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建:紅發美少女羅拉的奔跑與選擇的主動性——德國影片《羅拉快跑》新解(2)

我們看到,後現代主義作品往往不再把追尋的主題放在人道主義、理性這類啟蒙運動傳統下的普遍信念上。就這部影片和《低俗小說》、《偷搶拐騙》等電影來看,作者首先追尋一場徹頭徹尾的遊戲,性感、刺激、好玩,讓觀眾為之癲狂,提供消費與享受似乎是它的首要功能,也許是它的創作者的首要目的。互聯網上的國際電影資料庫(IMDB)有這樣的描述:電影院仿佛成了一個Disco廣場,新一代的孩子,他們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站在座位前,在紛繁快速的影像和劇烈激蕩的音樂中與《羅拉快跑》共振。

就形式手法說,本片具有一種拼貼效果:動畫、遊戲、MTV等多種視覺媒介形式被綜合在一起,拼貼風格還表現在對過去電影的引用和敘事手法上的“種類混合”。影片混合了許多在電腦遊戲中才能感受到的特殊趣味。從片頭就開始響個不停的Disco電子音樂的強勁節奏已然表明了這是個只屬於遊戲、快感、搖頭跳舞時代的故事。羅拉跑出屋的一段就是典型的MTV式:從空中慢鏡落下的電話快速分切鏡頭、羅拉奔出屋後一個長鏡頭竟然沒有跟她出屋而是進入她母親的房間並在屋內旋轉了360度停在了電視機播放的動畫片前,而動畫片播放的正是羅拉下樓場面的動畫版。

我們看到,在後現代風格的電影作品中,有許多象昆廷•塔倫蒂諾這樣導演放手地玩弄暴力、絕對沈迷於黑色幽默等各種形式趣味中,也有許多導演還在形式感的迷戀中保留某些通俗人情、通俗套路(如本片)還有的導演在使用後現代媒體手法的同時還堅持某些與社會政治的關涉性甚至觀念表達(例如奧立弗•斯通的《天生殺手》)。

面對這一類影片,我們不禁懷疑起傳統的通過形式表現內容、寓教於樂、所指表達能指這一整套理論學說是否與某些人類藝術活動漸行漸遠。或許,另一種可能的描述是:從形式出發,形式營造、敘事遊戲成為創作者和觀眾念茲在茲、一心追尋的、品味無窮的所指,而被闡釋者挖掘出來的意義反倒是附著於其上的副產品或者只是為了使形式感更加厚重的能指。

 

二、如何飛揚華麗地敘述一個古典故事

 

《羅拉快跑》的敘述方法和敘述風格是混雜的、快速的、似乎十分隨意,但是它的敘述在相當程度上是經典的;它是華麗的、多走向的、混雜的,但還是機巧的、精心安排的。

我們首先註意到的是,它的敘述打破了敘述者和敘事體的權威性,它讓故事可以從頭再來,人物可以用自己強烈的動機和動作改變自己的命運,這是一種奇妙的想法:作者創造出來的人物可以跟作者對話,可以跟自己身處其中的故事對話:誰說我會這樣,我不能那樣嗎?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