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就是業務,無關其他。這是滑膛所遵循的原則,但這一次,客戶卻讓他感到了困惑。

首先客戶的委托方式不對,他要與自己面談,在這個行業中,這可是件很稀奇的事。三年前,滑膛聽教官不止一次地說過,他們與客戶的關系,應該是前額與後腦勺的關系,永世不得見面,這當然是為了雙方的利益考慮。見面的地點更令滑膛吃驚,是在這座大城市中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中最豪華的總統大廳,那可是世界上最不適合委托這種業務的地方。據對方透露,這次委托加工的工件有三個,這倒無所謂,再多些他也不在乎。

服務生拉開了總統大廳鑲金的大門,滑膛在走進去前,不為人察覺地把手向夾克里探了一下,輕輕拉開了左腋下槍套的按扣。其實這沒有必要,沒人會在這種地方對他干太意外的事。

大廳金碧輝煌,仿佛是與外面現實毫無關系的另一個世界,巨型水晶吊燈就是這個世界的太陽,猩紅色的地毯就是這個世界的草原。這里初看很空曠,但滑膛還是很快發現了人,他們圍在大廳一角的兩個落地窗前,撩開厚重的窗簾向外面的天空看,滑膛掃了一眼,立刻數出竟有十三個人。客戶是他們而不是他,也出乎滑膛的預料,教官說過,客戶與他們還像情人關系一一盡管可能有多個,但每次只能與他們中的一人接觸。

滑膛知道他們在看什麽:哥哥飛船又移到南半球上空了,現在可以清晰地看到。上帝文明離開地球已經三年了,那次來自宇宙的大規模造訪,使人類對外星文明的心理承受能力增強了許多,況且,上帝文明有鋪天蓋地的兩萬多艘飛船,而這次到來的哥哥飛船只有一艘。它的形狀也沒有上帝文明的飛船那麽奇特,只是一個兩頭圓的柱體,像是宇宙中的一粒感冒膠囊。

看到滑膛進來,那十三個人都離開窗子,回到了大廳中央的大圓桌旁。滑膛認出了他們中的大部分,立刻感覺這間華麗的大廳變得寒磣了。這些人中最引入注目的是朱漢楊,他的華軟集團的“東方3000”操作系統正在全球范圍內取代老朽的WINDOWS。其他的人,也都在福布斯財富500排行的前50內,這些人每年的收益,可能相當於一個中等國家的GDP,滑膛處於一個小型版的全球財富論壇中。

這些人與齒哥是絕對不一樣的,滑堂暗想,齒哥是一夜的富豪,他們則是三代修成的貴族,雖然真正的時間遠沒有那麽長,但他們確實是貴族,財富在他們這里已轉化成內斂的高貴,就像朱漢楊手上的那枚鉆戒,纖細精致,在他修長的手指上若隱若現,只是偶爾閃一下溫潤的柔光,但它的價值,也許能買幾十個齒哥手指上那顆核桃大小金光四射的玩藝兒。

但現在,這十三名高貴的財界精英聚在這里,卻是要雇職業殺手殺人,而且要殺三個人,據首次聯系的人說,這還只是第一批。

其實滑膛並沒有去注意那枚鉆戒,他看的是朱漢楊手上的那三張照片,那顯然就是委托加工的工件了。朱漢楊起身越過圓桌,將三張照片推到他面前。

掃了一眼後,滑膛又有微微的挫折感。教官曾說過,對於自己開展業務的地區,要預先熟悉那些有可能被委托加工的工件,至少在這個大城市,滑膛做到了。

但照片上這三個人,滑膛是絕對不認識的。這三張照片顯然是用長焦距鏡頭拍的,上面的臉孔蓬頭垢面,與眼前這群高貴的人簡直不是一個物種。細看後才發現,其中有一個是女性,還很年輕,與其他兩人相比她要整潔些,頭發雖然落著塵土,但細心地梳過。她的眼神很特別,滑膛很注意人的眼神,他這個專業的人都這樣,他平時看到的眼神分為兩類:充滿欲望焦慮的和麻木的,但這雙眼睛充滿少見的平靜。滑膛的心微微動了一下,但轉瞬即逝,像一縷隨風飄散的輕霧。

“這樁業務,是社會財富液化委員會委托給你的,這里是委員會的全體常委,我是委員會的主席。”朱漢楊說。

社會財富液化委員會?奇怪的名字,滑膛只明白了它是一個由頂級富豪構成的組織,並沒有去思考它名稱的含義,他知道這是屬於那類如果沒有提示不可能想像出其真實含義的名稱。

“他們的地址都在背面寫著,不太固定,只是一個大概范圍,你得去找,應該不難找到的。錢已經匯到你的賬戶上,先核實一下吧。”朱漢楊說,滑膛擡頭看看他,發現他的眼神並不高貴,屬於充滿焦虛的那一類,但令他微微驚奇的是,其中的欲望已經無影無蹤了。

滑膛拿出手機,查詢了賬戶,數清了那串數字後面零的個數後,他冷冷地說:“第一,不用這麽多,按我的出價付就可以:第二,預付一半,完工後付清。”

“就這樣吧。”朱漢楊不以為然地說。

滑膛按了一陣手機後說:“已經把多余款項退回去了,您核實一下吧,先生,我們也有自己的職業準則。”

“其實現在做這種業務的很多,我們看重的就是您的這種敬業和榮譽感。”許雪萍說,這女人的笑很動人,她是遠源集團的總裁,遠源是電力市場完全放開後誕生的亞洲最大的能源開發實體。

“這是第一批,請做得利索”海上石油巨頭薛桐說。

“快冷卻還是慢冷卻?”滑膛同時加了一句,“需要的話我可以解釋。”

“我們懂,這些無所謂,你看著做吧。”朱漢楊回答。

“驗收方式?錄像還是實物樣本?”

“都不需要,你做完就行,我們自己驗收。”

“我想就這些了吧?”

“是,您可以走了。”

滑膛走出酒店,看到巨廈間狹窄的天空中,哥哥飛船正在緩緩移過。飛船的體積大了許多,運行的速度也更快了,顯然降低了軌道高度。它光滑的表面湧現著絢麗的花紋,那花紋在不斷地緩緩變化,看久了對人有一種催眠作用。其實飛船表面什麽都沒有,只是一層全反射鏡面,人們看到的花紋,只是地球變形的映像。滑膛覺得它像一塊鈍銀,覺得它很美,他喜歡銀,不喜歡金,銀很靜,很冷。

三年前,上帝文明在離去時告訴人類,他們共創造了六個地球,現在還有四個存在,都在距地球200光年的范圍內。上帝敦促地球人類全力發展技術,必須先去消滅那三個兄弟,免得他們來消滅自己。但這信息來得晚了。

那三個遙遠地球世界中的一個:第一地球,在上帝船隊走後不久就來到了太陽系,他們的飛船泊入地球軌道。他們的文明歷史比太陽系人類長兩倍,所以這個地球上的人類應該叫他們哥哥。

滑膛拿出手機,又看了一下賬戶中的金額,齒哥,我現在的錢和你一樣多了,但總還是覺得少點什麽,而你,總好像是認為自己已經得到了一切,所做的就是竭力避免它們失去……滑膛搖搖頭,想把頭腦中的影子甩掉,這時候想起齒哥,不吉利。

齒哥得名,源自他從不離身的一把鋸,那鋸薄而柔軟,但極其鋒利,鋸柄是堅硬的海柳做的,有著美麗的浮世繪風格的花紋。他總是將鋸像腰帶似的繞在腰上,沒事兒時取下來,拿一把提琴弓在鋸背上劃動,借助於鋸身不同寬度產生的音差,加上將鋸身適當的彎曲,居然能奏出音樂來,樂聲飄忽不定,音色憂郁而陰森,像一個幽靈的嗚咽。這把利鋸的其他用途滑膛當然聽說過,但只有一次看到過齒哥以第二種方式使用它。那是在一間舊倉庫中的一場豪賭,一個叫半頭磚的二老大輸了個精光,連他父母的房子都輸掉了,眼紅得冒血,要把自己的兩只胳膊押上翻本。

齒哥手中玩著骰子對他微笑了一下,說胳膊不能押的,來日方長啊,沒了手,以後咱們兄弟不就沒法玩了嗎?押腿吧。於是半頭磚就把兩條腿押上了。他再次輸光後,齒哥當場就用那條鋸把他的兩條小腿齊膝鋸了下來。滑膛清楚地記得利鋸劃過肌腱和骨骼時的聲音,當時齒哥一腳踩著半頭磚的脖子,所以他的慘叫聲發不出來,寬闊陰冷的大倉庫中只回蕩著鋸條拉過骨肉的聲音,像歡快的歌唱,在鋸到膝蓋的不同部分時呈現出豐富的音色層次,雪白雪白的骨末撒在鮮紅的血泊上,形成的構圖呈現出一種妖艷的美。滑膛當時被這種美震撼了,他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加入了鋸和血肉的歌唱,這他*的才叫生活!那天是他十八歲生日,絕好的成年禮。完事後,齒哥把心愛的鋸擦了擦纏回腰間,指著已被擡走的半頭磚和兩根斷腿留下的血跡說:告訴磚兒,後半輩子我養活他。

滑膛雖年輕,也是自幼隨齒哥打天下的元老之一,見血的差事每月都有。當齒哥終於在血腥的社會陰溝里完成了原始積累,由黑道轉向白道時,一直跟追著他的人都被封了副董事長副總裁之類的,惟有滑膛只落得給齒哥當保鏢。但知情的人都明白,這種信任非同小可。齒哥是個非常小心的人,這可能是出於他干爹的命運。齒哥的干爹也是非常小心的,用齒哥的話說恨不得把自己用一塊鐵包起來。許多年的平安無事後,那次於爹乘飛機,帶了兩個最可靠的保鏢,在一排座位上他坐在兩個保鏢中間。在珠海降落後,空姐發現這排座上的三個人沒有起身,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樣子,接著發現他們的血已淌過了十多排座位。有許多根極細的長鋼針從後排座位透過靠背穿過來,兩個保鏢每人的心臟都穿過了三根,至於干爹,足足被14根鋼針穿透,像一個被精心釘牢的蝴蝶標本。這14肯定是有說頭的,也許暗示著他不合規則吞下的1400萬,也許是復仇者14年的等待……與干爹一樣,齒哥出道的征途,使得整個社會對於他除了暗刃的森林就是陷阱的沼澤,他實際上是將自己的命交到了滑膛手上。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