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西遊記》考證(2)

下文又云:

行百余里,失道,覓野馬泉,不得。下水欲飲(下字作“取下來”解)。袋重,失手覆之。千里之資,一朝斯罄!……四顧茫然,人馬俱絕。夜則妖魑舉火,爛若繁星;晝則驚風擁沙,散如時雨。雖遇如是,心無所懼;但苦水盡,渴不能前。於是時,四夜五日,無一滴霑喉;口腹干燋,幾將殞絕,不能復進,遂臥沙中。默念觀音,雖困不舍,啟菩薩曰,“玄奘此行,不求財利,無冀名譽,但為無上道心正法來耳。仰惟菩薩慈念群生,以救苦為務。此為苦矣,寧不知耶?”如是告時,心心無輟。至第五夜半,忽有涼風觸身,冷快如沐寒水,遂得目明;馬亦能起。體既穌息,得少睡眠;……驚寤進發,行可十里,馬忽異路,制之不迴。經數里,忽見青草數畝,下馬恣食。去草十步,欲迴轉,又到一池,水甘澄鏡徹。下而就飲,身命重全,人馬俱得穌息。……此等危難,百千不能備敘。……

這種記敘,既符合沙漠旅行的狀況,又符合宗教經驗的心理,真是極有價值的文字。玄奘出流沙後,即到伊吾。高昌國王麯文泰聞知他來了,即遣使來迎接。玄奘到高昌後,國王款待極恭敬,堅留玄奘久住國中,受全國的供養,以終一身。玄奘堅不肯留,國王無法,只能用強力軟禁住他;每日進食,國王親自捧盤。法師既被停留,違阻先念,遂誓不食,以感其心。於是端坐,水漿不涉於口,三日。至第四日,王覺法師氣息漸惙,深生愧懼,乃稽首禮謝云,“任法師西行,乞垂早食。”法師恐其不實,要王指日為言。王曰,“若須爾者,請共對佛更結因緣。”遂共入道場禮佛,對母張太妃共法師約為兄弟,任師求法。……仍屈停一月,講《仁王般若經》,中間為師營造行服。法師皆許,太妃甚歡,願與師長為眷屬,代代相度。於是方食。……講訖,為法師度四沙彌,以充給侍;給法服三十具,以西土多寒,又造面衣手衣靴襪等各數事,黃金一百兩,銀錢三萬,綾及絹等五百疋,充法師往還二十年所用之資。給馬三十疋,手力二十五人,遣殿中侍禦史歡信送至葉護可汗衙。又作二十四封書,通屈支等二十四國,每一封書附大綾一疋為信。又以綾絹五百疋,果味兩車,獻葉護可汗,並書稱“法師者,是奴弟,欲求法於婆羅門國。願可汗憐師如憐奴,仍請敕以西諸國給鄢落馬遞送出境”。

從此以後,玄奘便是“闊留學”了。這一段事,記高昌王與玄奘結拜為兄弟,又為他通書於當時鎮服西域的突厥葉護可汗,書中也稱玄奘為弟。自高昌以西,玄奘以“高昌王弟”的資格旅行各國。這一點大可注意。《西遊記》中的唐太宗與玄奘結拜為弟兄,故玄奘以“唐禦弟”的資格西行,這一件事必是從高昌國這一段因緣脫胎出來的。



以上略述玄奘取經的故事的本身。這個故事是中國佛教史上一件極偉大的故事;所以這個故事的傳播,和一切大故事的傳播一樣,漸漸的把詳細節目都丟開了,都“神話化”過了。況且玄奘本是一個偉大的宗教家,他的遊記里有許多事實,如沙漠幻景及鬼火之類,雖然都可有理性的解釋,在他自己和別的信徒的眼里自然都是“靈異”,都是“神跡”。後來佛教徒與民間隨時逐漸加添一點枝葉,用奇異動人的神話來代換平常的事實,這個取經的大故事,不久就完全神話化了。

即如上文所引慧立的《慈恩三藏法師傳》中一段說:

從此已去,即莫賀延磧,長八百余里,古曰沙河。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復無水草。是時顧影唯一心但念觀音菩薩及《般若心經》。初法師在蜀,見一病人,身瘡臭穢,衣服破汙,湣將向寺,施與飲食衣服之直。病者慚愧,乃授法師此經,因常誦習。至沙河間,逢諸惡鬼奇狀異類遶人前後;雖念觀音,不得全去;即誦此經,發聲皆散;在危獲濟,實所憑焉。

這一段話還合於宗教心理的經驗;然而宋朝初年(西歷978)輯成的《太平廣記》,引《獨異志》及《唐新語》,已把這一段故事神話化過了。《太平廣記》九十二說:

沙門玄奘,唐武德初(年代誤)往西域取經,行至罽賓國,道險。[多]虎豹,不可過。奘不知為計,乃鏁房門而坐。至夕開門,見一老僧,頭面瘡痍,身體膿血,床上獨坐,莫知來由。奘乃禮拜勤求,僧口授《多心經》一卷,令奘誦之;遠得山川平易,道路開辟,虎豹藏形,魔鬼潛跡,遙至佛國,取經六百余部而歸。其《多心經》,至今誦之。

我們比較這兩種紀載,可見取經故事“神話化”之速。《太平廣記》同卷又說:

初奘將往西域;於靈巖寺見有松一樹。奘立於庭,以手摩其枝曰:“吾西去求佛教,汝可西長。若吾歸,即卻東迴,使吾弟子知之。”及去,其枝年年西指,約長數丈。一年,忽東迴。門人弟子曰,“教主歸矣。”乃西迎之。奘果還。至今眾謂此松為摩頂松。

這正是《西遊記》里玄奘說的“但看那山門里松枝頭向東,我即回來”(第十二回,又第一百回)的話的來源了。這也可證取經故事的神話化。

歐陽修《於役志》說:

景祐三年丙子七月,甲申,與君玉飲壽寧寺(揚州)。寺本徐知誥故第;李氏建國,以為孝先寺;太平興國改今名。寺甚宏壯,畫壁尤妙。問老僧,云,“周世宗入揚州時,以為行宮,盡圬漫之。惟經藏院畫玄奘取經一壁獨在,尤為絕筆。”嘆息久之。

南唐建國離開玄奘死時不過二百多年,這個故事已成為畫壁的材料了。我們雖不知此畫的故事是不是神話化了的,但這種記載已可以證明那個故事的流傳之遠。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