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5)

連干練的水手想到末日來臨, 

也不免有失常態,居心要闖禍: 

因為他們每遇到船翻的時候, 

總要喝酒,有時用桶喝一個夠。

 

當然,鎮定心神的最良的藥劑 

莫過於酒或宗教;因此在船上 

有人搶,有人喝酒,有人唱聖詩, 

構成最高音的是狂風的歌唱,

 

嘶啞的海濤擊著節拍,而恐懼 

醫治了旅客們倒霉的嘔吐狂; 

請聽吧,哀哭、禱告、詈罵、詛咒 

和大海的怒號交織成大合奏。

 

若不是唐璜,恐怕還要鬧亂子, 

他雖年紀輕輕,卻會隨機應變: 

他手拿兩支槍把住酒窖的門, 

嚇得鬧事的水手不敢闖上前。

 

仿佛死神站在火門裏,就比那 

水門的更可怕;任你流淚、叫喊, 

他只是不理;但水手們卻認為 

要淹死也得先喝它一個爛醉。

 

“多拿酒來喝呀。”他們紛紛喊道, 

“一個鐘點後,反正都沒有兩樣!” 

“不行!”唐璜說,“雖然我們都要死, 

但該死得像人,別學野獸的下場。”

 

他就如此守著那危險的崗位, 

總算沒有人願意惹得他開槍。 

連他最尊敬的老師彼得利婁 

白白求了半天也沒沾上一口。 


但現在,又有一線希望閃過來, 

天亮了,風息了,雖然沒有桅桿, 

裂口也擴大,但船還是漂浮著, 

周圍都是淺水,只是看不到岸。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