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勞倫斯:色情與淫穢(3)

但是,甚至我也會十分嚴格地檢查,剔除真正色情的東西。這不是什麽難事。首先,真正的色情差不多總是地下的,並不公開露面。其次,你可以從它對性,以及對人類精神的侮辱去識別它。

色情就是企圖侮辱性,玷汙性,這是不可原諒的。就拿那些在大多數城市的黑市上偷偷出售的照片和明信片來說吧,我所看到的這類東西,醜得簡直要讓人大哭。那完全是對人體的褻瀆,對至關重要的人類關系的褻瀆!他們把裸露的人體弄得那麽醜,那麽不值錢,把性的舉動描繪得那麽粗俗、下流,那麽淺薄、低劣、齷齪。

在黑市上出售的書也一樣。它們要麽醜得讓人作嘔,要麽蠢得只有白癡或性變態者才去寫、去讀。

人們茶余飯後編造的那些骯髒的打油詩也一樣,還有那些買賣人在吸煙室里互相拉扯的下流故事。偶爾也會出現一個真正滑稽的故事——這多少可以挽回一些聲譽。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些齷齪、可惡的故事。所謂的“幽默”,無非是為玷汙性而玩的把戲罷了。

現在,絕大多數現代人裸露的身體是醜陋、墮落的,現代人之間的性行為也一樣,只能說既醜惡又墮落。對此,我們實在沒什麽可驕傲的。這是我們文明的災難。我相信,沒有其他任何一種文明——甚至古羅馬文明——曾展示過這麽多不光彩和低級的裸體,這麽多醜陋、卑劣、骯髒的性。因為沒有任何一種文明曾把性趕入地下,把裸體驅進廁所里。

謝天謝地,一批有頭腦的青年人似乎有決心改變這種現象。他們正在把自己年輕的裸體從長輩們那令人窒息、充滿色情的地下角落里拯救出來,他們不願意以偷偷摸摸的方式對待性關系。無疑,對這種變化,那些灰調子老年人是深惡痛絕的。但事實上,這是一個朝著好的方面變的很偉大的變化,是一次真正的進化。

令人吃驚的是,那些普通庸俗的百姓要玷汙性的意志是多麽堅定。我年輕時,總抱著這樣一個幻想:那些看上去十分健康的普通人,在列車車廂或旅館吸煙室里的普通人,都具有健全的情感,對性都持有一種健康的、怡然自得的態度。錯了!完全錯了!經驗說明,普通人對性的態度令人生厭,他們看不起性,千方百計地想侮辱性。這種人如果同女人發生性關系,就會得意洋洋地感到自己作踐了她,使她變得比以前更低下、更卑微、更讓人瞧不起。
正是這類人滿口說著下流故事,口袋里裝著下流明信片,對淫穢下流的小說最內行。這是一個色情味很濃的階級——真正的男妓和女妓。他們像那些灰調子的清教徒一樣,對性懷有極大的仇恨和蔑視。當性吸引他們時,他們總是站在天使那一邊,他們堅持認為,電影里的女主人公必須是中性的,是沒有性別的純乎其純的尤物。他們還堅持認為,只有那些壞男人或壞女人才會表現出真正的性意識,低級的欲望。在他們看來,提香和雷諾阿都十分猥褻下流,因而不願自己的妻子女兒看到他們的作品。

為什麽?因為他們患有仇視性的灰色疾病,同時還患有骯髒肉欲的黃色疾病。雖然人身上的性功能和排泄功能發揮作用時相距甚近,但可以說它們的方向卻完全相反。性是一種創造流,而排泄流則流向分解,趨於反創造——如果我們可以用這個詞的話。對那些真正健康的人來說,這兩者的區別是顯而易見的。人最深刻的本能也許就是區分這兩種完全相對立的流。

但在那些墮落了的人心中,這種本能早已死亡,兩股流已合二為一了。這便是真正醜惡的色情者的秘密:對他們來說,性流和排泄流完全是一碼事。只有當人的精神墮落,控制本能崩潰時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到了那時,性便是骯髒,骯髒便是性;性衝動就成了骯髒的遊戲,女人身上任何性的跡象都成了她齷齪的表現,這是那些醜陋的普通人的心境,這些人的名字就叫“大眾”。他們提高嗓門喊出:大眾的聲音即是上帝的聲音。而這一切,便是一切色情的源泉。

正因為如此,我們必須承認,《簡·愛》或瓦格納的《特里斯坦與依索爾德》比卜伽丘的作品更接近色情,瓦格納和夏洛蒂·勃朗特都處在本能崩潰的高峰狀態之中。在他們眼里,性作為一種令人沈迷其間的東西未免有點淫穢,因而遭到鄙視。羅徹斯特先生的性激情是不可尊重的,只有當他被火燒傷,瞎了雙眼,變成殘疾後才能被尊重。到了那時,他這種感情,才在極其屈辱的條件下得到承認。這以前的一切沖動都有點不正派,正如在《帕梅拉》 《弗洛絲的磨坊》或《安娜·卡列尼娜》里的情況一樣。只要性衝動的目的是為了刁難性的情感,屈辱它,使它墮落,那色情的因素就會出現。

由此,我們發現幾乎所有十九世紀的文學作品都含有色情成分,而不少號稱純潔的人,都有其色情的一面,色情的胃口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麽大。這是人體政治發生病變的跡象。對付這種疾病的方法就是把性和性刺激拿到光天化日之。真正的色情者並不喜歡卜伽丘,因為這位意大利小說家清新、健康的自然風格使現代的色情小人感到自己無異於一條骯髒的可憐蟲。卜伽丘的作品應該發給所有的人,不管年老的還是年輕的,只要願意都可以讀一讀。唯有以自然、清新的坦率來對待性才是上上策。我們現在卻被神秘或半神秘的色情包圍著。也許,那些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師,如卜伽丘、拉斯卡等,是我們今天最好的解毒劑,而清教徒們的膏藥卻是最有害的治療方法。(姚暨榮 譯 / 待續)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