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1)

克拉弗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誰也沒有打招呼,她就跑到莫麗的廄棚裏,用蹄子翻開一堆草。草下竟藏著一堆方糖和幾條不同顏色的飾帶。

三天後,莫麗不見了,好幾個星期下落不明。後來鴿子報告說他們曾在威靈頓那邊見到過她,當時,她正被駕在一輛單駕馬車上,那輛車很時髦,漆得有紅有黑,停在一個客棧外面。有個紅臉膛的胖子,身穿方格子馬褲和高筒靴,像是客棧老板,邊撫摸著她的鼻子邊給她喂糖。她的毛髮修剪一新,額毛上還佩戴著一條鮮紅的飾帶。所以鴿子說,她顯得自鳴得意。從此以後,動物們再也不提她了。

一月份,天氣極其惡劣。田地好像鐵板一樣,什麽活都干不成。倒是在大谷倉裏召開了很多會議,豬忙於籌劃下一季度的工作。他們明顯比其它動物聰明,也就自然而然地該對莊園裏所有的大政方針做出決定,盡管他們的決策還得通過大多數表決同意後才有效。本來,要是斯諾鮑和拿破倫相互之間不鬧別扭,整個程序會進行得很順利。可是在每一個論點上,他們倆一有可能便要擡杠。如果其中一個建議用更大面積播種大麥,另一個則肯定要求用更大面積播種燕麥;如果一個說某某地方最適宜種卷心菜,另一個就會聲稱那裏非種薯類不可,不然就是廢地一塊。他們倆都有自己的追隨者,相互之間還有一些激烈的爭辯。在大會議上,斯諾鮑能言善辯,令絕大多數動物心誠口服。而拿破倫更擅長在會議上休息時為爭取到支持遊說拉票。在羊那兒,他尤其成功。後來,不管適時不適時,羊都在咩咩地叫著“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並經常借此來搗亂大會議。而且,大家注意到了,越是斯諾鮑的講演講到關鍵處,他們就越有可能插進“四條腿好,兩條腿壞”的咩咩聲。斯諾鮑曾在莊主院裏找到一些過期的《農場主和畜牧業者》雜誌,並對此作過深入的研究,裝了滿腦子的革新和發明設想。他談起什麽農田排水、什麽飼料保鮮、什麽堿性爐渣,學究氣十足。他還設計出一個複雜的系統,可以把動物每天在不同地方拉的糞便直接通到地裏,以節省運送的勞力。拿破倫自己無所貢獻,卻拐彎抹角地說斯諾鮑的這些東西最終將會是一場空,看起來他是在走著瞧了。但是在他們所有的爭吵中,最為激烈的莫過於關於風車一事的爭辯。

在狹長的大牧場上,離莊園裏的窩棚不遠的地方,有一座小山包,那是莊園裏的制高點。斯諾鮑在勘察過那地方之後,宣布說那裏是建造風車最合適的地方。這風車可用來帶動發電機,從而可為莊園提供電力。也就可以使窩棚裏用上電燈並在冬天取暖,還可以帶動圓鋸、鍘草機、切片機和電動擠奶機。動物們以前還從未聽說過任何這類事情(因為這是一座老式的莊園,只有一臺非常原始的機器)。當斯諾鮑繪聲繪色地描述著那些奇妙的機器的情景時,說那些機器可以在他們悠閑地在地裏吃草時,在他們修養心性而讀書或聊天時為他們幹活,動物們都聽呆了。

不出幾個星期,斯諾鮑為風車作的設計方案就全部擬訂好了。機械方面的詳細資料大多取自於《對居室要做的1000件益事》、《自己做自己的瓦工》和《電學入門》三本書,這三本書原來也是瓊斯先生的。斯諾鮑把一間小棚作為他的工作室,那間小棚曾是孵卵棚,裏面鋪著光滑的木制地板,地板上適宜於畫圖。他在那裏閉門不出,一干就是

幾個小時。他把打開的書用石塊壓著,蹄子的兩趾間夾著一截粉筆,麻利地來回走動,一邊發出帶點興奮的哼赤聲,一邊畫著一道接一道的線條。漸漸地,設計圖深入到有大量曲柄和齒輪的複雜部分,圖面覆蓋了大半個地板,這在其他動物看來簡直太深奧了,但印象卻非常深刻。他們每天至少要來一次,看看斯諾鮑作圖。就連雞和鴨子也來,而且為了不踩踏粉筆線還格外小心謹慎。惟獨拿破倫迴避著。一開始,他就聲言反對風車。然而有一天,出乎意料,他也來檢查設計圖了。他沈悶不語地在棚子裏繞來繞去,仔細查看設計圖上的每一處細節,偶爾還沖著它們從鼻子裏哼哼一兩聲,然後乜斜著眼睛,站在一旁往圖上打量一陣子,突然,他擡起腿來,對著圖撒了一泡尿,接了一聲不吭,揚長而去。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