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桑比亞官員起身說:“各位,依塔博士每天吃得很少,你們一定知道,桑比亞國內目前正面臨著嚴重的旱災,博士自願同他的人民一同挨餓。”

法國代表說:“上個月,作為發展計劃署考察團的一員,我到過桑比亞和相臨的其它兩個受災國家,那里的旱情確實可怕,如果大量的救濟不能及時到位,下半年會餓死很多人的。”

“不過,依塔博士,”美國代表說,“作為一位從事基礎研究的科學家,過分的責任心會影響您的研究,結果反而不能夠盡到自己的責任。”

依塔點點頭,並半起身沖他微微鞠躬:“您說得很對,唉,小時侯留下來的毛病,很難改了……哦,各位想不想聽聽我小時侯的事情?”

這顯然離題了,但出於尊敬,大家都沒有出聲。依塔用低緩的聲音講述起來,仿佛在回憶中自語。

“那也是一個大旱之年,大地像一個滿是裂縫的火爐子,地上被渴死的蛇又被烈日烤干,腳一踏就碎成了末……當時桑比亞正在連年的內戰中,就是那場由東方政治集團操縱的推翻布薩諾政權的戰爭。我們的村子被遺棄了,什麽吃的都沒有了,雅拉就去吃干草和樹葉,哦,雅拉是我的小妹妹,剛懂事,大大的眼睛……她去吃干草和樹葉……”依塔的聲音平緩而單調,像是早期的語音軟件在讀一個文本文件,“她吃得渾身浮腫,腸道也堵塞了……那天晚上,她嘴里含了什麽東西,碰著牙喀啦啦響,我問她含著什麽?她說在吃糖……她以前只吃過一塊糖,是一年前一個來村里招募遊擊隊員的蘇聯顧問給的。我看到一道血從她嘴里流出來,就掰開她的嘴看,雅拉含的不是糖塊,是一個箭頭,一個塗著響尾蛇的毒液,用來射殺豺狗的箭頭。她最後對我說:雅拉難受,雅拉不想再活了,雅拉死後哥哥把雅拉吃了吧,然後哥哥就有勁兒走到城里去,聽說那里有吃的…

…我還記得那天晚上的月亮,從干旱的大地盡頭升起來,昏紅昏紅的……我沒吃小妹妹,但那年在村子里,確實發生了人吃人的事,有些老人立下遺囑,餓死後讓孩子們吃……“

全場陷入長長的沈默。

主席說:“博士,我們現在理解了你在過去十多年用基因軟件技術改良農作物的努力。”

“一事無成,一事無成啊……”依塔搖頭嘆息,“想當初桑比亞獨立之時,我們曾想在祖先的土地上建起天堂,但後來知道,在這樣一塊苦難深重的土地上,對生活的期望是不能太高的。我們理想的底線在不斷後退,我們不要工業化了,我們不要民主了,我們甚至可能連國家和個人的尊嚴都不要了,但桑比亞人對生活的要求不可能再後退,我們不能不吃飯。這個國家仍然有三分之二的人在挨餓,我們必須想出辦法。”

依塔的話在會場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代表們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美國代表說:“非洲確實是一個被文明進程拋下的大陸,但,博士,這是一個涉及到社會政治、歷史、地理條件等諸多復雜因素的問題,不是科學家們僅憑手中的科學就能夠解決的。”

依塔搖搖頭說:“不,科學也許真能解決饑餓問題,關鍵在於我們要換一個思考方向。”

代表們茫然地互相對視著,主席首先想到了什麽,說:“如果我沒理解錯,依塔博士已經開始了我們這次會議的議程了。”

依塔鄭重地說:“是的,主席先生,如果您允許,在介紹我們的研究成果前,我想先讓各位認識一個孩子,一個能吃飽飯的桑比亞孩子。”

他揮揮手,一個黑人男孩兒走進會議大廳。他赤裸著上身,肌肉飽滿,皮膚光亮,濃密卷鬈發下的一雙大眼睛閃閃有神,他用強健而輕快的腳步,把一股旺盛的生命力帶進了會議大廳。

“哇,好一個小奧塞羅!”有人贊嘆道。

依塔介紹說:“這是卡多,十二歲,一個土生土長的桑比亞孩子。當然,在平均壽命只有四十多歲的贊比亞,他這樣的年紀通常已經不算是孩子了,但卡多確實是孩子,而且是個小孩子,因為他的壽命肯定要超過我們在座的各位。”

“這不奇怪,看得出來這孩子的營養狀況很好。”代表中的一位醫學家說。

依塔扶著卡多的雙肩環視著會場說:“他肯定與各位印象中的桑比亞兒童有很大差別,那些饑餓中的孩子都是細細的脖頸撐著大大的腦袋,四肢像樹干般枯瘦,肚子因積水而鼓起,臉上落著蒼蠅,身上生著瘡……所以大家都看到了。只要吃飽了飯,任何民族的孩子都能變得像天使般高貴。”

卡多向大家點頭致意,大聲說了一句誰都聽不懂的話。

“他在向各位問好,”依塔說,“卡多只會講桑比亞語。”

“您剛才說,這孩子是在桑比亞土生土長的?”主席問。

“是的,而且是在桑比亞最貧瘠的地區長大,從未離開那里。在這場旱災中,他的家鄉餓死了不少人。”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個健壯的黑孩子,一時誰也說不出話來。

依塔第一次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大家的下一個問題自然是:他在那里吃什麽?那麽下面,我就請大家看卡多吃一頓午餐。”

他說完又向門的方向揮了一下手,有三個人走進會議大廳,其中兩位是參加會議的桑比亞官員,第三個人令大家大吃一驚,他竟是一名紐約警察。他腰上累贅地別著手槍、警棍、對講機等等,手里提著一個大塑料袋,進門後猶豫地站住了。

“是我們請這位警官進入會場的。”依塔對主席說,主席示意讓那名警察走上前來。

警察走到圓桌旁,兩位代表給他讓開了位置,他把大塑料袋中的東西都傾倒在桌面上,首先倒出的是一大捆青草,然後是一堆梧桐樹葉,最後是一堆深綠色的松針。警察指指這堆青草和樹葉,又指指同他一起進來的那兩名贊比亞官員說:“這兩位先生在庭院里的草坪上拔草,我去制止他們,他們就把我帶到這里來了。”

依塔起身向警察鞠躬:“尊敬的警官先生,我對我們的粗魯行為表示歉意,並願意交納相應的罰款,我們只是想請你來做個證明,證明這些青草和樹葉是真實的。”

警察瞪大雙眼說:“當然是真實的!是我把它們收集到袋子里一直提到這里的。”

依塔點點頭:“好吧,卡多該用他的午餐了。”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