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1)

——萌萌的問題意識


一 萌萌的命符——“想象”

 

借用一個象征:

“維納斯斷臂之謎”——“真實、殘缺與想象”

萌萌的問題意識:

一定有一個真實完整的“維納斯”——隱藏的但丟失了的謎底

現實的維納斯——“斷臂”——殘缺的美(一定不是醜)

恢覆完整的願望——“想象”(補全—實踐—失敗 / 理想)

三者都是真實的,但每一種真實又是一個問題,如“完整”,假設開始挖掘出來的“維納斯”完整無缺,所有後來的想象都不會發生,一個平淡無奇的完整。為何完整而不豐富更不神奇應了康德的說法:“不是完滿,而是缺陷,才是一個本質豐富的源泉。”——“殘缺”。

維納斯殘缺的豐富,是神話,是觀念,是理想,還是事實如果僅僅是事實,不要任何附加成分,單純就是事實本身,應了維特根斯坦的說法:“不是怎樣,而是這樣,才是最神秘的。”——“事實”。

維納斯已經傾斜,斷臂更增添傾斜,為什麼還是美恢覆完整的願望是自然的傾向,還是教化的結果自然什麼時候提供了完整如果硬要應黑格爾的說法“精神是自然最美麗的花朵”,那麼,精神的豐富是應了精神的完整,還是應了精神的殘缺尼采更由此推向“自然的本性高於神的本性”,但尼采高於神性的“權力意志”為何最後總是像打去了黃的空殼被現實拋棄——遊動在“精神”與“神性”之間的“自然”。

三者彼此屬人的關聯形成更緊張的真實——“不可解決”的真實,或者恰當地說:“必須解決 / 不可解決”成為真實。

萌萌六歲前,掌上明珠般的公主生活;六歲後,深愛的父親被捕,接著父母離異。於是,生命整個陷入“維納斯斷臂之謎”……

我想說的是,萌萌一生,做人為學直到她“拒絕衰老”的死亡,幾乎就是“維納斯斷臂之謎”上殘缺的想象:

“必須解決 / 不可解決”成為真實。

由此象征著或隱喻著萌萌短暫而燦爛的命運。

 

二 “曾經”的索引卡:苦難與承諾

 

為了參加主題為“現象學與藝術”的杭州年會(2002年),萌萌從自己的本雅明研究之一“本雅明《論歷史的概念》釋義”[1]中抽取了本雅明分析保羅·克利油畫《新天使》一節,並做了現象學“視覺”的意向性分析,為了置疑“意向性”為何缺席了苦難的意義。[2]當然,置疑的問題在論文中,不在報告中,萌萌是不發言的,結果誰也沒有在意。

這裏隱伏著一條線索,我就從這裏開始進入“萌萌問題意識”的導讀吧。

現將萌萌提出的問題摘要如下(重點是我加的):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