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亨特·米勒《飛行員的抉擇》(上)

冒險在大海上降落是對的嗎?在兩百尺高的地方,救援機從暴風雨中顛簸地逃出,然後在洶湧的海面上平穩下來。布萊第瞥了一眼他同伴的憂慮的臉,然後想,他又要拿其他機員的命冒險了,就像以往一樣。救援小組還要過一百里以上才能到達出事地點。兩個小時前,一架往檀香山的班機墜機了。只要風向一轉變,只要救援過程出了問題,回到他們在阿第拉的基地的風險就愈高。前面,白色的浪頭不停地翻湧。一里外,另一陣暴風雨正在雲端伺機而動。五分鐘後,水淹上擋風板,雨也打在機翼和機身上。飛機衝出暴風圈,沖向距海面不到三百尺的地方。布萊第覺得有人猛拉他的飛行裝。從走廊看過去,他看到通訊室里的通訊員正對著他大叫:“收發器壞了,我們沒辦法聯絡基地。”

布萊第往下看。

“最好把它修好,我們會用到。”

在前面的某個地方可能有一艘黃色的救生艇在沈浮,但在他們後方,布萊第知道暴風雨正移向基地阿第拉。海浪開始沖擊那環形小島邊緣的暗礁了。布萊第轉向他的夥伴,泰勒。

“你想,我們走了多遠了?”布萊第問?泰勒檢查在他膝上的地圖。

“大約在北邊五十里,我想。”

位置只是個猜測。現在猜錯五十里,到他們到達出事地點,可能已經差了一百里。而且他還要考慮機上其他人員的生命。有一分鐘的時間,他遲疑不決,但前面的海面似乎較平緩。

“我們最好重新訂一個方向到出事區域。”

他說。一小時後,他們到達出事地點。海洋向每個方向平坦地延伸過去。他們搜巡第一個方向花了十分鐘,在救援機上的每個人都緊張地望著浩瀚的灰色海面,想找到一艘十尺長的黃色救生艇。然後他們轉向第二、第三,第四個方向。還有四個小時的燃料——但要飛回基地至少需要三個小時。大概還能再找兩個方向。布萊第重新在他的座位坐好。差不多了,他們已經作了他們的工作——搜巡的工作。他們盡力了。布萊第靠向椅背然後拉一拉他的飛行夾克。他想,外面變冷了。他往下看海面,強風激起了泡沫,他覺得很冷。當泰勒傾斜飛行要向最後一個方向搜巡時,他往前看了一眼。一陣紅色的光射向灰色的天空,然後消失了。布萊第在座位上僵了一僵,他拿過控制器並向那個地點前進。他向下飛到五十尺的地方,感覺到下面兇猛的浪正往上拍打著。飛機飛過救生艇再折回來,直到機艙里的人看到它為止。有個男人坐在艇上虛弱地向盤旋的飛機揮手,另一個男人臉向下躺著,動也不動。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