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鵝女順著藤莖爬到了谷底,就沿著山石往前走。但是她走完一個山谷,還是山谷;翻過一個山崖,還是山崖,怎麽也找不出一條通山外的路來。月亮又大又明,她望望四周接連不斷的山峰,發起愁來。怎麽回家呢?這時候,天空飛過一群鳥,接著又是一群,又是一群,紅色的、綠色的、五光十色的,一隊接著一隊,遮滿了天空。白鵝女想:要是有一只鳥把我帶出山去就好了!但是鳥群沒有理她。它們嘴裏都銜著食,很快地向北方飛去了。她嘆了口氣,望著又圓又大的月亮,重新發起愁來。這時候,山頂忽然刮起一陣風,成群的野獸在奔跑。有獅子,有老虎,還有白毛紅眼睛的兔子,長角的梅花鹿……它們嘴裏叼著吃食,向著西北方和東北方跑去。白鵝女吃驚地躲在巖石的後邊。她奇怪,它們是從哪兒來的?過了一會兒,一切都平靜了,她便朝著鳥群野獸來的方向往前找去。翻過了幾座山頭,就看見一塊寬闊的草地。草地的對面是高入雲層的山崖,旁邊是密密的樹林和谷地。草地上堆滿了瓜呀,果子呀,還有各類的種子……白鵝女怔住了,這是什麽地方呢?她曾經聽到過關於山神和野獸大聚會的傳說,也許……就在這時候,她看見一位高大的石頭老人,從對面的山崖上朝她走過來。他左肩披著綠絲絨,右肩披著五彩錦,前身掛著各種獸皮和羽毛,頭上戴著黃金冠,腳上穿著水晶鞋,手裏拿著銀手仗,脖子上掛著各種寶石和珍珠作的項圈兒。在月光底下,鮮艷的光彩,照得滿草地上亮閃閃的。白鵝女回頭想跑,已經來不及了。石頭老人站在她面前,問她:

"為什麽你不到東、不到西,偏偏來到我這裏?誰領你來的?"

白鵝女緊緊地摟著自己的籃子說:

"沒人領我,沒人帶我,我自己來的。"

石頭老人不相信地搖搖頭,說:

"你小小的年紀,沒友沒伴兒,怎麽認識到我這兒來的路呢?它可不是容易找到的。"

白鵝女害怕地說:

"我不認識路。因為看見一群鳥從這裏飛出去,一群獸從這裏跑出去,我朝著這個方向翻過幾個山頭,就找到了。"

石頭老人笑了笑,說:

"好伶俐的小丫頭,你來找我要什麽呢?"

這時候,白鵝女就大膽地說:

"我本來不是來找你,只是想看看,這是什麽地方。現在求你送我回家吧!"

"回家?"老人望望白鵝女,望望她手裏的籃子說:"你的家在哪兒呢?為什麽你一個人跑到山裏來?"

白鵝女見他很和氣,就不再害怕,把自己的遭遇,從頭到尾說了一遍,還舉起籃子裏的葡萄給老人看。

石頭老人聽了,拍拍她的頭說:"好孩子,你真聰明,真勇敢。我很喜歡這樣的孩子!跟我留下吧,我願意收養你作我的女兒。"白鵝女望望他,奇怪地問:"不知你的名,沒問你的姓,你是誰呢?"老人哈哈大笑說:"我麽?我就是這山裏的神。你看吧……"他抱起白鵝女,往前一指,就見各種的果樹:野蘋果啦,山裏紅啦,一片片紅的、黃的、紫的,永遠也吃不完。他往洞裏一指,就有無數的灰鼠皮啦,貂皮啦,掛滿了洞。他又往山上一指,山就裂了開來,裏邊的寶石啦,綠玉啦,比天上的星星還多。看完了,老人把她放到地上問道:"怎麽樣?留下吧!林裏鳥獸聽你的話,山裏財寶盡你玩兒。"白鵝女想了想,問老人說:"我留下做什麽呢?"老人說:"幫我看守寶石。你可以守著彩色寶石玩,也可以爬到樹上采果子,還可以看小兔子跳舞,聽小鳥唱歌。成天舒舒服服地吃、玩……"但是白鵝女說:"不!我不願意呆在這兒。我要回家。"石頭老人奇怪地問:"為什麽?"白鵝女說:"我要把這野葡萄,帶給磨房裏作工的瞎老頭兒。讓他不再摸著墻根走路,把頭撞在門上。讓他也看看天上的星星,是多麽亮。也帶給那吹笛子的盲藝人,讓他不再跌進泥坑裏。讓他看看路邊的草,是多麽綠。還帶給我的小妹妹,讓她也能從屋裏走出來。到河邊看看那可愛的白鵝……他們會多麽高興啊!"

老人勸她說:"你跟我留下,有享不完的幸福,說不盡的快樂。哪有這樣好的地方呢?"但白鵝女搖搖頭,堅決不肯。老人有意要試試這個小姑娘的膽量,他撅著胡子,吹出一大口氣,白鵝女便被吹到半空中。風聲在她耳邊呼嘯,吹得她睜不開眼睛。等她落下地來,老人問她:"怎麽樣?願意跟我留下嗎?"但她還是搖搖頭:"不!我不願意留在這裏。"

老人更生氣了。他哼了一聲,一口氣把白鵝女吹到雲層上邊。風卷著她,翻上翻下,她緊緊地抱著籃子,不住地折跟頭。當她落下地來,老人問她:"怎麽樣?還要回家麽?"白鵝女仍舊回答:"我要回家。"

老人張開大嘴,直著胡子吹了一口氣。立刻刮起漫天漫地的大風。沙石在空中亂飛,發出嚇人的呼嘯聲,白鵝女被風卷上去,翻下來,不住地在半空裏打轉。但她落到地上來時,仍舊堅決地說:"不!我不願意留下。我要回家。"

她以為石頭老人一定要更嚴厲地懲罰她了。但老人卻把她抱在懷裏,摸著她的頭親切地說:"你真是個勇敢、善良的好孩子。誰接待了你,都會幸福的。"他順手折了一根綠樹枝,放在白鵝女手裏,說:"拿著它吧!回家的路遠著呢!有了它,你就不會累了。"白鵝女剛要向老人道謝,老人把手一揮,一陣輕輕的風,就把她飄送到了山腳下。

白鵝女不知道怎樣回家,就一直往前走。這樹枝真是奇怪的樹枝,拿在手裏,走起來又輕又快,像風吹送著她一樣。她走了很久,來到一片麥田裏。炎熱的太陽,曬幹了地皮,麥苗子好像秋天的枯草,鋪倒在地面上。田邊上坐著一個老頭兒,飄著銀白色的長胡子。他那幹皺的臉,好像枯老的樹皮。他不住地搖著頭嘆氣,誰見了都會難過的。白鵝女跑過去,拉著老頭兒的胳膊問道:"老爺爺,你為什麽坐在田邊上嘆氣?"老頭兒摸摸她的頭,說:"好孩子,像你這麽大的時候,我就開始種地,把一顆顆種子埋進土裏,把一粒粒糧食收進袋裏,用短把子薅刀除掉每一棵草,用眼淚和汗珠澆灌每棵苗兒。一年又一年,我的汗水流盡了,眼淚流幹了,現在我這瞎老頭兒只有守著這塊土地嘆氣。"白鵝女放下手裏的籃子,拿出一串野葡萄,一顆,又一顆,放進老頭兒的嘴裏。老頭兒吃著,咽著。忽然,兩眼亮了起來。他看見自己的莊稼,看見火炎炎的太陽,還看見地下一股清瑩的泉水。老頭兒抱著白鵝女高興地說:"我不再用汗珠眼淚澆地了。我要把那泉水引到地面上來。"

白鵝女又往前走。天開始下起毛毛雨來。她走過一座茅屋,聽見裏面哀哀的哭聲。推開門走進去,一位老媽媽扶在機子上,眼淚像雨絲一樣往地下淌。她問老媽媽:"媽媽,你為什麽扶在機子上哭?"老媽媽摸摸她的頭,斷斷續續地說:"好孩子,像你這麽大的時候,我就開始織絲。一年又一年,把各種顏色的絲線穿起來,織成漂亮的綢子。梭兒來回地飛,眼睛也隨著它跑,現在我的眼睛瞎了,梭兒停了,亂絲把我纏在機子上,我既看不見亂絲的頭兒,也看不見綢子的花樣,我什麽也看不見。"說完,又傷心地哭。白鵝女揭開籃子蓋,拿出一串野葡萄,一顆,又一顆,放進老媽媽的嘴裏。老媽媽吃著,咽著。忽然,什麽都看見了。她找到了亂絲的頭兒,看見了最美麗最細致的花樣。她抱住白鵝女高興說:"好孩子!媽媽將織出多麽漂亮的綢子呀!"

白鵝女繼續往前走。她走到一片草原上。天開始刮起大風來,漫天的黃風,吹蕩著一望無限的草原,好像起伏的波浪。風聲夾雜著斷斷續續的牧歌,好像孩子哭一樣。白鵝女找來找去,找到一隊羊群。一只大公羊的身上,騎著一個小牧童,戴著一頂圓圓的小紅帽兒,手裏拿著一支小羊鞭兒。他唱著淒涼的牧歌。羊群低著頭,緊緊追在他身後邊。白鵝女跑過去,拉住大公羊的角,抱住了小牧童,溫和地問:"小兄弟,什麽事讓你這樣傷心!莫非公羊頂角撞了你的頭?莫非大風揚沙迷了你的眼?告訴我,我願幫你的忙。"小牧童從羊背上跳下來,摟住白鵝女的脖子,說:"小姐姐,我生下來就沒有眼睛。一天到晚騎在羊背上,跟著爸爸趕上羊群放羊。走遍了山坡草地,走過了樹林草灘。我什麽也看不見,什麽也望不著。今天爸爸回去尋幹糧,遇上大風一直沒回來,我和羊群往哪兒去呢?大風把我們趕到東,趕到西,現在不知到了哪裏!"說完,嗚嗚地哭起來。白鵝女親親他的頭說:"小兄弟,不要怕。讓我來幫助你。"她摘下一顆野葡萄,放進小牧童的嘴裏。接著又放進一顆,兩顆……小牧童的眼睛就亮起來,看見了一切。他高興地抱著白鵝女,又跳又笑,唱起最快樂的歌兒。他唱的這樣好聽,那樣動人,連風也止了,沙也住了,小鳥都遠遠地飛來,蔚藍的天空聚集起白雲,白雲的後邊,透射著燦爛溫暖的陽光。

白鵝女又繼續往前走……

她走過一個地方,又走過一個地方。最後她回到了家鄉。家鄉親切地歡迎著她。只是她那狠毒的嬸娘早已得病死去了。白鵝女便讓那磨房裏的瞎老頭兒看見了天上的星星,讓那盲藝人看見了路邊的綠草,讓小妹妹看見了白鵝……她還讓很多很多瞎眼的人看見了光明。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