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魯達·愛情的十四行詩選之二十九

妳來自南方貧窮的屋子,

來自地震與酷寒的荒原,

那兒的神旋轉著走向死亡,

教會我們向粘土找生活。

 

妳是黑粘土造的小馬,是黑泥

造的吻,我的愛,是粘土造的罌粟,

是黃昏的鴿子在路上拍著翅膀,

是箱子裝滿我們童年的眼淚。

 

小寶,妳保存著貧窮的心,

熟識沙石的貧窮的腳,

以及妳不常有面包糖果的嘴巴。

 

妳來自貧窮的南方,那是我靈魂的故鄉:

妳的母親依舊在天上跟我母親

一同浣衣。我為此選妳作伴。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7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May 28, 2024 at 11:00am

愛墾評註:當大叙事失效,回歸個人的小叙事進場

對比两岸不同時期,但有同様的個人際遇的作品。看得出前者對後者的影响。

紀弦·狼之獨步
 
我乃曠野裡獨來獨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沒有半個字的嘆息
而恆以數聲淒厲已極之長嗥
搖撼彼空無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戰栗如同發了瘧疾
並颳起涼風颯颯的,颯颯颯颯的
這就是一種過癮


朵漁詩選·高原


當獅子抖動全身的月光,漫步在

黃葉枯草間,我的淚流下來。並不是感動,
而是一種深深的驚恐
來自那個高度,那輝煌的色彩,憂郁的眼神
和孤傲的心。

大叙事案例:

孫文波·回旋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23.民族虛擬式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May 28, 2024 at 8:16am

孫文波·回旋

我們知道他走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這黑夜中的老人,太陽的另一面,

他帶來的不是溫暖,而是

過於灼熱的光芒,我們看見,

他走過的地方石頭像流水一樣溶化。

歌唱的鳥傷了喉嚨和翅膀,

紛紛從高空降落,或者四處逃散。

 

在遠方,在幾重大海相隔的遠方;

正浮現出年輕人的吶喊。

石牆圍住的地方被徹底推倒,

眾人像螞蟻一樣遷移。

並且不是為了一對夫婦的死悲傷,

是徹夜歡呼,他們似乎變得殘忍,

但其中找到的是無數殘忍的理由。

 

我們的理由已經喪失了,在城市

信仰聳起的牆已日益強大,依靠它,

更多的人們被告知:一個

十幾平方米的家族以安頓全部幸福,

只空出一個廣場,在節日

由花朵和焰火點綴。

這樣,一切就都會發出絢麗的閃光。

 

垂死的人的回憶也包括在這裡面,

現在已經表明:他們需要回憶;

曾經有過的漫游,曾經有過的貧困,

還有一度是朋友的大不義,

不過驕傲就來自於此;

是可以向刃誇耀的金箭一樣的財富,

也可以向人射去,使他倒地。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May 28, 2024 at 8:16am

廣泛的、純粹的美好有什麼用?

那是舞台上的事情,神的許諾。

神的許諾何時實現過了?

我們還能否這樣思想,這樣等待?

不能,又把自己的頭轉向什麼地方?

有人已經從羔羊得到了啟示;

那潔白的、溫順的羔羊!]

 

鐵鎚和鐮刀、星星和月亮。

這是何等的同樣的角度,

與十字架的高度相仿。

它們帶來的力量在這裡變得堅挺。

使世界的一半可以拒絕另一半。

使這樣的話可以成立:

後退,就是前進。

 

別人的前進是什麼?是抹去蒙上的羞恥

黃金鷹冠上的灰塵和血跡。

是喚回自己的預言者;

他們離開的年代很久遠了,

但他們不屈不撓的智慧,

帶來了一個城邦的崇高,

偉大的、讓一切邊界敞開的榮譽。

 

更早的哲人是否想到過這些?

轉播福音的哲人死時悲慘。

建造天堂的哲人終身無法返回故居。

還有阿爾戈英雄的兒女們,

他們知道黃金之蜜的流淌卻無力獲得。

在我們的思想裡,這些

都是幻影、失敗和消失。

 

失敗呵失敗,消失呵消失

當精神追逐著精神,還有誰,

能夠使溶化的石頭重新復原?

使鳥兒再次振翅和歌唱?

沒有了。我們靈魂的狂喜又怎樣選擇?

我們能不能說:焚燒就是光明。

就像赫拉克利特說他醒著看見的一切?

 

1990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September 16, 2015 at 10:56pm

聶魯達·戰爭

來,委地的帽子,

眼鏡的遺冢,還有

男男女女,城鎮,

從灰燼裏站起來,

來看這滲透

淚水的一頁手稿。

 

來,黑色的雪,西伯利亞

不公的孤獨,

殘余的悲痛,

當鐐銬散開,

當濃稠的黑夜

在義人身上散成霧,來吧。

 

空中殺手燒成焦碳的

亞細亞木偶

擡起你空洞的眼,

再也看不見女孩的腰

離開你而焚燃,

在火墻下,或者

死亡的稻田裏。

 

獨自焚燒的物什

就在遇難者身邊

許多人逃不出生天,

我盡管活下來

也覺得羞愧。

 

燦爛陽光下

晾曬的衣裳

教我想起斷了的腿

再不會伸進褲管的臂

受淫辱的身軀

和割裂的心,

 

鞋的世紀裏

世界擺滿靴子,

而許多許多腳

卻已毀於冰霜、火焰,

瓦斯和利斧!

 

背上那麽沈重的擔子

不斷的懲罰,

壓彎我的腰:

我付了大代價學會如何接受

每種不可解的死亡,

接受不必要的

犯罪的悔恨:

在殘酷的暴行之後,

在緊隨的報復之後,

也許我們誰也不算清白,

因為許多人失去生命

而我們繼續存活。

 

也許是我們剝奪了

至愛骨肉的生命。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