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音《北平漫筆》陳穀子,爛芝麻

如姐來了電話,她笑說:“怎麽,又寫北平哪!陳谷子,爛芝麻全掏出來啦!連換洋取燈兒的都寫呀!除了我,別人看嗎?”

我漫寫北平,是因為多麽想念她,寫一寫我對那地方的情感,情感發泄在格子稿紙上,苦思的心情就會好些。它不是寫要負責的考據或掌故,因此我敢“大膽的假設”。比如我說花漢沖在煤市街,就有細心的讀者給了我“小心的求證”,他畫了一張地圖,紅藍分明的指示給我說,花漢沖是在煤市街隔一條街的珠寶市,並且畫了花漢沖的左鄰謙祥益布店,右鄰九華金店。如姐,誰說沒有讀者呢?不過讀者並不是欣賞我的小文,而是借此也勾起他們的鄉思罷了!

很巧的,我向一位老先生請教一些北平的事情時,他回信來說:“……早知道這些陳谷子、爛芝麻是有用的話,那咱們多帶幾本這一類的圖書,該是多麽好呢?”

原來我所寫的,數來數去,全是陳谷子、爛芝麻呀!但是我是多麽喜歡這些呢!

陳谷子、爛芝麻,是北平人說話的形容語匯,比如閑話家常,提起早年舊事,最後總不免要說:“唉!左不是陳谷子、爛芝麻!”言其陳舊和瑣碎。

真正北平味道的談話,加人一些現成的形容語匯,非常合適和俏皮,這是北平話除了發音正確以外的一個特點,我最喜歡聽。想象那形容的巧妙,真是可愛,這種形容語匯,很多是用“歇後語”說出來,但是像“陳谷子、爛芝麻”便是直接的形容語,不用歇後語的。

做事故意拖延遲滯,北平人用“蹭棱子”來形容,蹭是磨擦,棱是物之棱角。比如媽媽囑咐孩子去做一件事,孩子不願意去,卻不明說,只是拖延,媽媽看出來了,就可以責備說:“你倒是去不去?別在這兒盡跟我蹭棱子!”

或者做事痛快的某甲對某乙說:“要去咱們就痛痛快快兒的去,我可不喜歡蹭棱子!”

聽一個說話沒有條理的人述說一件事的時候,他反復地說來說去時,便想起這句北平話:

“車軲轆話——來回的說。”

軲轆是車輪。那車輪壓來壓去,地上顯出重復的痕跡,一個人說話翻來復去,不正是那個樣子嗎?但是它也運用在形容一個人在某甲和某乙間說一件事,口氣反復不明。如:“您瞧,他跟您那麽說,跟我可這麽說!反正車軲轆話,來回說吧!”

負債很多的人,北平人喜歡這樣形容:“我該了一屁股兩肋的債呀!”

我每逢聽到這樣形容時,便想象那人債務纏身的痛苦和他焦急的樣子。一屁股兩肋,不知會說俏皮話兒的北平人是怎麽琢磨出來的,而為什麽這樣形容時,就會使人想到債務之多呢?

1961年11月14日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