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代初,日軍占領砂州,各地學校教育陷入停頓狀態,黃成美與家人隨即搬遷到蘭島邦江的偏遠鄉區務農,而陳育盛則在市區為一位賣咖哩飯的海南籍小販打零工。

「現今的蝴蝶公園,當年有許多小販在那裏進行買賣,而在那個年代,賭博是半公開的合法行業,市區開設了不少通宵營運的小型賭場。我在打工的兩年期間,每天淩晨2時起床幫忙洗米煮飯,4時許即陸續有許多賭客到來吃咖哩飯。」

陳育盛指出,四、五十年代,在詩巫市區開店做生意的絕大部份為廈門籍人士,福州人則多在鄉區割膠或務農,故當年詩巫市區人民普遍以廈門話交流。故此,在市區打工時,那些廈門籍的小朋友都喜歡以廈門話親切地喚他「福州仔」,這也成為他年少時期的獨特回憶。


「日治時期未能如常上學,那些年我都在林曼岸河一帶渡過年少的時光,亦因如此,對這條河自然產生一股特殊的情感,並構成一段又一段難忘的記憶。」

印象中最深刻的是,1943年一天下午在打工過後的閑暇時間,陳育盛與數位常玩在一起的廈門籍少年約好到林曼岸河口對面的一個小島玩,並趁著下午3、4點退潮之際赤腳涉水步行過去。

「記得當年河口對面有個叫浮羅巴比(Pulau Babi)的橢圓狀小島,即現今的Pulau Babi碼頭一帶。早期養豬戶都在島上宰殺豬隻售賣,Pulau Babi的名稱即由此而來。但隨著時間逐漸流逝,小島長年遭受河水沖蝕,數十年後的今天,這個小島已不復見。」

他說,當天一行人在島上打泥漿戰,相互追逐嬉戲,玩得十分盡興。約5時許開始漲潮,朋友們先行折返,他則獨自走在後頭回去。「始料未及的是,潮水忽然高漲,不諳水性的我頓時被嚇得不知所措,慌亂中只能拼命劃動手腳,深怕溺水。」

「慶幸的是上帝與我同在,驚險萬分的當兒,上遊忽然漂來一根浮木。如同握緊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在絕望的困境中看到了一線生機,緊抓著這根浮木,終於保住了性命,也讓我數十年來對林曼岸河依舊難忘。」


在受訪時,陳育盛仍心有餘悸地說,「這是我這一輩子最驚險的經驗了!若非那根浮木,相信就不會有今天的我。而當年仍未信主,在河中猛灌了幾口水後,真的以為自己完了!因為一切發生得那麽突然,當時腦海中混沌一片,根本無法思考。」

19459月日軍戰敗投降後從詩巫撤退,當時正值年少的黃成美與陳育盛親身見證了這歷史性的一幕。

「從林曼岸河望去,兩艘載著許多日本軍官和士兵的單層大船,徐徐從林曼岸河道外的伊干江駛遠,漸漸消失在眼前。這壯觀的一幕情景,在經過逾一甲子的歲月後,仍清晰地刻印在我們的腦海中。」

而今,隨著時代的變遷,林曼岸河終究必須做出妥協,讓步予發展建設的需求。於是,這一條曲折蜿蜒,流過悠悠歲月的河流,終究無法與時代抗衡,黯然地步入了歷史......

過去林曼岸河畔的甘榜艾蒲回教堂旁,設有一個小碼頭。

圖中城市廣場第二期旁的大溝渠,是現今僅存的林曼岸河河道。

林曼岸河是周邊地區與詩巫市鎮水上交通的樞紐,也是詩巫經濟的命脈

圖中後方可見當年的聖心小學與聖心初中木板校舍,座落在林曼岸河畔。

Views: 5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