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派出所來訪接待室。室內只有一張長桌,桌上擺有一部電話。墻上掛著錦旗、獎狀之類。

女警官小魏端坐在桌子後,指指桌前的一把椅子,示意陳眉就座。陳眉依然是那身裝束:黑袍遮體,黑紗蒙面。

小魏:(一本正經,學生腔調)來訪公民,請坐。

陳眉:(沒頭沒尾地)大堂前為什麽不設上兩面大鼓?

小魏:什麽大鼓?

陳眉:過去都是有大鼓的,你們為什麽不設?不設大鼓老百姓怎麽擊鼓鳴冤?

小魏:你說的那是封建社會的衙門!現在是社會主義,那些玩意兒早就廢除了。

陳眉:開封府就沒有廢除……

小魏:你是從電視連續劇里看到的吧?包龍圖打坐在開封府——

陳眉:我要見包龍圖。

小魏:公民,這里是濱河路公安派出所群眾來訪接待室,我是值班民警魏英,你有什麽問題請向我反映,我會將你反映的問題記錄在案,並向我的領導匯報。

陳眉:我的問題太大了,只有包龍圖才能解決。

小魏:公民,包龍圖今天不在,你先把問題告訴我,我負責將你的問題向包龍圖匯報,你看如何?

陳眉:你保證?

小魏:我保證!(指指對面的椅子)您請坐。

陳眉:民女不敢坐。

小魏:我讓你坐你就坐。

陳眉:民女謝座!

小魏:要不要喝水?

陳眉:民女不喝水。

小魏:我說女公民,咱們不演電視劇了吧?你叫什麽名字?

陳眉:民女原名陳眉,但陳眉死了,或者說陳眉一半死了,一半還活著,所以,民女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小魏:女公民。你是逗我玩呢?還是想讓我逗你玩?這里是公安局派出所,是個嚴肅的地方。

陳眉:原先我有兩條高密東北鄉最關的眉毛,所以我叫陳眉。現在,我的眉毛沒了……不但眉毛沒了(尖厲地)連睫毛也沒了,連頭發也沒了!所以,我已經沒有資格叫陳眉了!

小魏:(省悟)女公民,如果不介意的話,您能不能摘下面紗?

陳眉:不能!

小魏:如果我沒有猜錯,您是東麗玩具廠火災的受害者?

陳眉:你真聰明。

小魏:我當時還在警校學習,從電視上看過這次火災的報道,那些資本家的心真是黑透了,我發自內心地同情您的遭遇,如果您要反映火災後的賠償問題,最好還是去法院,或者,去找市委和市政府,或者去找新聞媒體。

陳眉:你不是認識包青天嗎?我的事只有他能做主。

小魏:(無奈地)那好,你說吧,我願盡我的力量,把你的問題往上反映。

陳眉:我要告他們,他們搶走了我的孩子。

小魏:誰搶走了你的孩子?您慢慢說,不要看急。我看您還是先喝杯水,潤潤喉嚨,您的喉嚨都嘶啞了。(倒一杯水遞給陳眉)

陳眉:我不喝。我知道你是想借我喝水時看到我的臉。我討厭自己的臉,也討厭別人看到我的臉。

小魏:非常抱歉,我沒有那個意思。

陳眉:自從受傷之後,我只照過一次鏡子,從此之後我便恨鏡子,恨所有能照出人影的東西。我本來想還完欠我爹的債就自殺,但現在我不想自殺了,我自殺了,我的孩子就要餓死了。我自殺了,我的孩子就成孤兒了。我聽到我的孩子的哭聲了,你聽……他的喉嚨哭啞了,我要給他喝奶,我的Rx房脹得像氣球一樣,馬上就要爆炸了。可是他們把我的孩子藏起來了……

小魏:他們是誰?

陳眉:(警覺地往門口看)他們是牛蛙,像鍋蓋那麽大的牛蛙,叫起來哞哞的,兇惡的牛蛙,吃小孩子的牛蛙……

小魏:(起身去關好門)大姐,你放心,這墻壁都是隔音的。

陳眉:他們手眼通天,和官府里的人有勾結。

小魏:包青天不怕他們。

陳眉:(離座跪倒)包大人,民女之冤深如海洋,請大人為民女做主。

小魏:講來。

陳眉:大人容稟,民女陳眉,原高密東北鄉人氏。民女之父陳鼻,重男輕女思想嚴重,當年為生兒子,令民女之母超計劃懷孕,不幸事情敗露,先是東躲西藏,後來在大河之上被官府追捕。民女之母在木筏上生出民女後不幸身亡。民女之父見又生一女,大失所望,先是將民女棄之不顧,後又將民女接回。因民女是超生,父親被罰款五千八百元。父親從此日日酗酒,醉後即打罵民女姐妹。後來,民女隨姐姐陳耳南下廣東打工,一是想掙錢還父債,二是想尋一個光明前程。民女與姐姐陳耳是公認的美女,如果學壞,金錢就會滾滾而來,但民女與姐姐堅守貞操,要學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不承想一場大火,奪去了姐姐生命,也毀了民女面容……

小魏用面巾紙沾淚。

陳眉:我姐姐是為了救我才燒死的……姐姐……你救我幹什麽?與其這樣不人不鬼地活著,還不如死了好……

小魏:這些可惡的資本家!應該把他們抓起來,通通槍斃!

陳眉:他們還不錯,賠了我姐姐兩萬元,付了我住院期間全部的醫療費,又賠了我一萬五千元。這些錢,我全部給了父親,我對他說,爹,你超生我時罰的款,加上二十年的利息,我用這筆錢全部還上了,從今之後,我一點都不欠你的了!

小魏:你爹也不是個好東西。

陳眉:再壞他也是我爹,你沒有資格罵他。

小魏:他用這筆錢做了什麽?

陳眉:他能做什麽?吃,喝,抽,全部糟光了!

小魏:這個墮落的男人,真是豬狗不如。

陳眉:我說過了,不許你罵我爹。

小魏:(自嘲地)我也是瞎起勁。後來呢?

陳眉:後來,我到牛蛙公司去打工。

小魏:我知道這家公司,很有名的。聽說他們正在從牛蛙皮膚里提煉一種高級護膚品。一旦成功。可報世界專利。

陳眉:我告的就是他們。

小魏:講來。

陳眉:他們養牛蛙只是個幌子,他們真正幹的事是生娃娃。

小魏:生什麽娃娃?

陳眉:他們雇了一群女孩子,給需要孩子的富貴人生娃娃。

小魏:竟有這等事?

陳眉:他們公司里有二十間密室,雇了二十個女人,有結過婚的,有未結過婚的;有醜的,有俊的;有有性懷孕的,有無性懷孕的……

小魏:什麽什麽?什麽叫有性懷孕?什麽叫無性懷孕?

陳眉:你裝什麽清純?這種事還不知道?你是處女嗎?

小魏:我真不明白……

陳眉:有性懷孕,就是陪著那男人睡覺,像兩口子一樣,住在一起,直到懷孕為止。無性懷孕,就是把那男人的精子,用試管,注到女人子宮里!你是處女嗎?

小魏:你呢?

陳眉:我當然是。

小魏:可你剛才還說你生過孩子。

陳眉:我是生過孩子,但我是處女。他們,讓那個胖護士,把一管子精液注入我子宮,所以我盡管懷了孕,生了孩子,但我沒跟男人睡覺,我是純潔的,我是處女!

小魏:你說的他們到底是誰?

陳眉:這個我不能說,我說了他們會殺了我的孩子……

小魏:是牛蛙公司那個胖子嗎?叫什麽……對“圓腮”的?

陳眉:袁腮在哪里?我正要找他!你這個畜生,你騙我,你們合夥騙我!你們說我的孩子生下來就死了,你們用一只剝了皮的死貓冒充我的孩子。你們上演了一場現代版“貍貓換太子”。你們用這種方式賴了我的錢,你們想用這種方式斷絕我尋找孩子的念頭,錢,我不要了,本小姐不愛錢,本小姐要是愛錢,當年在廣東時,一個台灣老板要出一百萬包我三年。但本小姐要孩子,本小姐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孩子,包大人,您一定要為民女做主啊……

小魏:他們讓你代孕時,跟你簽過什麽合同嗎?

陳眉:簽過啊,簽過合同後支付代孕費三分之一,等生完孩子、順利交接後再支付全額。

小魏:這可能是有點麻煩,不過,沒關系,包大人會把案子斷明白的,你接著往下說。

陳眉:他們對我說,那管精子,是一個大人物的。那個大人物基因優良,是個天才。他們說那個大人物為了生一個健康的寶寶,戒了煙、酒,每天吃一只鮑魚,兩只海參,保養了整整半年。

小魏:(嘲諷地)真夠下本錢的。

陳眉:培育優良後代,是百年大計,當然不惜血本。他們說大人物看過我毀容前的照片,認為我是混血美女。

小魏:你既然不愛錢,為什麽要為人代孕?

陳眉:我說過我不愛錢了嗎?

小魏:你剛才親口說的。

陳眉:(回憶)我想起來了,是因為我父親出車禍住進了醫院,我為人代孕是為了償還父親的住院費。

小魏:你真是個孝女,這樣的父親,死了也罷。

陳眉:我也這樣想過,但他畢竟是我父親。

小魏:所以我說你是個孝女。

陳眉:我知道我的孩子沒死,因為我聽到過他出生時的哭聲……你聽,他又哭了……我的孩子,從生下來就沒吃娘一口奶……我的可憐的孩子……

派出所長推門進來。

所長:哭哭鬧鬧的。有話好好說嘛!

陳眉:(跪下)包大人,您要為民女做主啊……

所長:這是什麽呀?亂七八糟的。

小魏:(悄聲)所長,這很可能是一樁驚天大案!(將筆錄遞給所長,所長隨便翻看著)很可能涉及到組織婦女賣淫罪與拐賣兒童罪!

陳眉:包大人,救救我的孩子吧……

所長:好了,民女陳眉,你的狀子本官接了,本官一定會報告給包大人知道,你現在回去等候消息吧。

陳眉下。

小魏:所長!

所長:你剛來,不了解情況。這個女人,是東麗玩具廠火災的受害者,神志不清,許多年了。值得同情,但我們愛莫能助。

小魏:所長,我看到了……

所長:你看到什麽了?

小魏:(為難地)她的Rx房在分泌乳汁!

所長;那是汗水吧?!小魏,你剛剛上崗,幹我們這一行的,既要保持警惕,又不能神經過敏!

——幕落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