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山鐵店的鐵匠老了。

中午的時候,他坐在鐵店門口午睡,白色的頭髮在和煦的陽光下發出跟臉上老花眼鏡一樣的銀光。他跟他的老山地助手,一個睡在椅子上,一個睡在火爐旁。他也許又夢見我拿著陀螺要求他打一根剛猛的陀螺心,好把別的小孩的陀螺釘得面目全非。他也許又奇怪這些不上學的孩子,怎麼發神經,赤著兩腳立在正午的大馬路上比賽勇敢,直到嘴裡的李仔糖紅滾滾地掉到灼燙的柏柚路面。

鐵店的左邊,隔著窄窄的國民街,是小城的酒廠和一排高大的椰子樹,但最大的一株卻是酒廠的煙囟。自從酒廠遷到新市區後,它更像是一株寂寞的大王椰,高高站在空無的房舍上,守著小城的天空。椰子樹下,他記得,是一排等著載人的三輪車。那一年,他的老婆半夜肚子痛,就是他快跑過街叫醒睡在車上的老李載到徐婦產科,才把他大兒子生下來的。那一年的冬天特別溫暖,鏗鏗鏘鏘的打鐵聲格外堅實好聽,甚至到了晚上還挑燈趕工。唉,為著妻、子得打拚哪,誰叫自己過了四十才做爸爸。

那時候,那些在快樂茶室上班的小姐們,總會在午後穿著睡衣跑到店門口吃蚵仔麵線。轉角的地方,「捧錫鍋」又在教那些玩彈珠的孩子煮飯。「捧錫鍋的」你認識嗎?她可是受過高等教育的老師哦,不像其他的瘋女人一樣,邋邋遢遢,亂吃亂睡。她乾淨得很呢,只不過感情受了打擊而已。你沒聽過她說故事給你們聽嗎?唉,現在的孩子,只曉得去什麼 MTV店、電動玩具店,再沒有人來買陀螺的心了。

一切都在改變。以前颱風來時,只有酒廠那一頭會淹水的,現在溝水、雨水都一起匯集到鐵店門前,那些三輪車——不,現在是鐵牛車——都快要變成機器船了。前後兩任市長都還是這附近的人呢。棺材店老闆的兒子上回出來競選,我們國民街可是同舟共濟,全投他一票。那孩子也很知道禮數,挨家挨戶送味精。那時候的選舉實在簡單多了,那像這幾年宣傳車、宣傳單滿天飛,又多了一些插綠旗、綁綠帶的。唉,鬧來鬧去還不都是一樣。像以前那樣一個黨出來、一個人出來不就好了嗎?既安靜又有效率,照樣有東西可以領。

那棺材店他去過。那一年,颱風把港口內一艘外國船吹到港外,折成兩半,死了好幾個外國人。叫他送一些粗一點的鐵釘去釘棺材。隔兩個禮拜,去收錢,走進陰暗狹長的棺材店,你娘的,居然有人從棺材裏爬出來。是棺材店的師傅,說什麼在裡面午睡比較涼。

木山鐵店的鐵匠老了。中午時候,他坐在鐵店門口午睡,夢見那一排椰子樹像棺材一樣被鋸開。他醒來,看見快樂理髮廳的小姐們在街底打羽毛球。老山地助手早把爐子的火燒起來,夾出一塊熱紅紅的鐵,等著他發號施令。老鐵匠舉起鐵鎚,對著老山地助手的大鐵鎚,鏗鏗鏘鏘地在鐵砧上又敲打起來。(收藏自陳黎部落格)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