢,每天都是超負荷運轉。白天上課,晚上幫圖書館抄卡片,給其他老師譽寫私人文稿,天天幹到深夜。

亞運會期間,我估計批發點亞運紀念章,準能賺點兒。於是我訂了一批紀念章,每天去串各大學,敲響男生、女生一個又一個房門,一遍又一遍地說著:“要紀念章嗎?”平時,我也注意盡最大的努力省吃儉用。偶爾吃一頓雞蛋西紅柿,算是最奢侈的享受了。

整個暑假,我都在外面打工。風里、雨里、烈日下,去街頭刷油漆、掃街道、清除雜草、搬運垃圾……這些勞動使我很辛苦,但我對痛苦卻逐漸淡漠了,心里很充實,性格也開始變得開朗了。


就這樣,我終於走到了大三。

也許,我的經歷是特別的。別人沒有我這樣“運氣”。可是,生活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在別人揮霍父母金錢卻自以為瀟灑時,我卻在苦難人生中自立成人,懂得了人生活在世上,最大的財富乃是具備一種自強自立、奮鬥不息的精神。

生活的路還很長,我只有走下去。正如我的出生就被“宿命”到貧困、愚昧的土地上一樣,我注定還會遇到更多的苦難。

重要的是,我已具備了走下去的勇氣和信心。

我別無選擇!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