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科·三個人裡面聰明的那一個(下)

曾有一位中國古代的哲學家,在垂暮之年即將臨終之際把他的學生叫了來,說:

“你看我的牙齒呢?”

“沒有了,都掉光了。”

“我的舌頭呢?”

“還在。”

那學生忽然明白:柔韌的東西永遠比堅硬的東西更強,更適合於生存。

所有的中國人都了解柔弱勝剛強的道理。這是他們為什麼被蒙古帝國統治了90年,被滿清帝國統治了260年仍然是什麼也不曾失去的道理。倒是統治者愛上了這片土地,和這土地上的文化,竟至於把自己同化成了中國人。

在希臘神話中,西方的神抵像宙斯,差不多是以革命家的姿態出現的,他摧毀,他建造,“他的面前是一片新天新地。

但在中國神話裡,中國神抵跟中國人一樣善於節省,傳說中天和地曾受過極大的損害,中國神明的辦法是這樣的:

天斜了,斜向西北,神明決定不去管他——因此你看到中國天空上的星辰都傾向西北。

地也歪了,歪向東南,神明也不加理會——因此中國大陸的河流全都“一江春水向東流”了。

當然,也有破損得更嚴重的。中國神明的辦法依然是補修而不是換新,所以那位叫女婚的神燒了些灰止住洪水(當然,你知道,灰加水,又變成中國人最喜歡的土地了)。然後,這位神又弄了些石頭補起天空來。中國人一直到現在還使用女婚補過的這片天空,補得真不錯,到現在還挺管用,看樣子還能再用下去。

“節約能源”這件事準是中國的神明發明的。

對了,談到女媧,大家對他的性別鑒定頗不確定,大部分認為他是女的,小部分認為不太清楚。說來奇怪,中國神明中性別搞不清的還有西王母跟後來的觀音菩薩,中國人不像法國人,法國人連水果都能定出女性水果和男性水果。在中國人看,身為神明最重要的就是做好神明,至於他是男神女神,那又有什麼重要?

英文裡有許多令女權運動者尷尬甚至憤怒的字。例如,主席,英文叫chainnan,中國人比較聰明,只說“坐主要席位的人”;例如歷史,英文叫histOly,中國人只說“一只手,秉持著中正的原則而寫的”,中文也絕不會用men或hume。中文的“人”只是畫一個人的側像,男人女人都行。

所以,如果你是男性沙文主義的信徒,千萬別娶中國女人。

這些年來,美國女人鬧了半天,爭到一個MS的稱謂,讓已婚未婚的女人都可以共用,但許多女人還不敢用。但中國婦女在60年前就用起自己的姓和自己的名字了。當你聽到有人叫一聲王小姐的時候,王小姐可能是16歲的少女,也可能是60歲的祖母。

中國女人也從來不能想像世界上還有女人不能讀書,沒有選舉權或者同工不同酬的怪事。

而且——這件事說來中國男人自己也莫名其妙——自從中國的大家庭漸漸變成小家庭以後,中國丈夫的錢包不知道怎麼搞的,全掉到太太手裡去了。通常現代中國家庭的組織是這樣的;

丈夫是外交部長,太太是內政兼經濟部長,丈夫按月繳納全部薪俸,太太多半會很仁慈地發回一些零用錢。

大概中國丈夫都有“偉人意識”,他們不屑於管錢,所以就放棄了管錢的權力——這一點讓全世界的女人簡直羨慕得要死。

不過,當然,你不要忘了,中國女人全是天才烹調家,中國男人踴躍地做“好丈夫”不是沒有理由的。

中國女孩的身高這些年來增加極多,她們的智慧和能力也增加得驚人。她們對考大學和更高的學位極有興趣——她們絕不為找丈夫而讀書,但是她們這麼能干、健康、漂亮,男人怎麼能不愛她們呢?

如今在臺灣,許多行業幾乎全讓女性搶光了(例如小學教員或文教記者),有人建議要開設些男性保障名額。

當然,中國婦女深知中庸之道,所以她並不堅持爭取更多的權利。所以,在機場裡,如果你願意為一位中國女人提箱子的話,她並不會堅持自己提的權利,如果你在火車裡讓位給一個中國女孩,她也會放棄拒絕的權利。

而其實中國女孩最可愛的地方是她有一顆全新的頭腦,卻保持著最古老的德行。她們不管做家庭主婦或女工或教授,全都干得非常出色。中國古代四書上說的“齊家”“治國”,她們的確是同時做到了。

我們說了太多中國女人的事了,其實中國男人也努力在中西和古今之間不斷的作選擇和協調。譬如說,在臺灣的中國人放棄了四合院的建築和疊席式的建築而接納了四層的或十幾層的房子。我們放棄了轎子、三輪車,而選擇了汽車(哎,哎,臺北交通之亂,你是領教過的吧?我的一位朋友開車一年,既沒撞到別人的車,也沒被別人的車撞,自認為是奇運當頭,趕緊去買獎券,居然沒有中,他這才相信有人運氣比他還好)。我們放棄了長袍而選擇了簡單的衣服,至於年輕人——年輕人全世界都一樣,他們已經決定穿他們那一代的制服:牛仔褲。但如果你在牛仔褲上面看到功夫裝,你知道他正在從事很正經的文化交流工作。

那麼,如果我們穿著Levis的衣服,開著福特的車子,住著鋼筋水泥的房子,梳著5000年祖先從來沒有梳過的發型——那麼,所謂的中國到哪裡去找呢?

中國還是在的。在香港,你會看到家家廚房在雪亮的不銹鋼瓦斯爐或電爐上放著個黃褐色的砂鍋——他們在努力保留一部分的中國。在新加坡,在最熱鬧的地點開著中藥鋪,那些中國人,在他最病最弱的時候,他情感上需要的是中國藥草。在馬來西亞,成千的僑社團體吵著要一所中文大學。而在新加坡,已經有了一所教中文的南洋大學——當初捐錢的陳六使先生竟是個不識字的華僑。

不管中國人到了哪裡,他的中國特質絕不改變。南洋的華僑甚至還有義山,華人死了也要葬在華人的鬼裡。

當然,算起來,全世界各地區的華人中就是在中國的最敢接受現代化。離開中國的人,一般而言是最怕失去中國特色的人。而至於我們,我們住的地方就是中國,有中國人民,中國土地,中國教育,我們不怕失去中國,我們自己就是中國啊!

你對中國好奇嗎?說到這裡,我要嚇你一嚇。中國人是更好奇的,而且不打算隱藏他們的好奇。越戰時期有個美國人在西貢街上畫畫,立刻圍上一大堆中國華僑,老老小小把他圍得什麼也看不見,當然,其中還不乏指指點點教他怎麼畫的。他煩不過,便逃到身後有一堵墻的地方,背靠墻坐下,心裡想有了這道屏障就好了。可惜他忘了,中國人在耶穌未降世以前就會築墻了,那堵小小的墻對中國人而言真是何足道哉!當下所有的中國人跟著爬上了那堵墻頭,可憐那無辜的墻竟被壓垮了。

傳統的中國人是不允許你有私生活的,他理直氣壯地問一個小姐的年齡,他甚至追根究底地盤問你為什麼要跟長得挺不錯的瑪麗分手;傳統的中國社會至少有個好處,不需要心理醫生——反正誰都可以聽誰的隱私。對中國人而言,一個人如果有“不可告人之事”,他~定不是好人。

不過,當然,剛才只是嚇唬你的,那種中國人現在快要找不到了。在臺北,中國人漸漸也試著去了解外國人了,並且尊重外國人的生活習慣了。

不過中國人雖然愛看人,卻不至於大驚小怪,(中國人臉部肌肉的活動量向來是美國人的十分之一,歐洲人的五分之一)。中國人看到TNT,很不屑,說:“跟我們過年放炮用的不也差不多嗎?”中國人看到電子計算機,說:“我們早就有算盤了。”中國人看到電訊,說:“哎呀,封神榜那本小說不是早就說過順風耳了嗎?阿姆斯壯辛辛苦苦跨了一步,上了月亮,中國人毫不佩服,說:“咱們嫦娥早就去了。”甚至,說來真讓美國人生氣,當嬉皮們吃lSD的時候,中國學者翻書一看,嘿,中國的嬉皮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吃了五石散了。就連棵奔,中國人認為也不是美國人發明的,而是中國古代的劉傳發明的。這有什麼辦法呢,中國歷史5000年,人間所有能發生的,在中國都已經發生過了。

在上古的時候,中國曾經以為外國人都跟獸類有點關系——不然怎麼身上會有毛呢?後來進步一點了,叫外國人為“洋鬼子”,鬼雖不是好稱呼,但畢竟是人類的續集。後來,慢慢的,才發現他們是洋人而不是洋鬼——這一點我一直認為大家都應該感謝好萊塢,他們把多麼優秀的洋人樣品送給我們看啊。我們的男人很快地就愛上了嘉寶、秀蘭·鄧波兒、伊莉莎白·泰勒、費霆麗或今天的費唐娜薇,我們的女人也開始偷偷喜歡范倫鐵諾、克拉克·蓋博、羅勃泰勒或李察波頓,查理土布朗遜……洋鬼子原來也有這麼漂亮的,大家都同意,把“洋鬼子”改“洋人”比較有道理。

好,再回到那個老故事上來吧。如果你看到3個黑髮黑眼黃皮膚的人,記住,有錢的那個是日本人,漂亮的那個是韓國人,聰明的那個(當然,也許他還加上既有錢又漂亮)就是咱們中國人啦。

當然,如果你有足夠的聰明去認出一個聰明的中國人來,那你自己倒也蠻聰明的啦!

 

原載《臺港幽默散文精品鑒賞》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