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牧師的眼睛仍然闔著,雙手捂著前額。他在默禱哪,仿佛請示神他今天該說些什麼。於是,他的手纖緩地落下來了。他用任忡的眼神看著臺下,像西奈山傳誡命的摩西。他極莊重地站了起來。琴聲響了,會眾如山洪似地呼啦站立起來。

“《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擔任讀經的張執事用尖嗓子宣布了,於是,幾百本《聖經》,像秋風掃落葉似地翻了起來。

“萍,”嫻貞用打開了的那本紅書的硬皮碰碰青年的手背。她得意極了,把書攤在他的膝頭上,隨著嘴裏低聲背誦起來,表明她對這段經文多麼推崇。

你若能說萬國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若沒有愛,就如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臺上的人已經念了下去。青年起初是在用痛苦的臉拒絕著,及至為另一個不大刺眼的熟悉字眼吸住後,就也湊近過來了,一直聽到臺上那人最後念的這句: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其中最大的,就

是愛……

“就是愛……”兩人相視而笑了。嫻貞高興得拱起手來。她是充滿了對神和對萍的愛了。

復活節快到了,牧師今天講的是耶穌釘十字架後,門徒們四散的情況。講完道,便該報告了。

報告的人身材極矮,嗓音清脆,頭髮閃亮,是教堂裏一個近於醜角的人物。說完“本禮拜二”以後,他照例得響亮地咳嗽一聲。於是,像流行癥似的,許多淘氣的孩子們也都在下面學起他了。他已習以為常,也不甚理會,就毫不在乎地報告下去。其實,這是教堂死板的日程,禮拜二晚上行家庭祈禱會,誰都知道。禮拜三婦女布道團集合,誰也不曾忘記過。但為了一個完整的秩序,或者說為了讓牧師喘息一下,他就這樣一直報告了十幾年。

“再一個禮拜,”他突然揚起了嗓子,“就是復活節,本堂施行洗禮。教友裏有新添小孩的或新結婚的,都希望早些記名。”

雖然青年萍始終不曾注意臺上演的是些什麼把戲,他旁邊的卻留心了。聽到後半報告,他們即刻感到關切了。

牧師肥碩的身子移動了。他走近臺前,像是要特別喚起會眾的注意,用極鄭重的語調說:“若是本堂教友都和教外人結了婚,背了主,我們的教會還不就散了嗎?如果打算謀一門好親事,在教會裏不是也很可以物色得到嗎?我們特別希望本堂教友能夠以身作則……”

一陣風琴聲,安坐了一小時的會眾重新站立起來。太陽已經由中天向西斜下去了,饑餓使大家失掉了進堂時的從容。人叢中時有野鹿般的小孩沖來沖去。牧師已由後臺繞到堂門送教友們了。為了留下最後的印象,沒有牧師肯放過。他們那豐滿的臉上堆著極和藹的笑容。看見老年人必拱拱手,如果遇到小孩子就摸摸那小腦瓜。

“這就是您未來的侄女婿吧?”嫻貞扶了她姑姑剛走下教堂的臺階,牧師就指著青年萍,猛然地問了。他竟忘形地拍起肥胖的臀部,嘿嘿地笑著,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

“這是李牧師!”老太太趕忙為他們介紹。青年淡漠地點點頭,眼睛卻盯著教堂的大門。

“這位是什麼公會的?”李牧師齜開有著一顆閃亮金牙的嘴,故意這麼問,並且偏過頭來朝嫻貞望望。

“他還沒有人教呢,牧師。”嫻貞羞答答地回答。

“還沒人教?”牧師揚聲說給由他身旁走過的會眾聽,做出極為驚訝的樣子。“好了,今年復活節受洗的裏頭有了一位新郎。前年不就——”

青年萍這時實在耐不下了。他攙著周老太太就搶著往外走。

老邁的身軀是經不住這樣拽的,她不甘心地邁著紆緩的步子,可還爭著回過頭來應酬似地向牧師招呼著:“等下我叫嫻貞過來替他記名。”

春在每個有著隱秘情感的年輕人窗前招手了。它用柳枝輕鞭著他們脆嫩的心,用柳絮撫摸著他們柔和的頭髮。郊野音響和色調都配置得那麼適當,惟該補添的缺陷是一對可以把臂膀如套環那麼纏得緊緊的人。但這時,青年萍卻有五六天沒有來看他的嫻貞了。

“他的信怎樣說呢!”姑姑苦皺著眉走進房來,把手搭在侄女的肩頭上,關切地問。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