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裏,前前後後共有五棵楓樹,品種不同,葉子大小形狀也各異,有的是手掌般大小五角星形,有的是金幣般大小的三角爪形。盛夏時,一色濃碧,張漫如傘,在院子草地上,撐起五“界”清涼。秋天時,葉子出現不同的色彩,有黃、有紅、有赭……亭亭五色華蓋,繽紛熱鬧了一季秋光。夏夜裏,不知名的夏蟲,在樹蔭裏徹夜鳴唱。有時竟唱斷了我的夢鄉路。午夜醒來,滿耳蟲鳴。秋夜裏,蟲聲息了;秋風裏,落葉簌簌作響,像窗下徘徊的腳步聲。枕上傾聽,惆悵無眠。

那五棵樹,像五桿標志,將一年四季標志得很分明。除了秋天,春夏時分,樹枝綻破新蕾嫩芽,逐漸成葉成蔭。冬天裏,偶在黑夜中佇望,枯枝參差,簪著顆顆寒星,凍住遙天歲末的光景。

不過,五棵楓樹上的季節,只有秋天表現得最細致,也最華麗;最生動,也最難堪。

殘夏末盡,秋涼尚遠,清晨走到院子裏,偶爾會見到幾片飄落的枯葉。那時候,秋訊,就像偶爾碰在臉上的蜘蛛網,感覺到了,卻摸不著痕跡。雲天浩浩,艷陽依舊灸人。然後,綠蔭裏爆出幾抹殷紅或嬌黃,風裏漸透涼意,天空更形高遠。那時候,秋,就在不遠處潛移顧盼。最後,秋天真的來到了。早上推窗,五棵楓樹,撒開滿眼繁華,朝陽裏,仿佛春花。只是,逼人的早晨清氣,隱約著秋的蕭颯。傍晚時分,夕陽斜照楓樹,熠熠生輝。一葉一葉,都像沾透了西天的霞光。那樣的絢燦,叫人心裏透著絲絲蒼涼。年光老了,要將年華作最後一次揮灑。

終於到了落葉紛飛的時候。無風的時候,悄悄地落,落到依然茵綠的草地上;像刺繡一樣,在綠茵上刺成五彩圖案。有風的時候,飄在空中,久久不下;像蝴蝶飛舞,舞成了晴秋裏的落英殘瓣。

樹葉落盡了,就是掃葉子的時候。

當年住在馬利蘭州,社區裏有一年一度的秋季服務。殘秋時,家家戶戶將院中的落葉掃到馬路邊,堆積得有如小山丘。然後,那一天,吸落葉的大車來了,車聲隆隆中,大吸筒將路邊的落葉吸得幹幹凈凈。忽然間,枯枝寒風裏,秋就走了,走得無影無蹤。那時候,女兒還小,她最喜歡跳到如山的落葉堆裏去,在葉子裏喊:“媽媽!猜我在那裏?”我去找她。嚇得我心跳怦怦,真的沒個蹤影,但見枯葉堆積如陵。忽然她冒了出來,滿頭滿身全是落葉,笑得爛漫開心。秋,那裏會在一個初春般鮮嫩的孩子生命裏激起半絲漣漪呢?

搬到維州後,社區裏沒有那種秋季服務了。葉子都得裝進塑膠袋裏,等垃圾車來一起搬走,不能再掃到馬路邊,堆積如山丘。而女兒也漸漸大了,不再能跳進落葉堆裏去。掃落葉也不再是可驚可笑的遊戲。耙子下的落葉,掃起來也就一年比一年沈滯。

五棵大楓樹,葉子落盡了,掃起來也得大半天的工夫。掃掃停停,時而回想,時而遠望,時而沈吟。落在地上的葉子,大部分都已枯幹,也有少許仍帶著初離枝頭的鮮麗。不管是“新秋”或“老秋”都一樣,在掃葉的竹耙下,難堪地沙沙作響,像斷續喑的挽歌。

掃完了落葉,也就像掃盡了一年的韶光。而另一年,又會再作開始。另一度秋又會來到。再一次,楓葉會綠、會紅、會落。每一株樹,有無數的秋天,無數的葉紅葉落。而每一片葉子,卻只有一次成長、一次燦爛、一次零落、一度秋!生命如樹。我們的人生,只是一片葉子的四季行程。當落葉的季節到來,我們也將告別枝頭,零落歸土。

悲秋,原也是悲己,悲那與生俱來俱往的無奈運命……。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