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但祖母與但小姐

那時,拍戲多在夜晚,所以片場裏白天常是靜悄悄的,差不多總要到下午五六點鐘之後才漸漸的有些動靜了,所以我每天都吃了晚飯,才到片廠的院裏和一些神聊大將“車大炮”。

每天必到、風雨無阻的有:姜南、曹炎、馮應湘、劉桂康、大平(平原)、小平(不是鄧老太爺子,是平凡小夥子),偶而導演文逸民、劇務魏鵬飛、陳煥文也來湊湊熱鬧的。

開始的幾天,我是聽的時候多,說的時候少,漸漸的熟了,也想表現兩下子,有時也插在裏面說說單口相聲,或者像蔡瀾筆底下葷笑話老頭的笑話(真後悔十年前這些葷笑話,都無意的說給蔡瀾聽,讓他賺了不少稿費。)蔣蕓還以為那老頭是他,他雪白粉嫩的,老個屁!一下子一傳十,十傳百,車大炮的小圈仔,變成了大圈仔,不僅堂倌客,還加了些堂客,人群的外圍經常站著七八位女士,聽說,其中四位小姐,是導演但杜宇的千金,另一位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太太,是但導演的夫人──但師母。說真格的但師母比她的幾位千金還漂亮,聽說她中英文都好,年輕的時候在上海可真是出盡風頭,照現在的說法,不僅“蓋”了,簡直就“蓋了帽”了,舉凡騎馬、跳舞、駕駛汽車,她是樣樣皆精。開車在如今的香港當然算不了什麼,在舊日的上海可算是拔了尖的人物了,她生了四女二子,但大小姐的小名叫“杜(大)好老”。開始我不明白為什麼女孩子有這麼個小名,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句上海話翻譯成普通話,就是“大亨”,她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的意思;但二小姐叫小安蒂、但三小姐叫小彌陀,大概因為她笑口常開,像個彌陀佛吧,但四小姐叫茱迪,也就是後來成了第二屆香港小姐冠軍,同年世界小姐殿軍的茱迪,但以後漸漸熟了,幾位但小姐也會向我指名道姓的點上一段:

“李翰祥,說那段《化臘釬》。”

“李翰祥,說那段《三粒珍珠》。”我也一一遵命,照說如儀,有一天,我問小平:“但師母這麼漂亮,身材又這麼好,以前也是位明星吧。”小平朝我後腦打了一巴掌。

“你小子真是孤陋寡聞,連鼎鼎大名的FF女士殷明珠都不認識!”

據說“FF女士”命名的由來,是說她洋派的意思,英文是FOREIGN FASHION。甚麼事都有人跟尾,以後又出了個AA女士、SS女士,不過還是以FF女士的風頭最健,所以不僅是領頭開汽車,也領頭拍電影。

當年的某年,某月,某一天,FF女士在上海南京路的某家皮鞋店,別出心裁,自己設計訂制了一雙高統女靴,式樣既新穎又大方,某店即刻多制一雙,陳列在窗櫥中,稱之為FF皮鞋,比如今天香樓的東坡肉有名多了。那時摩登的小姐們,腳上都是你也FF,我也FF,人人都FF,所以一直影響到後來小姐們的名字都用“F”字打頭,甚麼小燕飛、李芳菲、鳳飛飛、余婉菲、歐陽莎菲、歐陽菲菲……連當時的童謠也飛呀飛呀的飛到東來又飛到西,一直飛到但家裏。

一九四九年以後,大中華所租用的地方改回了南洋片廠,原在大中華宿舍裏住著的但家,也就搬到了鉆石山的大觀園。有一天,我到鉆石山上邊大觀片廠去拍戲,走過菜市場之後,看見前邊一位梳著大盤頭的中年婦人,身段極美,骨肉勻整,風度大方,比明星還明星,由腳望到頭,越看越風流,背影如此,不知面貌如何?所以三步並成兩步,快速奔上前去,止步回身……好,不是明星是甚麼,沒等我開口,她先搭了腔!

“李翰祥,趕甚麼?慌慌張張的?”我叫了聲但師母之後,喘了口氣,咽了口吐沫,鞠個躬說:

“但師母!”

“到大觀片廠去拍戲,但先生可好?”

“老樣子,正準備拍永華的‘嫦娥’,有空來白相!”

但家住的大觀園,當然有別於“天上人間諸景備”的曹雪芹筆下的大觀園,一共也就是十幾二十戶人家,都是兩層樓的洋房,鬧中取靜,別具一格,不過但家住的卻是上房三間,下房兩間的木屋,院子裏種了幾盆夾竹桃和向日葵,倒也幹幹凈凈,雅致異常。

以前去過幾次,那是因為但先生知道我也是學畫的,所以經常叫我到他家裏看他的畫,前兩回給我看的都是以西畫為主的風景、靜物和人體,其中也有中畫的山水翎毛,有時也給我看看全裸的模特兒,以後就都是一些閨房之秘、男女之私的春畫,他老先生還在每幅上角題上名目:“左提右揚”、“雙峰插腰”、“蓮開並頭”、“雙翹獨抱”……還真是筆法純熟,逸趣橫生,不讓仇十洲、亞賽曹涵美。不僅情景生動,簡直是春意盎然,那年我二十五歲血氣方剛,看得周身不自在,張口結舌,面紅耳赤,老先生哈哈大笑一陣之後,一拍我的肩膀,叫了聲:“小胡子!哈哈!哈哈!”我還真有些莫名其妙,因為我根本就沒留甚麼小胡子,他補充了一句說:“哈!小胡子,就是小胡子。”然後是一句廣東話。“頂唔順了,系唔系?”

我摸了摸嘴巴!“但先生,我沒有小胡子啊?”

“甚麼小胡子?小虎子啊。”我這時才明白,原來他說我小夥子!那時候但家幾位小姐都嫁的嫁、飛的飛了,一個兒子在十三歲的時候死了,最小的老六在外邊念書,所以家裏只剩下但先生和但師母,看樣子他們早已分房而居了,北房三間兩明一暗,靠東是但先生的臥室,西邊兩間是但先生的書房兼畫室,但師母住在南房兩間裏,房裏如何,因為始終沒進去過而沒什麼印象。

至於他們夫婦以後有沒有南北和,就不知道了,總之“少年夫妻老來伴”,住不住在一起,還真是無所謂了。但先生除了畫畫油畫水彩之外,攝影也是他的拿手好戲。當年的楊凡、何藩恐怕還在穿開襠褲,只好叫但老獨步藝壇了。

Views: 3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