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14)

周布的小把戲,還是有效果的。

有天,藏六出席了長州藩的主持的舍密會(化學試驗會),除了碰見青木周弼這些老朋友,又交了東條英庵、手冢律藏這些新朋友。這時大家討論的話題是物理學,後來又轉到彈道論,大家都向藏六提問,藏六用簡潔的語言解釋了彈道公式的物理學概念公式,說完是滿座皆驚、為之瞠目。

藏六很輕蔑的對眼前的學者們說:“各位有余興鉆研一下這個公式,其實無妨,精通公式不等於能夠發射炮彈。如果讓頭腦靈活的人學習火炮射擊,會被這些公式所吸引,最後連炮彈也打不了的。”

小五郎正巧也在席,感慨良多,藏六不是個只會抱牘案頭的知識分子。

曲終人散,小五郎和藏六一塊回家,藏六突然沒頭沒腦地問小五郎:“長州藩需要我嗎?”

“當然需要。”

“需要到什麼程度?請告訴我程度。”

藏六接著說道,家鄉的老父寄信來,要我為長州藩服務。藏六也有此意,但是他希望知道長州藩需要自己的程度,如果小五郎能夠用數字形容一下最好。

所謂“數字”長州藩能給藏六的工資數目,藏六一如既往,言簡意潔。

小五郎知道這時“打馬虎眼”亦是無用,所以堂堂正正的說,長州藩需要你的程度是“年米二十五俵”。

小五郎忐忑不安的看著藏六的臉,(他是發火還是拒絕?)

村田表情平靜的回答,“我接受。”

小五郎聽到這個回答,感到非常意外。

羅圈腿的村田身著粗陋的棉衣,毫無表情的說道:“世間萬事和彈道論一樣,不是絕對尊道而行的。”他雙眼緊盯小五郎的眼睛。小五郎不敢和他四目相對,頭往旁邊一轉,躲過了村田射來的銳利眼光。其實,長州藩搞的小把戲,村田全明白。

村田的調換工作關系的事,既然當事人沒有意見,自然好辦。不過長州藩擔心,幕府和宇和島藩的手續會不會有麻煩?

還好,宇和島藩藩主伊達宗城和長州藩的儲君元德關系很好。因此,調動村田手續辦的很順利。宇和島藩還說:“長州藩現在才啟用村田這樣的不世之才,實在不可思議!”

不過宇和島藩到底還是留了一手。

他們提出“時不時還要請村田翻點東西。”,“我們還會繼續發工資給村田,不答應這條,我們不放人。”長州藩考慮再三只好答應。

村田也和周布、小五郎“論斤頭”:他的私塾還要開下去,學生還是來自“五湖四海”。沒關系吧?

“沒有。”

小五郎和周布滿口答應。

幕府一面的手續也異常順利,雖然村田身兼藩書調所、講武所、軍艦操練所三個機關的教授,但是,他到底不是幕臣,要“除去本兼各職”的手續只要寫張紙就行。

藏六將鳩居堂搬到了麻布藩邸。有人計算了一下,村田門下如果按藩籍區別,共有五十四個。

長州藩開始交給村田的工作,只是些翻譯,他的身份只是個外語教師。此時長州藩對藏六的重視程度,不過如此而已。

周布時不時會問小五郎:“火吹達磨現在幹什麼?”

火吹達磨這個綽號是有人說是高杉晉作起的、有人說是周布起的。是形容村田的怪臉好像達磨用竹筒吹火一樣,“吃相”太難看。

“不知道。”

小五郎無可奈何的說道。村田現在的工作性質和小五郎不一樣,住的地方也不一樣,小五郎的居停在櫻田本藩邸,“火吹達磨”住在麻布的公館。這兩處相距太遠,所以好久沒互相走動。

小五郎聽說,最近村田經常到神奈川去學習英語。教師是住在神奈川的美國牧師J‧C‧赫彭。

周布搖搖頭:“怪人,外國話就這麼有趣嗎?”

不久之後,幕府為了設立新式陸海軍,從長州藩招募了西洋軍事學者東條英庵,官拜旗本(幕府直轄部隊的官名)。東條和村田一樣是老百姓身份,長州藩讓他坐了好久的冷板凳,除了翻譯以外,什麼都不讓他幹。

東條一走,長州藩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當初,長州藩只要給東條一個武士身份,幕府不會那麼容易把東條“挖”走。

“周布,我們總說幕府因循守舊。你看,現在幕府也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啊!”小五郎這樣說道。

當時的地方藩鎮其實比幕府更看重人才原來的社會地位。

“火吹達磨比英庵更優秀,如果幕府盯上了他怎麼辦?”

“我會想辦法的。”

在兩人討論村田的時候,藏六接受了藩命的正在趕回萩城路上,他要回去籌備西洋學問所(軍事教學中心)。

周布和藩邸的首腦商量,將藏六編入先手組,身份也升為上士。這還不夠,找人特意寫了一篇“四六”,讚揚藏六“長期鉆研蘭學”。除此之外,還賞給十枚銀塊。這份獎賞確實夠破格了。

周布嫌這還不夠,特意給自己的摯友,青木研藏寫信。

信開頭就寫:“東條英庵,上召之,實為海軍求之也。村田之歸國,超擢料之不遠。”

信裏接下來就是請青木照顧藏六,如果這位“才子”遭遇了什麼不開心的事,請代為安撫。

其實不等周布關照,藏六的待遇就已改變。

萩城新設立的長州藩西洋軍事學校,改名為博習堂。這所學校實質上就是士官學校。

學校裏分兵學科、海軍科、炮術科,這三個學科的教學全歸藏六負責,此外他廢除了過去讓學員自學原著的教學方法,他的教科書全部使用翻譯書籍。

村田如是說:“掌握一門外國語,要花十年。年輕士官學成外語,頭髮都白了。”

村田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方,就是他一身本事,全都是靠讀書自學的。但是他執鞭教學時,卻是以實踐為主。拿兵學科來說,分戰場建築、戍營內則、行軍定則、尖兵勤務、小戰術、戰鬥術、將帥術七個課目。他領著學生到實習場地,親自指導。

士官學校所有的教學都是速成主義,其他還設歷史、地理、理學、分析學、數學、天文學,不過這些學科,村田表示:“(等主課學完了)有了余力再去學。”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