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有一股超然的魔力。 

我与大自然应该有一个相同的磁场。我喜爱登山涉水;喜爱绿野森林;喜爱曼妙的树木与野花;喜爱寻幽探秘,尤其是探索原始森林。这么多年来,我频频的走向她的怀抱。而每一次,都有脱离尘世的体验与欣喜。

这一次,我走向她最深邃的心脏,登山涉水寻访,去打探一个处女林的生命奥秘。

绿野深处,可有梦里飘渺的仙踪与精灵的足迹?

(烟雾迷蒙的山野·影中人本文作者許心倫)


其实,这神秘的处女林,是座落在一个位于水平线千多尺高的深山里。那是一座不很高的山,但四周长满树木藤蔓,油绿茂密,阴暗丰盛。 

我以两个时辰攀上了这座非常陟斜的高山,一路气喘吁吁。然而,目的地尚在云深不知处。

那深山里有一间我要寻找的小屋。 

 

啊!路牌!

一个以小木板制作的箭头,歪歪斜斜的插在一条小径旁。箭头指向左方一个阴暗的入口。残缺发霉的木牌显然封存着一个烟源久远的遗痕。

 

进入小径后,才惊愕的发觉,这路是人们曾经以缓慢与踉跄的脚步,陆陆续续,经年累月的走出来的。一步一脚印啊,有路人早已把路上的草丛踏成了深陷的泥路。我甚至相信最早在此寻幽问道的那些人已作古。

然而,小径布满野草,隐隐约约的,似有似无。


(左上)我有隐形术。不怕。
(右上)我有一条大披肩。不会冷。
(左下)我的两粒大眼睛是用来吓唬蝙蝠的
(右下)我很精致哦



在这弯弯曲曲的小径上,只见右边是长满各种各类野菌植物的山壁,一片青葱油绿。左边则是一失足就会令人粉身碎骨的山崖。山崖里,树木参天,肥壮的藤蔓如蟒蛇倒挂,扭扭捏捏,闲闲荡荡的披勾在树干上。有一种蕨类植物的叶子,一片一片重叠的张开着,像一把大阳伞,在深山里到处张扬其独特的丰姿。

吊诡的是,小径上有许多庞大的石头!它们像大肚子的弥勒佛般,东倒西歪的斜躺在路边,一粒粒形体粗旷的犹如一个大油桶。小径就绕着这些大石头与山边前进,形成了弯弯曲曲的走道。

 

深山有大石,那还是第一次见识。果然是少有人烟的神秘大地! 

由于小径潮湿阴暗,只见每一粒大石头上皆长满了如地毯般厚重的青苔与优雅可爱的蕨类植物。 

造物者真是神奇,她把森林设计的如此苍翠蓊郁,生机勃勃,然而,四周却是静悄悄的没一点声响。是午间时分,深山里的万物生灵皆在午睡吧?

虫影无踪。 

小径不断蜿蜒而上,四周尽是綠色的树木藤蔓,地上則鋪满了焦黄干瘪的树叶。

看不见太阴,尽是参天大树与藤蔓。山顶有一小平原,终于可以接纳一间小小屋。今时今日,小径已被野草封闭了吧? 无法再度寻访。

 

走了大约1公里,眼前驟然出现了一粒大如《靈鹿》汽车的圆石。圆石上没有青苔,却嵌着一副‘画’。那是一幅‘浮雕’作品。只见画面上浮起了无数卷帘邊的小白花,圓圓的外形大小不一。画面的色调是一片色度深重不均的褐与橙。这无疑是一幅由大自然之手所布局的抽象画!照我猜想,这幅画的作画年份应有上百年的时光吧?

就在此地,于大圆石的上方,愕然的出现了一片明亮的天空!

(左上)上帝给我2两粒大眼睛。让我能保护自
(右下)你说我像什么?
(左下)哎呀。我被攻击。断了翅膀!
(右下)我会变成树皮哦

 

啊!从圆石的顶端向远处望去,我看见了那一所屹立在山头上的小白屋! 

小白屋是一间浮脚楼式的板屋﹐门前嵌着一連5尺高的石梯﹐一看就像一间马来高脚屋。而屋前的斜坡,则以形状不一的大小石头推叠成歪七杂八的梯级。此高低不平的石级甚难攀行,但富有堆叠艺术的味道,可说与四周的环境结合的天衣无缝,合而为一。

 

据说百多年前,山下有一群外国传教士寻进了这山里,在这儿建立了这所富有本地马来色彩的别墅。建屋的原料还是取自山里的树木与泥土。传教士们肯定是欧人。他们为了躲避山下炎热的天气,不辞劳苦的寻到了一个没有人烟,与世隔绝的深山里砍树伐木,搬石运砖,搭墙建屋,于度假期中过其隐士般的生活。最終,他们连水供与电流也接到了山上。

人定胜天啊!有一天,彼等的追隨者更把卫星电视转播器架在了此间小屋的屋顶上!

 

深山里的文明设备,终让人类有了生活上的方便与物质上的满足。一方面需要宁静,一方面向往舒适的生活,这就是万物之灵的矛盾与豁智吧?

而山里的爬虫走兽,不知已否被这人类夸张与吵嚣的行為吓的奔向更深更远的山林内陆避难? 

 

黄昏将至,太阴快要落山了,天气突然转凉,原来这时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团迷朦的白雾,把高山与小屋笼罩。一时,我还怀疑是置身于一个蓬莱仙境裡呢! 

白雾如轻烟,飘进了每个空间,感觉冰冰凉凉的。 

当太阴下了山,天地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这时,唧唧的虫声如正要开步迈进的军乐,声量由轻至重。此刻,只觉小虫们个个拎了乐器,踉踉跄跄的從草丛裡出来排阵,大家东唧一声,西唧一声,你吹我弹的,就那麼怡然的奏起了很原始的大地乐章。

 

唧唧唧、嘀嘀嘀、哔哔哔、唏唏唏、呖呖呖,没有旋律,只有单调的音阶。这就是可爱的虫儿们的单拍大调,虽然不动听,但听久了,卻有一种催眠的功效。 

黑夜,是昆虫的世界。这少有人烟的深山就是它们最美丽、热闹与原始的家园。

我在唧唧呖呖的虫声中进入了一个诡异的梦乡。我梦见四周尽是树叶在飘荡,虫儿在疯狂的歌唱。。。

Views: 4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