écriture's Blog (119)

馮苓植·落鳳枝(5)

得!從此小驢車旁就只剩下這位不起眼的主兒了。

但小驢肉陳卻沒有娶到老婆似乎隨著爹死媳婦兒也就跟著飛了,當然跟著也就把老驢肉陳的孫子給耽誤了。您哪!這小子羅鍋得厲害,彷彿連聲兒也給窩回去了,天生的結巴。沒了那市井好漢給他作主,誰還再願把閨女嫁給這小窩囊廢?

可那位主兒還是視而不見、旁若無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摟著小瘸驢兒哭得更痛心了。致使白三爺一看,得意之情頓時全消,悲切之意片刻即起,眼含熱淚,急切地跨前一步。無語凝視片刻,這才手扶著乾隆爺留下的御拴馬石,強忍哀傷,輕輕地呼喚上了:

「陳爺!……」…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October 16, 2019 at 2:08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15)

6



古泉居茶樓從此在大褲襠胡同就佔有了更重要的地位,老掌櫃也因此而大沾其光。

好您哪!這還不是全憑著人家白三爺嗎?

常言說得好:人比人,活不成。瞧瞧人家白三爺,不但敢選中這麼個窩囊廢當落鳳枝,而且還真讓這歪脖兒樹杈子發了新芽兒。絕啦!老古話兒裡也挑不出這樣的故事,比起他爹來可真稱得起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不信?您就去問問老掌櫃………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8:14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14)

「三爺!」老掌櫃這時才開了口,「瞅瞅這情份兒,您還能不回去麼?」

「您哪!」白三爺哽咽得更厲害了,「真不愧薑是老的辣,可您就不該愣把我往這是非窩兒裡扯啊!」

「不扯?」老掌櫃聲兒也很淒涼。「事兒可就鬧大發了!陳爺不出山,大褲襠胡同可眼瞧著給毀了!」

「那是陳爺的能耐!」白三爺堅持認為。

「瞧您!」老掌櫃有點兒發急。

「憑我白三兒能有什麼本事?」白三爺仍不退讓。…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8:13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13)

「犯賤!」女的當即罵了他一句。

雖然如此,老少爺兒們也受不了啊!等再回到古泉居茶樓上,就變得更憂心忡忡。好在第二天燒餅劉便打聽回消息來了。聽說那騷娘兒們是去動員陳爺參加他們商行的。而那油頭粉面的男匪派兒就說得更絕,說什麼要把陳爺弄出國展覽,要讓美國大總統也拜倒在湯褪驢肉的腳下,並且特地聲明:



「美國的驢比中國多,比中國的好!……」



問題變得更嚴重了,這兩個男女匪派兒要賣國,要把大褲襠胡同的風水給拔走了。於是茶樓之上頓時緊張起來,老夥計們又相聚在一起紛紛商量對策。研討的結果是大家一致認為:關鍵在於必須把陳爺留住,而且盡快地得請他出山!為此,老掌櫃又感慨系之地第一個發言了:…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8:12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12)

5

白三爺似乎玩驢玩虧本兒了……

古泉居茶樓上再沒見到他的身影兒,聽說他把那小瘸驢兒無償奉送給陳爺後,就直奔老城根兒小公園就任鳥協秘書長去了。

但老掌櫃卻總覺得有那麼點不對勁兒………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8:11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11)

老少爺兒們正準備等著一層層揭這包袱皮兒。誰料想,白三爺剛等大夥兒一落座兒,便恭敬地回身看了陳爺和老掌櫃一眼,然後就雙手抱拳,開門見山他說上了:

「謝謝諸位前來捧場兒!我白三兒知道,打從那小瘸驢兒一進陳爺的院子,大夥兒就開始為那十幾萬塊錢兒操上心了!」

開門見山,令人不好意思……

「也說真格的!感謝陳爺信得過我白三兒,這筆錢現在還真在我手上,一共是十二萬六千三百六十六元八角四。另外,又從炕筒子裡掏出了三張大清國的銀票,一張煙兒熏了,一張火兒燎了,一張剩下大半截子!」

一針見血,頓使全場大嘩………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8:10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10)

如今,白三爺要比這些主兒能耐啊!

白三爺卻仍然不動聲色,而且還天天陪著驢財神來茶樓喝會兒茶,好像是天天要來看夥計們的白眼兒似的。任大夥兒再竊竊私語,他都當沒聽見,只顧按祖傳規矩,主子似地伺候著陳爺。這簡直不僅僅是玩驢,而是玩人哪!更可氣的是,那位窩囊主子也仿佛置若罔聞,竟像是離了他就沒法活似的。

這不等於臊大夥兒的皮嗎?

這一天,老少爺兒們便決定動點「真格」的了。因而剛等這一主一僕一上茶樓,大伙兒就逼著老掌櫃親自去「套」一下白三爺的底兒。哪想剛等老掌櫃一開口,這位竟臉上不紅不白,冠冕堂皇地和大家叫上勁兒了:…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8:09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9)

至此,正宗驢肉陳才算得真正橫空出世了……

但令人驚訝的是,正當這位驢財神聲譽卓絕、名利雙收、正可大展宏圖之際,他卻堅決拒絕再次出山,只顧得每日裡守著那株歪脖子樹發懵。任誰來苦口婆心相勸,都始終未能把這位悲悲、慼慼、淒淒、慘慘的「國寶」請出那大門一步。

但是白三爺卻做到了,玩驢終於把這古怪的樹杈子玩出了大門來。

而現在……

老掌櫃一晃腦袋,猛地從飄渺的思緒中轉了回來。四周依舊是亂哄哄的景象,眼前還是白三爺和那矜持的娘兒們久久對峙著。只有那甘當三孫子的小匪派兒像是等不及了,又急沖沖地跑過來問上了:…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8:08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8)

可又有誰能料想到,這位末代驢肉陳的背時運還沒走完。就在他剛要走紅的時候,他那頭瘸腿兒驢竟活得不耐煩老死了。木轆轤車缺了這驢當然拉不出去了。但更奇怪的卻是,這位國寶也像缺了腿兒地開始晃晃悠悠起來,有一天半夜竟遊魂兒一般沒了影兒。等老主顧們再發現他的時候,這主兒已經栽到一個公用茅廁裡只剩一口悠悠氣兒了。

這驢、這車、這人,眼看結著伴兒要全完了……

還有什麼說的?兩眼發直,四肢冰涼,剛等抬到醫院就準備著往火葬場送了。大褲襠胡同裡頓失肉香,古泉居茶樓上立布愁雲。一幫虔誠的驢肉愛好者只好忍痛節哀,張羅著提前為這位背時的主兒操辦起後事來。

總不能讓他油漬麻花地去見老祖宗啊!…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8:03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4)

也是傳說。據說到「老佛爺」修萬壽山那陣子,湯褪驢的老主人臨死已為三個兒子留下了萬貫家產。但兄弟間寧可不要百畝良田、半街鋪面、無數金銀、數座宅院,就是拚死拚活要爭那鍋聞名遐邇的驢肉湯。到後來,哥兒仨竟爭得頭破血流反目成仇,官司直打到慈禧老太后大紅人兒李蓮英的門下。還是據說,這位大太監一輩子就辦了這麼件好事兒,他主張長兄嫡傳,才避免了三兄弟砸鍋漏湯的悲慘結局,使老北京的老主顧們保住了這點兒口福。

從此,青龍橋的驢肉就更引得「京師萬人饞」了。…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56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3)

呵!大褲襠深處開鍋了!



但這位主兒對此卻置若罔聞,如入無人之境,只顧抖動著兩條羅圈腿兒,圍著那頭小毛驢兒轉。漸漸地,他竟在一片嘈雜的哄鬧聲中站住了,輕輕地摩掌著小瘸驢兒的脖子,紅眼邊裡還撲簌撲籟滾出兩行熱淚。

老掌櫃望著望著,似看到眼前那兩條線頭兒猛地撞在了一起,好像有兩頭驢影兒也跟著碰合了。老掌櫃再一晃悠腦袋,心裡透亮了,竟不由地自言自語嚷嚷上了:

「我說在哪兒見過這頭小驢兒呢……」

「可那頭早死了。」白三爺在他身後微笑著糾正。…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55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2)

小夥計吆喝著一答應,白三爺便一甩手兒踏進了多年不進的古泉居茶樓。

二三十年了吧,朦朦朧朧,似乎眼前一切依然如舊。但仔細看來,恍恍惚惚,又好像四周有點什麼異樣。說不清,道不明,只覺得胸脯子裡頓時湧上一股熱乎乎、酸溜溜的滋味兒,拌著、攪著,直戳心窩子,直衝眼眶子。

一時間,白三爺有點呆了、傻了、蔫了………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54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落鳳枝(1)

引子



玩鳥,堪稱這塞外古城祖傳的一絕。

無論是老幫子還是新派兒,一經玩上,便終生有癮,而且越玩越有板、有眼、有譜兒。您瞧!前些日子老城根兒小公園內一驚一乍,鳥友們競又順應潮流玩出個愛鳥者協會來。

得!有廟就得把神搭配齊了。

為此,當主席和副主席選定了,鳥友們就開始為鳥協尋訪位叫勁兒的秘書長。但不知為什麼,挑來挑去,大夥兒竟挑中玩鳥純屬玩票性質的白三爺。更令人不解的是,這小子近半年:更難得露面兒了,可鳥友們卻仍一致認為:鳥協秘書長非他莫屬。…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54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20)

宗二爺泣不成聲,小妞子也突然異樣淒慘地叫了一下。果然這一切感動了老爺子。這垂死的人兒,竟忽忽悠悠地睜開了渾濁的雙眼,驟然鬆開了死鳥兒,一把就握住了宗二爺的手,叨騰起最後一口氣兒,終於吐出了他久久要說的一句話:

「生、生我者父母……知、知我者宗二爺您、您……」

「您、您可不能這麼說,全、全怪我來晚了呀!……」

「情,我領了……我、我死了後,『涿州馬』歸、歸您……還有那乾隆年間的……鳥食罐兒……也歸您……」



「不!不不!您不能扔下我們呀!」…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49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9)

也難怪呀!就是大夥兒不嚷嚷,這事兒能包得住嗎?關老爺子本來就是這老城玩鳥兒的祖師爺,加之前些日子老閨女的猝死,虯龍爪下的鳥葬,眾鳥兒的爭唱哀曲,老頭子的哭哭啼啼,小青年的前來助興,民警的出面干涉,早已使老人家聞名遐邇,何況又出現了隻新丫頭,產生了這起死回生的奇跡,有誰能漠然無視不去趕這個樂子呢?

今兒早上天不亮,關老爺子的大門就讓堵上了。雖然宗二爺早有先見之明,摸黑就派侯七架著「老西子」來把門了,可這又能攔得住誰呀?最後還算大夥兒尚能通情達理,答應一撥兒一撥兒輪著進去。喝!這一下可熱鬧了,要是賣門票準能發財。可侯七今兒個正派,只收推辭不掉的煙卷兒。…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49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8)

鳥兒能叼回人的魂兒,這又一次得到了證明!可不知為什麼,老城根兒小公園卻由此蒙上了一層陰影。

又過了兩天,高樓層下的鳥友們又聚會到小樹林裡來了。環境越來越好了,可大伙兒的心裡卻越來越不是滋味兒了。誰都覺得有股彆扭勁兒,可就是琢磨不出個道理來。只覺得聊天沒勁兒,喝茶沒味兒,玩棋甩撲克缺氣兒,看著鳥籠子就愣神兒!

這是怎麼和怎麼回事兒啊!鳥的樂園裡一會兒冷冷清清,一會兒鬧鬧哄哄,一會兒嘻嘻哈哈,一會兒驚驚乍乍,一切全亂套了。瞧瞧吧!老閨女死了,本該小妞子露臉兒了,可偏偏又蹦出個新丫頭來!

唉唉!人生就是變化無常,到哪兒都缺少著清靜。…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46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7)

只見這形容枯槁,弱不禁風,猶如幽靈似的老爺子,今兒個似乎借了點陽氣,在眾多的兒子、女兒、媳婦、女婿的攙著、架著。托著、支撐下,竟又來到這愛鳥者的樂園裡了。臉兒特瘦,老人斑特深、嶄新的銀灰色中山裝罩在身上,支支架架,鬆鬆垮垮,把他裝扮得就像個新糊的紙人兒似的。但那深陷在皺紋堆裡的眼睛,卻透過一層渾濁的老淚顯得異常亢奮、乖戾、有神兒。右手小拇指上那二寸半長的長指甲翹著,剩下那四個爪子似的指頭,卻牢牢提著那古老破舊的「住涿馬」,一個勁兒地搖晃,一個勁兒地顫抖,似少氣無力,又似激動不安。但鳥籠子罩著鳥籠套,誰也不知道裡頭藏著什麼玩藝兒。

小樹林裡靜得怕人,連眾鳥兒也被這種神秘的氣氛壓得寂然無聲………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44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6)

人就是這樣一種奇怪的動物,一聽關老爺子落了這麼個下場,剎那間把他過去那些膩歪事兒全忘了,心裡只留下了老頭子往日的好處。大夥兒眼望著宗二爺落淚,甭提對這厚道人兒多敬重了,頓時都跟著鼻子發酸。也不知為什麼,越在這時候,大家就越看著侯七不順眼。怎麼著?瞅見老頭子不行了,連宗二爺也不放在眼裡,瞅機會就只顧自己往高枝兒上攀?

而侯七卻彷彿是個不識眼色的傢伙,不瞧大夥兒,而只顧瞧著宗二爺,大有功臣勸駕之勢,冷不丁出人意料地來了一句:

「二哥!還等什麼?這小樹林從今後不就是咱哥兒們的天下了!」…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44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5)

小樹林裡,涼風習習,樹影婆娑。遠望一汪湖水,倒映出藍天白雲;近看石帶橋畔,襯托出花紅柳綠。眾鳥友把鳥籠子各撿個樹杈子一掛,便互道寒暄,又別有一番滋味兒在心頭。就連眾鳥兒隔著籠子相見,也似乎感到格外的新鮮和激動,一齊扯開嗓子你唱我和,甭提有多熱鬧了。嘿嘿!眾鳥家這個愜意勁兒啊!家裡頭能行嗎?老伴兒嫌礙事,兒女們嫌礙眼,到哪兒去尋這份樂子?

這不全靠人家宗二爺那副熱心腸嗎?厚道,能耐,到哪兒去找這樣「兩味俱全」的人物?

瞧瞧!人家不但給大夥兒爭回了地盤兒,而且把湖邊兒的長椅子還爭來了好幾把。這張小石桌子該多沉啊,人家就連這也能挪到小樹林裡,今後這樂子就更多了,守著鳥籠子就能聊會天兒,喝會茶兒,打個盹兒,擺盤棋兒,摔兩把撲克兒,這難道不是神仙過的日子嗎?…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43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4)

不大一陣子,小樹林中,虯龍爪下,便突起一座鳥的新墳。半拉磚頭就當立了碑,一塊石板權當了供桌兒。一葷一素鳥食兒左右擺著,開瓶兒的二鍋頭就擱在正中央、滴水不漏,還讓朋友們盡什麼心?剛等老爺子顫巍巍走在鳥墳前,趁四周的人兒都蜂擁著圍了上來,宗二爺便又厚道地退了下來。

關老爺子這份感動吧!竟又兩腿一軟,撲倒在虯龍爪下嚎上了……

似乎還缺點什麼?哀樂!宗二爺即使躲在人群後頭,也還在事事為關老設想。想到做到,順手便摘掉了自己的鳥籠套。小妞子一上午都沒見天日了,這一瞅小樹林裡這份熱鬧,剛一得著主人的訊號,扯開嗓子就叫上了。其他掛在各樹杈上的鳥兒也早就憋得慌了,聞聲而動,紛紛爭鳴,剎那間啼聲婉轉,盈滿樹林。喝!小樹林裡這份熱鬧啊!老頭哭,鳥兒叫,圍觀的人們鬧鬧嚷嚷,使老城根兒小公園出現了空前熱鬧而壯觀的場面。…

Continue

Added by écriture on February 22, 2019 at 7:4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