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韵是指族韵、情韵、节韵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11, 2021 at 4:29pm

左秉隆·園多異木奇果編以成詩

林園小小樹叢叢,扇樣芭蕉塔樣松。

果熟蠻頭壓簷綠,花開火焰照窗紅。

饑猿引臂偷山竹,渴鳥攀枝啄水蓊。

豈獨檳榔高百尺,波羅蜜大與瓠同。


左秉隆: 字子興,於1881—1891年任駐新加坡領事,1907—1910年任駐新加坡總領事,前後駐節新加坡10餘年。左秉隆是清朝同文館的高材生,同文館是培養外語和外交人材的學府,因此左的英文很好,曾隨清使臣曾紀澤出使英國,任翻譯官。左秉隆是清政府中比較通曉外交事務的官員,他任職期間做了一些好事,如:關心華僑疾苦,阻止新加坡販運“豬仔”華工的活動;發動華僑募捐賑濟祖國自然災害;最為突出的是積極傳播中華文化。他辦“會賢社”,每月出題課士,宣傳儒家思想,成立“英語雄辯會”,每周辯論一次政治、社會、文化等問題。他還大力提倡中文教育,支持創辦義塾,加強華僑與祖國的聯系。左秉隆的所作所為頗得上司好評,華僑社會對他任內的政績也有相當贊譽。(見:http://sg-jiutishi.com/)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5, 2021 at 8:59pm

曾仁青整理·謝九客家山歌《九伯後生下南洋》(27-28)


(廿七)


呼天喊地爺娘親,子蠻報恩親過身;

都講命苦衰過人,爺娘有靈冒激心。


(廿八)


你仔有命一條龍,話講青山愛保留;

轉日吾怕冇柴燒,有日變條過江龍。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3, 2021 at 10:49pm


春節添道美味:南洋炸香蕉

沙巴邦國最北鄉古達,也是馬來西亞最北鄉,有位從事酒店業的海南族人領導孫家謙甲必丹,今年收到海南島鄉親來訊:歡慶春節家中團圓飯,佳肴要添一道南洋美食,需要孫家謙給他找佐料,同時用視頻微信指導他們怎樣炸這道美食。進一步弄問清楚,原來是炸香蕉。這家鄉親之前到過古達省親,吃了沙巴的炸香蕉後念念不忘。可是,一直也很困擾:海南島也有香蕉啊,用面粉油炸後,怎麼就是軟趴趴的,一點也不像沙巴的香脆好吃。後來搞懂了,是佐料不一樣、用油不一樣的關係。炸香蕉在馬來西亞其實擁有”美食文化遺產“的地位,只是我們都覺得太尋常了。有時候走下一條街,有三間店就有三檔炸小吃。對我們本身是極普通。可是,對遊客來說,真難忘啊。
(原載2019年3月29日臉書)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2, 2021 at 7:22pm

曾仁青整理·謝九客家山歌《九伯後生下南洋》(23-24)


(廿三)

亂世時局人驚人,吾知對方鬼系人;

生死關頭一線間,風吹草動作飛人。


(廿四)

戰機炮火四面攻,走死妹命兩頭踵;

門外風飄柴又濕,餓到一身發冷震。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1, 2021 at 9:52pm

胡超球·偶登居鑾山寫此


三年匏繫瘴江濱,難借長風奮出塵。

歲月寬閑空伏櫪,英雄筋骨愧勞薪。

壯懷老我登高志,捷足輸他履險人。

莫怪山程非坦道,巉岩面目本來真。

《南洋商報》1948年10月19日第9版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May 29, 2021 at 5:11pm


曾仁青整理·謝九客家山歌《九伯後生下南洋》
(17-18)


(十七)


發冷發熱吾曉退,豬股蓮同海薯藤;

一齊煲水氣沖身,谷出汗水病就除。


註釋:

豬股蓮 - 生長在小山坡上的喬灌植物

海薯藤 - 生長在海邊的爬藤植物


(十八)


奇難雜症醫人窮,焦仔頭那博毒丁;


烏蟹同煲生熟地,兩服落肚就斷根。


註釋:頭那博毒丁 - 頭顱生瘡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April 18, 2021 at 2:47pm

西爾瑪·拉格洛夫·如果這里不是貧瘠的沼澤地

既然自己的孩子沒有一個願意回來接管農莊,讓農莊荒蕪大概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了。她並不在乎自己變窮,因為她向來不重視自己所擁有的東西。但是使她深感不安的是怕孩子們知道她正過著貧窮的生活。 

“只要孩子們沒有聽到這些情況就好!只要孩子們沒有聽到這些情況就好!”她一邊步履蹣跚地走過牛棚一邊嘆息道。

 

孩子們不斷地給她寫信,懇求她到他們那兒去,但這不是她所希望的。她不願意看到那個把他們從她身邊奪走的國家。她憎恨那個國家。

 

“可能是我太糊塗了。那個國家對他們來說是那樣的好,我卻不喜歡,”她說,“我不想看到它。” 

她除了思念自己的孩子以及思索他們離開家園的原因外,其他什麽也不想。到夏天來臨的時候,她把母牛牽出去,讓她在沼澤地上吃草,而自己卻把雙手放在膝蓋上,整天坐在沼澤地的邊上。回家的路上她會說:

 

“你看,大紅牛,如果這里是大片大片富饒的土地,而不是貧瘠的沼澤地,那麽孩子們就沒有必要離開這里了。”(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906,第17章,四月十四日星期四)

                                                                                                                (Alberta, Canada)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April 10, 2021 at 12:34am

陳明發《沙巴·落日文旅》

落日是最奧妙的文化旅遊產品之一。

自從智能手機的攝影功能越來越好以後,大自然現象成了許多地方的“無本生意”;人們怎麼拍,落日都不收人一分錢。攝影公會的發燒友,想拍美女送日圖,聘來的模特兒要求出鏡費各異,合作的意願也各異,落日完全沒意見。


有生意頭腦的人,則懂得設計各色體驗服務,例如,一邊賞景,一邊喝冰凍鮮椰子水,吃本地食材三文治,另一邊,提供WiFi,讓賞日者可立即把拍好的照片發到社媒,等著收集網友羨慕的“讃”與表情符號。

有位沙巴Murut族朋友,還不時辦夕陽沙灘舞會,成了我一部小說的第二男主角的原型。



地方創生,可以玩得很大;最重要的,是把它玩得很有趣、很讓人難忘,回去有故事說。


全世界淩晨昇起的,是同一顆太陽;傍晚落下的,也是那同一顆太陽。看日昇日落的,卻是千千萬萬不同的眼睛;感受到的,是他/她對所在地方體驗到的事事物物的記憶。


誰也帶不走那一顆還得留在宇宙,等明天淩晨再度昇起的太陽;帶回家的,是個人在那兒所經歷的故事。


地方創生經營者,便是給他們準備好體驗叙事的人。


在國際旅人與攝影家心中,丹絨亞路海邊落日(見圖/愛墾網攝影)大大的有名。我過去陪友人去觀賞過幾次,但不是每一回都看得到像社媒上發佈的落日那麼完美。這多少得說緣份。


有三兩回,正當紅噹噹的大太陽要落到岸外海島背後,不巧那魔法的一瞬,卻偏偏讓一大片烏雲給搶去舞臺,沒法子見到大火球迅速降下的悲壯美姿。


還好的是,這一刻可觀賞夕陽和烏雲分享舞臺,呈獻餘輝給黑雲層編織金光花邊的特效表演。


不妨取個劇名“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


算是臨時換個劇目吧,講一個即興的故事,要不有欺場的嫌疑;不是說好是世界級的日墜美景嗎,怎麼沒有期待中大家張大嘴巴嘆口氣的那一幕?


這時候,我個人還有另一種敘事情趣,就是看異國三代舉家出遊的親子樂,往往比夕陽時分還要暖煦。我聽過有位學前小孩問道:“那太陽去了哪里?”爺爺答道:“天黑了,他得回家去洗澡去。”


沙巴海岸線特長,很多地方都是欣賞落日的好地點,包括亞庇市區的海濱木柵步行道,市北的丹絨力拔海邊/里卡士海灣。


因為地方創生的鄉野調查工作關係,有機會在沙巴亞庇市區與婆羅洲最北陲鄉鎮古達小住過,天氣好時,不外出去海邊吹吹風,僅僅呆坐在旅棧玻璃窗前,看著夕陽一分分沈墜海裏,真有天地人一體的完滿感覺。(July 1, 2014)

在《愛墾》觀賞沙巴落日照片~

1 https://iconada.tv/photo/henry003

2 https://iconada.tv/profile/HarryQuahkezhaoxing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April 3, 2021 at 7:13pm


富文鄉中心小學

《我和我的家鄉》的《最後一課》單元裏有一所外表看起來流光溢彩的小學(下圖),它就是來自浙江省會杭州淳安縣的“中國最美鄉村學校”——富文鄉中心小學,現在成了遊客們的打卡聖地。



曾經,淳安不少小規模鄉村小學因生源實在太少,陸續被撤除、合並到中心小
學。這也正是《最後一課》裏,范老師給孩子們上“最後一課”的故事背景……

夢幻般的校園背後,是一場鄉村教育的顛覆性變革。


2015年,杭州市教育局由蔣莉牽頭,曾在淳安、建德、桐廬三縣開展了為期一年的農村小學校發展情況調研。

162月,淳安縣富文中心小學被列為綜合改革項目首所試點學校。專家、學者、設計師實地察看調研,對接農村教育需求。

1711月,整體改建項目正式啟動。第一步是重構學習空間、活動空間和生活空間,要打造一個更讓孩子們喜歡、更適合孩子們成長的校園。

181015日,淳安縣教育局與21世紀教育研究院正式簽約,要以用五年時間,進行一場顛覆性的教育改革,下放自主設計辦學路徑權、工作時間權、自主分配辦學資源權等,以迅速提升辦學質量,走出中國農村學校“小而美”的新路徑,為鄉村振興注入持久動力。


改革步伐之大超過想象


主要執行者校長姜蔚穎用更直觀的行動解讀了“辦學自主權”:學校不再參與縣裏聯考,而選擇制定更適合鄉村學生“生活教育”的考核指標。


除了自由運動和閱讀,學校不再設定固定的上課時間,每個班2名老師包班,負責上語、數、英、科所有課程。課堂長度完全由老師根據上課內容和孩子的接受程度而定。


與其他學校相比,富文的學生每天多了三種課:自主閱讀,自由活動與自由運動各一小時。


教師業績考核不再以成績為主要指標。與孩子談心30分鐘,與家長談心30分鐘,與崇文或長江實驗小學的老師一起研討一個問題孩子,都將獲得一個“考核分”。


“我們要改變的是體制和機制,讓老師願意改變、願意自我學習、願意為孩子付出。”姜蔚穎說。



改革已初見成效


有了實效。根據學校對畢業生學習情況跟蹤的結果,目前每年從學校畢業的孩子考入縣省一級重點中學的人數保持在60人左右;學校拿下了縣中小學生科技節獎項20餘個,縣中小學生藝術節獎項8個,其中一個節目被選送至杭州市中小學生藝術節,獲二等獎;定期收集的《學生心理狀況量表》反映,孩子們為交到親密的朋友而欣喜,對自己的學習生活充滿了希望……


“增加10%以上本地生源”是5年目標之一,除提前實現,還吸引了全國學生前來就讀。


小歡喜是富文鄉小學生源版圖上最南邊的一個,來自深圳。媽媽鄭女士帶著外公外婆一起搬到了富文村租房子生活,她陪讀,老人則到安靜的鄉村養老。“這裏是我想象中教育的樣子,讓孩子葆有天性。小孩嘛,慢慢養。”


舉家來富文租房陪讀的外地生源家庭達到了9戶,杭州市區的、寧夏的、黑龍江的、上海的等等。


“下半年學生人數已經有近130人。”姜蔚穎說,“如果沒有改革,這個數字可能已經降到100人以下了。”


更有意思的是,學校還成了鄉裏的一塊招牌。不斷有家長和遊客慕名前來“中國最美鄉村學校”打卡。


據富文鄉統計,學校改建完成以來,省內外來校參觀考察的有236批次5182人,來校研學的有17批次1070人,假期自主參觀人數累計已達18377人。由此帶動的是,近千人次到周邊住宿、用餐、采摘、遊覽,周邊旅遊經濟因為“網紅”學校得以一振。
(部分綜合自杭州日報)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April 2, 2021 at 12:28pm

陳明發《親情·鄉思·族譽·國名》

中國電影《我和我的家鄉》是一部集錦喜劇片,由《北京好人》、《天上掉下個UFO》、《最後一課》、《回鄉之路》與《神筆馬亮》五個單元合成。

影片在2020101日國慶上映,向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成果獻禮。

片子在20205月開機,採用與前作《我和我的祖國》相同的製作模式,由張藝謀擔任總監製,寧浩擔任總導演,張一白擔任總策劃,寧浩、徐崢、陳思誠、閆非及彭大魔、鄧超及俞白眉聯合導演。


影片通過五個故事單元,講述了發生在中國東西南北中五大地域的家鄉故事。

該系列續作、建黨百年獻禮影片《我和我的父輩》預計於2021年國慶檔上映。


2020-10-13《人民日報》評議《我和我的家鄉》說:“真情描繪小康生活美好畫卷,熱情謳歌脫貧攻堅偉大成就,是思想性、藝術性俱佳的文藝精品,取得了口碑和票房雙贏,實現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成為又一部現象級電影作品。影片的成功為主旋律創作帶來諸多啟示:

一、是愛國主義永遠是電影創作的主旋律,

二、是人民是電影創作永恆的原動力,

三是在以小見大中不斷創新藝術表達,影片才能贏得觀眾的共鳴與共情。”

(資料參考/引述《維基百科》)


2020年,全球正困頓於冠病疫情中,至今尚未脱困。

反觀中國雖從農曆新年前即全國封鎖禁足,唯數月後逐步重新開放,最後全民脫下口罩,標誌抗疫成功。

《我和我的家鄉》在人們久離娛樂後的關鍵時刻上映,又遇上國慶黃金檔期,賣座是肯定的。最重要的是,電影富含“親情·鄉思·族譽·國名”的感性元素;放在全人類抗疫的背景前,這份情愫顯得特別的“文化自信”。(2.4.202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