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我是剛從中國來的

第二天放學之後,我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為了確保“首戰告捷”,我邀請了一位比我早來半年多的高班男生給我當“保鏢”。我們出了大門,沿著熙熙攘攘的大街一直朝前走。見到有招工廣告就停下來看看。 

——這家不行。要求白天工作,正好是我上課時間。 

——這家也不行。只要男的。 

——這家麽…,一個小時五百日元,低了點兒。 

拐了一個彎兒,又往前走。這是一張招工廣告把我吸引住了:二十八歲以下男女不限,根據本人情況決定工作時間,一小時六百元。星期天一小時六百五十日元…進去試試看!我毫不猶豫地推開了門,甚至根本沒有來得及弄清這是一家什麽飯館。 


店堂里黑洞洞的。還沒有到營業時間。暗暗的四周散發出一股我十分不熟悉的氣味。我的心開始敲敲,頭上滲出了汗。這時,從亮著燈的廚房走過來一個人影:
 

“有什麽事情嗎?” 

我的舌頭立刻打了結,忘了自己應該說什麽。虧得我的“保鏢”立刻替我開口了:“想找工作。” 

“哦,請坐下談。” 

隨著他的話音,店堂里燈光亮了。我們倆在身旁的飯桌邊坐下。盡管慌亂,我還是匆匆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店面不算太小,木板墻上掛滿稀奇的裝飾品:巨大的木頭刀,叉,木雕的牛,以及狩獵的長矛大刀…特別奇怪的是,每張飯桌的桌面中間,都安裝著一個長方形的鐵盒子似的黑玩意兒。這種東西我從來沒見過。 


那人端來兩杯茶,放在我們面前,並在桌子對面坐下:

 

“你們兩位打算……” 

“不是我,是她。”我的“保鏢”指著我對他解釋。 

那人的目光朝我轉來,我立刻不自主的把脖子縮了進去,用我自己也不熟悉的聲音說:“請您多多關照!” 

“哦——”他答應著展開了一張紙,用手指頭點著上面寫著的一條條字句,開始向我長篇大論的講起來。他講的是什麽,我簡直連一個字也聽不懂,只能猜想,他大概是在給我講解店里對打工的人有什麽具體要求。 

“明白了吧?”我忽然聽見他問。 

“哦哦,大概其吧。”我想扯謊,卻又感到害怕。 

“你不是日本人?”他忽然意識到這一點。我立刻捏了一把汗:

 

“是的,我是剛從中國來的。” 

他盯了我有三秒種,問: 

“剛才我說的那些話,你能聽懂三分之一以上嗎?”他的態度分明帶著懷疑。幸虧他這句話我聽懂了。 

“能聽懂三分之一以上。”我鼓足勇氣撒了個謊。 

“那好吧。你什麽時候能來工作?” 

“我打算,每天下午4點半到10點來幹。行嗎?” 

“就這樣吧。”他又拿出一大張硬硬的紙遞給我:“這是我們的菜單,你先拿回去熟悉一下。” 

“是。”我的心放鬆了。 

“工作從哪一天開始?”他問。 

“後天。行嗎?”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