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社倉轉而對王老師說:“王老師你回去休息,我該進城辦事去了。我過幾天請你到家裏坐坐,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哩!你是個好人,好老師。”

那位帶著冰棍箱子的小夥驅車走了。

何社倉重新架上大墨鏡,朝西驅車馳去了,留下一股刺鼻的油煙氣味。

王老師望望消失了的人和車,竟有點悵然,心裏似乎空蕩蕩的,腦子也有點木了。 

 

中午放學以後,王老師賣了半箱冰棍兒。學生們出校門的時候早已摸出五分幣,吵吵鬧鬧圍過來:“王老師賣給我一根冰棍兒”的叫聲像剛剛出殼的小雞一樣熙攘不休。他忙不叠地收錢拿貨,弄得應接不暇。往日裏放學時他站在校門口,檢查出門學生的衣裝風紀,歪帶帽兒的,敞著衣服挽著褲腳的,一一被糾正過來,他往往有一種神聖的感覺,自幼培育孩子養成文明的生活習慣是小學教師重大的社會責任。現在,他已經無暇顧及這些了,收錢拿貨已經搞得他腦子裏亂哄哄的,而且從每一個小手裏接過硬幣時心裏總有點好不受,我在掙我的學生的錢!因為心裏不專,往往找錯錢或拿錯了貨。這時候,他的六甲班班長何小毛跑過來:“王老師,你收錢,我取冰棍兒。”王老師忙說:“放學了你快回家吃飯吧!”何小毛執意不走,幫他賣起冰棍來。放學後的洪峰很快就要流過去,何小毛突然抓住一個男孩的肩膀,拽到王老師面前:“你怎麽偷冰棍兒?”

王老師猛然一驚,被抓住的男孩不是他的六甲班的學生,他叫不上名字。男孩強辯說:“我交過錢了,交給王老師了。”小毛不松不饒:“你根本沒交!我看著王老師收誰的錢,我就給誰冰棍兒,你根本沒交。王老師,他交了沒?”

王老師瞅著那個男孩眼底透出一縷畏怯的羞色,就證明了這男孩交沒交錢了。他說:“交了。”那男孩的眼裏透出一縷亮光,深深地又是慌匆地鞠了一躬,反身跑走了,剛跑上公路,就把冰棍兒扔到路下的荒草叢中去了。何小毛卻嘟起嘴,臉色氣得紫紅:“王老師,他沒交錢。”王老師說:“我知道沒交。”何小毛激烈地問:“那你為什麽要放走他?你不是說自小要養成誠實的品行嗎?你怎麽也說謊?” 王老師說:“是的。有時候……需要寬容別人。你還不懂。”

何小毛怏快不樂地走了。

楊小光背著冰棍箱子來了,笑嘻嘻地說:“王老師,換地方了,該我站前門了。”

王老師點點頭,背了箱子進校門去了。回頭一看,楊小光把板凳已經挪到公路邊上,而且響亮地吆喝起來:“冰棍兒——白糖豆沙冰——棍兒——”他才意識到,自己在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裏,連一聲也未吆喝過。他匆匆回到宿舍,放下箱子,肚裏空空慌慌卻不想進食。他喝了一杯冷茶,躺倒就睡了。

王老師正在恍忽迷離中被人搖醒,睜開眼睛,原來是何小毛站在床前。何小毛急嘟嘟地說:“王老師快起來,同學們都上學來了,趁著沒上課正好賣一些冰棍兒!” 王老師聽了卻有點反感,這麽小年紀的學生熱衷於冰棍買賣之道,叫人反感。他又不好傷了學生的熱情,只好說:“噢……好……我這就去。”

何小毛更加來勁:“王老師你要是累了,我去替你賣一會兒,趕上課時你再來。”

王老師搖搖頭:“你去作課前準備吧!我這就去賣。我不累。”

何小毛走到正在臉盆架前洗臉的王老師跟前,說:“王老師,我爸叫我後晌回去時再帶一箱冰棍兒,你取來,我帶走,你又可以多賣一箱。”

王老師似乎此時才把何小毛與何社倉聯系到一起,他說:“你爸要買就到學校冰棍廠去買好了,又便宜。”

何小毛說:“俺爸說要從你手裏買,讓你多賺錢。”

王老師聽了皺皺眉,閉了口,心裏泛起一股甚為強烈的反感。這個自己執教的六甲班班長熱情幫忙的舉動恰恰激起的是他反感情緒,這個年僅十二歲的孩子對於經營以及人際關係的熱衷反而使他覺得討厭,然而他又不忍心挫傷孩子,於是裝出若無其事的口氣再次勸說:“你去做課前準備吧!”

何小毛的熱情沒有得到發揮,有點掃興地走出房子去了。臨出房子門的時候,何小毛又不甘心地回過頭來:“人家體育楊老師已經賣掉三箱了。王老師……你太 ……”

王老師冷冷地說:“你去備課吧!小孩子管這些事幹什麽?”

何小毛走了。王老師背著箱子朝後門口走去。後門口有一排粗大的洋槐樹,濃密的葉子罩住了一片蔭涼,清爽涼快。王老師坐在石凳上,用手帕兒扇著涼,腦子裏卻浮著何小毛父子的影像。這何小毛活脫就是多年前的何社倉,細條條的個頭,白嫩嫩的臉兒,比一般孩子長得多的睫毛和深一點的眼睛,顯得聰慧乖覺而又漂亮。他與他父親一樣聰明,反應迅速,接受能力強,在班裏一直算頂尖,老師們一直看好他將來會有大發展。現在,王老師才明顯地感覺到何小毛和他父親何社倉的顯著差異來,他父親何社倉眼裏那種總是害羞的神光在何小毛眼裏已經蕩然無存了,反倒是有一縷比一般孩子精明也與他的年齡不大相同的通曉世事的庸俗之氣色……

“王老師,給我買冰棍兒!”

四五個小女孩兒已經圍在跟前,伸向他的手裏捏著錢。王老師中斷了思想立即收錢拿貨。他從後門朝校園裏一瞅,一串一溜的男女學生朝後門湧來,他的生意頓時紅火起來。驟然升起高溫的午休時分,正是冰棍以及冷飲走俏的黃金時間,孩子們趁著課前的自由活動時間來消費一只冰棍兒,是很愜意的。王老師忙不叠地收錢拿貨,頭上臉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來,也顧不得擦擦,眼看一箱冰棍兒就要賣完了。

“王老師生意好紅火!”

王老師揚起汗浸浸的臉,看見楊小光站在一邊,體育教員結實柔韌的身體有一種天然美感,然而王老師聽著那話裏帶有一股餿味兒,透過那眼裏強裝的笑容,王老師看到了底蘊的敵意。他無法猜測來意,只是應答說:“唔!這會幾天氣熱,孩子們……”

楊小光卻神秘地眨眨眼:“王老師,我引你看場西洋景兒——”說著就來拉王老師的手。

王老師莫名其妙:“有什麽好看的!別開玩笑。”

楊小光執意拉住他的手:“你去看看就明白了,可有趣兒了!”

王老師已不能拒絕,那雙體育教師的有勁的胳膊拉著拽著他,朝校園裏走去。

當王老師站在一個教室窗外,看到教室裏的一幕時,幾乎氣得羞得昏厥過去— —。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