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你年輕人的記性呀!  我早就說給你聽了。……她…… 她,……隨便要哪一個都可以的。”

他指一下手中的杯子,又指一下床上的煙槍。

我哄地一聲笑了起來,嘴里吃著的飯,也噴出來了。他粗暴地怒喝道,嘴角上濺出了白色的唾沫:

“笑什麽? 難道還不配麽? ……她們比我的命還貴重,比我的……”

氣得上氣不接下氣地,眼睛簡直紅得怕人。

我想這個老醉鬼,真夠纏了,便開玩笑地回答道:

“配呀!  怎麽不配呀!  你老爹的女兒,我還敢不要麽? ”

“那才是話啦!  ”他平住氣坐了下去,又斟一大杯酒喝著, 隨即又說道:“不過目前你只能要一個!  ”

我就故意作難他,笑著說 : “要,那就兩個都要,一個不好玩的!  ”

“那不行!  ”搖著白頭髮的腦袋,又忿怒地站了起來,“那是要我的命了!  ”

“這個老醉鬼!  ”

我低聲說著,放下碗,笑著走開了。

他卻沒有聽見,只是踉踉蹌蹌地追隨在我的後面,帶著央告的語氣說著:

“一個吧!  ……就是一個吧!  ……現在……” “好,好,好。”

不這樣回答,恐怕會纏到天亮的。“到底要哪一個呢? ”

我掉轉身去,指著酒杯說: “就是她吧!  ”

“來,來,來!  ”他抓著酒罐子趕快倒出一杯酒,手抖抖地遞在我的面前,高興極了地喊道:“就結婚吧!  ”

我在心里答道:

“他媽的!  結婚!  ”

然而,在這山間的寒冷之夜,喝一杯把酒,倒並不是一件不愜意的事情,於是,就接來一口喝完了。

老人喜孜孜地拍著我的肩膀說: “這樣我們才會親親熱熱地過日子呀!  ”

隨即理理他的花白鬍鬚,滿足地走開,動手燒煙去了。炙好一個煙泡,用鐵簽穿在槍眼上,剛要放在燈上燒時,忽又取開,揚起眼睛,向我作著安慰的樣子說:

“只要不離開我,以後也可以要這個的。”

我不答理他。掉轉身向著黑暗的角落,摸著下巴,心里想著:

“那還來得嗎? ”

遠離了富有人間氣息的平原和城市,住在這麽冷落的山家店中,同著這麽奇怪的一個老人,當這山風松濤怒吼的晚上,

 

人簡直好像墮入了神話中的鬼怪世界一樣;有些時候,竟然恐怖起來。不過除了他在喝酒的晚上說些瘋話而外,他對我的心腸,畢竟全是好的。白天替他挑擔子,怕我累壞了,總叫我多多歇息,像主人對待小夥計的嘴臉,是絲毫沒有使用出來的。而且在這綿亙數百里全是松林的山中,一時也找不著另外的工作,因此,也就不想離開他了。

在另一個山家店中,碰著一位禿頭的小販。許是由於同行相忌吧,當他同我講到老人的時候,總是說出許多壞話。一開始就揮一揮手:

“你怎麽同這酒瘋子混在一起呢? 這個老妖怪!  這個老魔鬼!  ……”

有一夜,我在他的屋子里烤著火,講閑話,他照例揮一揮手,竟然詳談起老人的生平來了。我覺得一起頭就同老人自家說的不一樣,便驚異地問道:

“他不是說由牧羊出身又做趕馬人麽? ”    

“呸,什麽牧羊,什麽趕馬,那通是夢話啦……醉鬼的糊塗話啦……我聽夠了,……要你才信……。我替他挑過兩年擔子,天天晚上,一喝酒,就這樣說,……就這樣說……他麽, 不是這一帶山里的人,家鄉很遠很遠的。……”

聽著,聽著,我感到非常的驚訝。但這樣可怖的故事,聯系在這麽和平的老人身上,無論如何是不會使人驟然相信的。便趕緊在他說完之後,追問道:

“真的麽? ”

“怎麽不是? 的的確確!  那是他的同鄉人親口告訴我的,還說是親眼看見的哩,別的趕馬人也說是……我一聽見連工錢也不要,就離開他了……這老妖怪!  這老魔鬼!  ”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