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夫:《聶隱娘》作者考(上)

《聶隱娘》是讀者較為熟悉的唐代傳奇小說。小說的主角女俠聶隱娘,隱身遁形、刺鷹隼、決虎豹,種種作為,且不說對後世武俠小說在寫法上產生何種影響,甚至小說中一個次要人物的名字——“妙手空空兒”,至今在人們生活中仍還作為熟語使用。可是,這篇小說的作者是誰,卻留下疑問。

60年代之初,我曾因寫論文《裴铏及其〈傳奇〉》的需要,將散見於幾部類書中的《傳奇》散篇輯出,成一部輯佚稿。輯稿的各篇,除校注外,又都有近似於“解題”的簡要說明。輯稿交給某出版社,因為稿本不足十萬字,社方考慮的是市場需要,建議再稿一本內容近似的,我又輯了本《瀟湘錄》。後來,出版社多次搬家,主管和編輯又幾經變動,那部在塵封中的《傳奇》輯稿,大概被作為廢紙處理掉,可謂無疾而終。

這部《傳奇》輯稿中,雖然也列入《聶隱娘》,但卻僅僅作為“附錄”,以示區別。因為,通行的說法為裴铏作,然而,據我所接觸的資料看,說是裴铏作疑點很多。《聶隱娘》的作者,歷來就不確定。以往編錄小說的各種書籍,凡入編這篇小說的,作者署名十分雜亂,歸結起來共是四說:

其一,鄭文寶說。《古今說海》([明]陸楫編)“說淵部別傳家”類,收有《聶隱娘》,作者署:“唐鄭文寶”。《舊小說》(吳曾祺輯,民國二十四年商務印書館出版)從之。以上幾種書,為什麽《聶隱娘》作者署鄭文寶,都沒有說明任何來由。而且,今人也已經無從看到此說的來由。

不過,無論來由如何,此說很難成立。從鄭文寶個人狀況看,可以肯定那是訛傳。其理由是:鄭文寶生於五代後周廣順三年(公元953年),為由南唐入宋人物。而《太平廣記》的編纂,開始於宋太宗太平興國二年(公元977年),次年告蕆。這時的鄭文寶,才是個二十多歲的小青年。按《太平廣記》的編輯體例,他的著作還趕不上入編。據記載,當時也是由南唐入宋的徐鉉,希望這部大型類書能入編他的《稽神錄》,曾托人向主編李昉表示這一意向。可是,李昉以此書不收時人之作的理由謝絕。雖然這只是應付徐鉉的話,也不是鄭文寶的事,但卻說明一點,《太平廣記》不入編時人作品是明確的。而且,論年資,鄭文寶遠遜於徐鉉,《太平廣記》不收他的著作,是確定無疑的了。就此書今天流傳本的篇目看,入編的,雖然也有宋初人的作品,但都不是時人如徐鉉鄭文寶等之作。今《太平廣記》收有《聶隱娘》,遂從側面證明,這篇小說的作者,不可能是《太平廣記》編纂時在世的鄭文寶。

其二,段成式說。《無一是齋叢鈔》(清,輯者佚名)收《聶隱娘》,作者署段成式。段成式是晚唐詩人,與李商隱、溫庭筠齊名,時稱三十六體(三人的兄弟輩大排行都是第十六)。他也寫過不少筆記小說,有小說集《酉陽雜俎》。後來有人編了本《劍俠傳》,收劍俠小說數篇,其中有《聶隱娘》,編者嫁名段成式。中國古代,編與撰二字往往混用,編者也書寫為“某某撰”。此後,人們再於《劍俠傳》選取篇目另編他書時,即一概署名段成式。此為《聶隱娘》作者訛傳成段成式的緣由。故,是說也是訛傳的結果,同樣是不可信的。此外,《綠窗女史》(明秦淮寓客輯)也收有《聶隱娘》,作者署名,因版本不同而有異,有署段成式,也有署鄭文寶。其不足信已如前述。

其三,裴铏說。近年來此說十分流行。可能是由於最初汪辟疆編的《唐人小說》,選此篇,署名裴铏。魯迅的《唐宋傳奇集》未收,汪編是影響很大的唐代傳奇選本,各篇的作者署名,為大多數人所接受。於是,新出版的各種文言小說選本,凡入編《聶隱娘》的,作者一概署名裴铏。此外,學人論著凡述及這篇小說時,亦大都以確定無疑的口氣,說裴铏的《聶隱娘》如何如何。似乎,《聶隱娘》的作者為裴铏,已成定論。

其實,說這篇小說是裴铏之作,依然是有疑問的。此說的根據是李昉《太平廣記》(卷三二六)收這篇小說,篇末注其出處,曰:“出傳奇”。《傳奇》是晚唐小說家裴铏的小說集,這就是近人大多認定《聶隱娘》作者是裴铏的來由。但卻是唯一的孤證。

由於《太平廣記》中《聶隱娘》篇末的“出傳奇”一語,大得近人信從。因這個特殊原由,故在這里有必要多用一點筆墨,考察裴铏及其小說集《傳奇》的一般狀況。

裴铏為人們熟知的唐末小說名家,他的小說集中,頗有幾篇佳作,而且亦有武俠題材的《昆侖奴》等。惜《傳奇》原本已佚。惟其中若干篇,分散入編於《太平廣記》《類說》諸大型類書中。今人只能就這些類書見到各篇,約略測知《傳奇》的概貌。《傳奇》各篇的作者,本身問題也是十分複雜,有的別署作者,亦有他作雜入,《聶隱娘》即他人之作,說另詳下文。前些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出過一個《傳奇》輯佚本,輯者下過功夫,找回幾篇誤傳為他人之作的裴作,但《聶隱娘》也未作區別。

今人系《聶隱娘》作者為裴铏,依據的是《太平廣記》篇末注。而《太平廣記》作為一部大型類書,對保存中國宋代之前的文言小說,其資料價值,為世人所公認。可是,此書各篇的作者署名,卻不能說是絕對可靠的。這里僅舉卷一百五十二《鄭德璘》為例,此文的篇末注為“出德璘傳”。而《鄭德璘》原為裴铏《傳奇》中的一篇,這條注中透露,入編《太平廣記》的各篇,所據並非《傳奇》原本。此外,亦還不排斥其他環節致訛的可能。雖然這只是一般而論,但卻由此說明,《太平廣記》各篇的作者署名,是很複雜的,更不能說就是鐵證,仍有可另作探究的餘地。

既然,說《聶隱娘》是《傳奇》中的一篇,那麽,將《聶隱娘》與《傳奇》中凡可確定為裴铏之作的各篇聯系起來考察,無疑是必要的。一經聯系,至少可以發現如下的疑點。


可疑者一:風格特點獨異。


裴铏《傳奇》各篇:有一個明顯的風格特點,或者說,唐傳奇中他有一種獨有的寫法。這就是他寫女子,都有一段外貌描寫。如果是一般的寫人物外貌,別的作家也有的。裴铏卻有他獨特的寫法,很值得注意,這就是:他每寫女子,總是設置一個特殊的環境背景,以突出人物的風神姿態,相當於戲曲舞台上的角色“亮相”,或影視中的“特寫”鏡頭,故人物形象都十分鮮明。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