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茨拉夫讀大三的時候,突然有了一個花費不菲的愛好——集郵。不知道吸引他的到底是那一枚枚精致豐富的郵票,還是集郵愛好者俱樂部裏活潑漂亮的女孩塔瑪拉,總之,郵票使他愛不釋手,集郵愛好者俱樂部使他樂而忘返。

為解決經濟上的窘迫,瓦茨拉夫找了一份兼職,每周花三個下午的時間,去學校附近高德溫太太家陪她聊天,為她讀報紙。老太太已經70多歲了,獨身一人,沒有子女。

一天下午,瓦茨拉夫垂頭喪氣地走進高德溫夫人的家門,敏感的老人問他到底怎麼了。在高德溫夫人的追問下,瓦茨拉夫講出了自己的苦悶:他一直暗戀著的塔瑪拉正被一個有錢的闊少熱烈追求,他想盡快向自己心目中的愛人袒露心扉,卻不知如何開口。下個星期集郵愛好者俱樂部有一個小型派對,那時,每個人都會拿出自己珍藏的一枚郵票贈給派對上自己最喜歡的人,瓦茨拉夫知道這是一個表白的好機會,卻不知道用什麼郵票才能征服塔瑪拉的心……

聽到這裏,若有所思的高德溫太太從茶幾上拿起一個椴木盒子,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泛黃的舊信封,她把信封遞給瓦茨拉夫。看到信封上的郵票,瓦茨拉夫的心跳立刻開始加速,那是二戰時期發行的最珍貴的郵票之一——“假沖鋒隊隊員”!

高德溫夫人把這枚珍貴的郵票送給了瓦茨拉夫,年輕人垂著頭感到很不好意思,老人卻欣慰地笑著說:“對我來說,重要的是裏面的信,而那枚郵票,還是對你比較重要!給我讀讀這封信吧。”

這封信不長,字跡也很潦草,瓦茨拉夫緩緩讀了起來:

“親愛的索哈:這裏的日子確實不太好過,不是因為集中營裏很苦,而是因為和你兩地相思……奧斯維辛的天氣最近一直灰沈沈的,但是只要想到你,就覺得生命充滿陽光……雖然不知道這封信是不是能平安到達你手中,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再給你寫信,等我的消息!愛你的馬特拉克。”

讀到最後,瓦茨拉夫覺得嗓子有點哽咽,他輕輕撫摸著信封上的那枚郵票,那上面的郵戳還清晰可辨:1944年8月4日,他擡起頭,看見高德溫夫人的眼睛紅了。

高德溫夫人揉揉眼睛,突然咧嘴笑了:“這是我收到的惟一一封信……他說過,只要還活著,就會給我寫信,只要有信,就表示他還活著……”

瓦茨拉夫的心情再也平靜不下來,他深深感受到了那枚郵票的珍貴,它的價值並不在於它數量的稀少,也不在於它歷史內涵的豐富,而是使用者在集中營陰森可怖的環境中那份特有的勇敢和樂觀……

瓦茨拉夫最終獲得了塔瑪拉的愛情,她也被這個年輕人的真摯感動,更被這枚郵票背後的真情感動,兩人迅速墜入愛河。

可是沒過多久,高德溫夫人病重了,老人家發著高燒,口裏總是含含糊糊地說著什麼,護士們不明白,瓦茨拉夫卻聽得懂,她是在叫一個人的名字,她在意識迷離的狀態中一遍又一遍地詢問他——她相信他還活著,可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再沒有收到他的信……

一個陰沈沈的下午,瓦茨拉夫陪在高德溫夫人的病床邊,正給她讀巴爾紮克的小說,電話鈴突然響了。瓦茨拉夫拿起聽筒,電話那邊是一個溫柔的女聲,她說華沙郵局清理資料時,查到一封寄給高德溫太太的信,郵電局特意通過電話簿找到了這裏,希望能聯系到收信人。瓦茨拉夫手心裏生出了細密的汗珠,他覺得電話裏的女聲如此親切熟悉,就像是天使的聲音,他幾乎要跳起來了——這是真的麼?高德溫夫人終於等到了這封信!

瓦茨拉夫拿到信的時候,手不自覺地顫抖,那個舊信封沒有想象中的舊,信封上靜靜地貼著一枚“假沖鋒隊隊員”郵票。那一瞬間,瓦茨拉夫異常興奮。

高德溫夫人似乎沒有瓦茨拉夫預料中的那麼激動,年邁病重的老人靜靜地靠在床上,把信拿在手裏久久不動,任由眼淚往下流。不知道過了多久,高德溫夫人的嘴角終於有了一絲笑容,瓦茨拉夫知道這個笑容的意思,它是說,我知道你還活著,你會回來,只不過這封信在路上耽擱得有點久……

老人並沒有讓瓦茨拉夫代她朗讀這封信,她只是久久地獨處著,把信貼在胸口,她已經看不清信上的內容,但似乎什麼都懂……

高德溫夫人去世後,瓦茨拉夫整理了她的遺物,他把那兩封信都平平整整地放在椴木盒子裏,讓它們陪老人下葬。瓦茨拉夫最後一次把它們拿在手裏細細端詳:第一封信舊得泛黃,信封上還留有郵票原來的印記,第二封信顯得新一些,字體也有些不同,最醒目的還是那枚郵票,郵戳日期清晰可辨:1944年8月4日……

瓦茨拉夫楞住了,為什麼和第一枚郵戳一樣的時間?怎麼可能同一天寄出兩封不同的信?一封信真的能時隔這麼久才寄到收信人手上?

……

這些疑問只有一個解釋——塔瑪拉!那電話裏溫柔的女聲不正是塔瑪拉嗎?是她用這種方式把那枚瓦茨拉夫用來表白的郵票送還給高德溫夫人——那段愛情傳奇的真正擁有者,一個用一生執著守護愛情的人……

瓦茨拉夫發誓,他將愛這個女人一生……


心靈劄記


兩枚郵票的溫馨帶給我們的是長長的沈默,因為感動。

真正的愛情不是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也不是要為心愛的人一擲千金,而是“只要想到你,就覺得生命充滿陽光……”

一個善意的謊言,一個善意的欺騙。為了安慰病危的高德溫夫人,溫柔而又善良的女孩子塔瑪拉,用同一枚“假沖鋒隊隊員”郵票偽造了一封馬特拉克的來信。高德溫夫人因這封來信,去得幸福而甜蜜。

二戰時期發行的最珍貴的郵票之一——“假沖鋒隊隊員”郵票,見證了兩段愛情。郵票上的郵戳日期:1944年8月4日,是這個故事的點睛之處。(將來)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