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兵·創意寫作問題三論(7)

我們無法想像,在非產業化時代,中國的文學閱讀者有4億,事實上,2018年中國文學線上閱讀消費的總量已經超過了150億,非產業化時代,中國的出版業長期只有500家左右出版社、10000家不到雜誌社、2000家左右報社,年出版銷售總量從未突破500億,而產業化時代,單單是線上文學閱讀消費總量就已經達到150億。

於此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個體創作量(產業化時代作家個體創作突破百萬字的比比皆是,許多網絡作家百萬字規模還只是開始,千萬字創作量的大有人在)和總體創作量提升,不僅僅帶來的只是量能,同時,也是質的飛躍,近年以來,我們越來越看到,在產業化時代,文學消費化時代,文學同樣誕生了自己的經典作品,例如《扶搖》、《你和我的傾城時光》、《武動乾坤》、《斗破蒼穹》和《將夜》等,都是公認的文學產業化時代品牌名作。

產業化發展本身是價值中性的,它會促動文學創作和文學消費,市場化時代產業化發展的文學不會天然地就好,也不會天然地就壞,關鍵是要相信市場,市場具有讓好的文學被讀者接受,壞的文學被讀者唾棄的天然機制,這個機制發揮作用多數時候是正面的,而非市場化、非產業化時代,文學的發展通過人為控制來實現,也不一定就天然就是好的,有時可能恰恰阻礙了文學生產力的釋放和文學消費意願的實現,讓好的作品蒙塵而讓不好的作品反而大行其道,其結果是好作者不敢寫不願意寫,而讀者沒有好作品可讀。


創意寫作和文學的產業化發展是相輔相成的,二者幾乎是同步發展的,它是文學產業化發展的呼喚著、推動者,它培養文學產業基礎從業人員,為文學產業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原創動力,難以想像,以詞章學為基礎、以修辭學為基礎的傳統寫作學能有此眼光,能直接促進中國文學的產業化發展?

創意寫作在中國的發生和發展,一方面是中國創意寫作學術界、創作界聯合推動的結果,是學術界、創作界主動尋求重新描繪文學在這個時代的產業和事業圖景的產物,另一方面也更是因為它是應時代要求——時代的文學公共文化事業和文學產業發展的要求——應運而生的結果。隨著創意寫作在大學、中小學的開花結果,未來,中國的作家培養和作品培育事業、中國的文學產業的發展一定會讓世界震驚,中國的文學原創力的釋放將極大地助推各地創意經濟發展,成為中國創意國家建設最基礎和最重要的一環。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