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功:新絲綢之路與陸權競爭 (上)

遼寧號航母的一聲鳴笛,宣告中國開始進入了海洋新紀元。多少人的期盼,多少代的理想,終於似乎要實現了。航母是國家資源的象征,維持一支航母編隊所需要的資金極為巨大,“裏根”號“尼米茲”級核動力航母的造價超過50億美元。有人做過粗略統計:“尼米茲”級航母航行1小時要支出6萬美元,僅這一項開銷每年就可能超過5億美元。一艘美國“尼米茲”級航母的建造費用約為50億美元,算上配屬艦艇、艦載機、人員開支、日常消耗和訓練等費用,從服役到退役,一艘航母總共會吞掉約330億美元。此外,一個航母編隊每年的維護費用,也高達20億美元左右。美國計劃建造的“福特”級航母,單艦成本即高達120億美元。一旦你真正進入海洋,一個海權主導的時代就已開啟,而這個海權主導的時代意味著巨大的資源投放以及代價高昂的國家戰略取向,這一切令人不能不謹慎以待。

 在亞洲大陸的腹地,納扎爾巴耶夫大學成立於2010年,由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倡議成立並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的題為《弘揚人民友誼共創美好未來》的重要演講震驚了世界,讓古老的絲綢之路再度引發了關注。習近平提出,為了使歐亞各國經濟聯系更加緊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發展空間更加廣闊,我們可以用創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以點帶面,從線到片,逐步形成區域大合作。由此作為起端,新絲綢之路幾乎在轉瞬之間,從少數學者的辦公室研究,走向了社會大眾,人們似乎突然發現,大陸的魅力並非隨著歲月削減,相反它正在重新喚醒人們的想象力。

 問題在於,從戰略的角度來看,海洋與海權相關聯,大陸與陸權有聯系。中國在世界上是一個典型的陸海覆合型國家,始終面臨陸海兩個方面的壓力,尤其是清朝以來,“塞防”和“海防”危機深重,兩個方向都防,最後那個也沒有防住,使得清王朝最終走向了崩潰。因此未來的中國,是否有可能同時在陸權和海權兩個領域同時展開自己的全球競爭,這是值得研究和探討的重大問題。

 

 一、中國從來不是海洋帝國

 熟悉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國從來不是一個海上強國,從來不是一個海洋帝國。很多人對此會以“鄭和下西洋”的例子來反證這個觀點的“錯誤”。其實,中國先人的幾次遠洋航行與海洋帝國畢竟是兩碼事,一個重點在“航行”,一個重點在“帝國”;一個重點在“技術”,一個重點在“制度”,因此用“鄭和下西洋”的航海成就來證明中國是一個海洋帝國,實際等於是在用互不相及的兩者互證,可謂謬之千裏了。

 600年前的中國,從1405年開始的28年間,鄭和率領中國大明皇朝的200多艘船航行在世界海域上,造訪各國,鄭和的確是世界歷史上的最偉大航海家之一。在這28年的時間裏,鄭和七次奉旨率船隊遠航西洋,航線從西太平洋穿越印度洋,直達西亞和非洲東岸,途經30多個國家和地區。他的航行比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早87年,比達?伽馬早92年,比麥哲倫早114年。在世界航海史上,鄭和開辟了貫通太平洋西部與印度洋等大洋的直達航線。據英國著名歷史學家-哈佛大學的李約瑟博士估計,1420年間中國明朝擁有的全部船舶,應不少於3800艘,超過當時歐洲船只的總和。今天的西方學者專家們也承認,對於當時的世界各國來說,鄭和所率領的艦隊,從規模到實力,都是無可比擬的。

 

 對於鄭和神聖的遠洋航行壯舉,由於我們關心的問題重點不同,所以一個不得不問的問題是鄭和遠航的目的是什麽?對此,目前一些神乎其神的普遍觀點都是可質疑的,真正值得相信的是,鄭和率領的龐大船隊,就其活動的性質來說,既不是一般的商船隊,也不是一般的外交使團,而是由封建統治者組織的兼有外交和貿易雙重任務的船隊。他出使的主要任務,就是招徠各國稱臣納貢,與這些國家建立起明王朝與藩屬之國的關系。為了完成這一任務,鄭和所到各國以後,第一件事便是宣傳朱棣的皇帝詔書。向各國宣諭:明朝皇帝奉天乘命的上邦大國之君,是奉“天命天君”的旨意來管理天下的,四方之藩夷都要遵照明朝皇帝說的去做,各國之間不可以眾欺寡,以強淩弱,要共享天下太平之福。如果奉召前來朝貢,則禮尚往來,一律從優賞賜。

 難怪在梁啟超就鄭和遠航評論說,“其希望之性質安在,則雄主之野心,欲博懷柔遠人、萬國來同等虛譽,聊以自娛耳。”從表面上看,鄭和船隊每次出海,“雲帆蔽日”,浩浩蕩蕩,但從實質上看,卻是“孤帆遠影”,在它的後面沒有、也不許跟隨民間海商的船隊,厲行禁止民間海商“片板不許下海”。

事實上,在明成祖和鄭和死後不久,中國船隊便絕跡於印度洋和阿拉伯海,中國的航海事業突然中斷,這使得中國與西洋各國業已建立起來的聯系戛然而止。從此,中國人傳統的海外貿易市場逐漸被歐洲人所占據,並最終退出了正在醞釀形成中的世界性市場。真正海洋帝國的作法正好相反,哥倫布和達?伽馬開辟新航路後,在西歐激起了遠洋航海的熱潮。在中國,作為國家的“政治任務”,鄭和下西洋對於中國經濟的刺激作用微乎其微。而在西方的海洋帝國,東方的商品和航海貿易的利潤直接加速了資本主義的原始積累。歐洲人對美洲的新開發,繞過非洲的航行等等,都給新興的資產階級開辟了新的巨大市場空間,從而揭開了西方海洋國家資本原始積累的序幕,形成真正的海洋帝國時代。

與歷史時空上偶然出現的航海成就相比,由於地緣因素的使然,中國的大陸貿易歷史可謂長久,而且早早形成了機制化的普遍社會成就,從文化到藝術,從科技到貿易,甚至國防和帝國制度,都與大陸貿易相關,因此大陸貿易才是推動組成、構成中國若干帝國朝代的重要基業。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