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寅:擬與避:古典詩歌文本的互文性問題(4)

抵彜陵二首(五律) 夜抵彜陵州(七律)通過對比可見,方象瑛的選題半數以上與王漁洋重合,不太像是偶然形成的結果。事實上我們知道,方象瑛的寫作是與他崇敬的先達有關的:七月初六日,象瑛途經定州,憩新樂縣,讀王士禛壁間題詩,感愴施閏章的逝世,有《新樂使院讀王阮亭司成壁間韻因感施愚山侍講時愚山歿京邸余以使命不得往哭》之作(37)。初九日行至平定州,又有《出固關宿平定院署和王司成韻題壁》(38),這是和漁洋《真定寄鄭次公水部》詩韻的題壁之作,所以結聯雲“極知水部能懷古,莫遣中山酒易醒”。八月初三日又記:“過觀音堂,壬子秋阮亭以試事入蜀宿此,有詩。今才十年,院宇傾頹,無舊時下榻處矣。”(39)方象瑛三次提到王漁洋詩,除第一次是讀題壁之作,其余兩次都不是題壁或詩已不可見,那麼方象瑛知道王詩就只有兩種可能,要麼他曾熟讀《蜀道集》,要麼行篋就攜有此集,沿途閱讀。無論是哪種情形,都意味著他此行的寫作,有漁洋《蜀道集》為參照,自然會與王詩形成一種互文關系。可是當筆者比讀兩個集子後,竟意外地看不到方象瑛摹仿《蜀道集》的痕跡。就是以上作品所選擇的詩體,似乎也顯示方象瑛與其說是在追踵王漁洋,還不如說是在有意識地回避,力圖避免給人蹈襲《蜀道集》的印象。在選題相同的九十余首詩中,只有36題體裁與漁洋相同,內容方面更是毫無相似之處,除了上面兩首和韻之作外,很難拈出一點互文的證據。這種過於干凈的撇脫,恰好說明它是人為的,屬於有意識回避的結果。其中的消息頗值得玩味。

方象瑛踏上蜀道的康熙二十二年(1683),雖正值王士禛入掌國子監、聲名如日中天之際,卻也是朝野對宋詩風的批評達到頂峰之時。宋詩風從康熙十一年(1672)《宋詩鈔》刊布後大行於世,到十八年(1679)博學宏詞試前後稱極盛,同時也招致唐詩派的猛烈抨擊,甚至聖祖也在宮廷應制唱和中明確表示了對宋詩的貶斥。宰相馮溥集門下士唱和於萬柳堂,“大言宋詩之弊”,斥為“非盛世清明廣大之音”(40),在京師詩壇引起很大的震動。王士禛也不得不改弦更張,並接受徐干學的勸說,編訂一系列唐詩選本,重豎唐詩的旗幟,標舉“神韻”之說。康熙二十二年(1683)刊刻的《漁洋續詩集》,雖編入了《蜀道集》,但施閏章、徐干學的序言都竭力替漁洋辯護,將他作為唐詩藝術的守護者來推崇(41)。在這種風潮下,與王漁洋同為萬柳堂中客的方象瑛,其詩風的取向自然不難推測。因此,關於《錦官集》對《蜀道集》的規避,除了考慮出於作者自尊和自信的獨創意識外,還要顧及當時宋詩風消長的背景。不管怎麼說,方象瑛的例子讓我們看到,面對前人作品,除了摹仿,還有規避的情形存在。規避同樣是文本間的一種關系,它與摹仿共同構成了隱、顯兩種截然不同的互文形態。以往的研究只涉及摹仿形成的互文性,未意識到對經典之作或他人之作的有意識規避也是一種隱性的互文。盡管這種互文性不是指向文本的相似,而是指向本文的背離,但只要從所謂“影響的焦慮”來看這種規避(42),就很容易理解它作為互文的性質。

 互文性是中國古典詩歌藝術表現的普遍現象,迄今對它的研究還比較薄弱。本文從摹仿和規避的角度來看互文性的形成,將規避視為互文的一種隱性形態,可能會有助於我們更深入地理解互文性問題,使我們對互文性原理的認識變得更為豐富和全面。這種看法是否妥當,還請學界同道批評指教。


注釋:


 ①[法]蒂費納·薩莫瓦約:《互文性研究》引言,邵煒譯,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頁。

 ②轉引自[法]蒂費納·薩莫瓦約:《互文性研究》,邵煒譯,第5頁。

 ③[法]蒂費納·薩莫瓦約:《互文性研究》引言,邵煒譯,第1頁。

 ④李壯鷹:《詩式校注》,濟南:齊魯書社,1986年,第45-46頁。

 ⑤[日]松浦友久:《中國詩的性格》,蔣寅編譯:《日本學者中國詩學論集》,南京:鳳凰出版社,2008年,第24頁。

 ⑥田雯:《古歡堂集·雜著》卷三,郭紹虞輯:《清詩話續編》第2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719頁。

 ⑦參看[法]蒂費納·薩莫瓦約:《互文性研究》,邵煒譯,第20-23頁。

 ⑧歐陽詢撰:《藝文類聚》,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上冊,第79頁。

 ⑨賀裳:《載酒園詩話》卷一,郭紹虞輯:《歷代詩話續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1冊,第219頁。

 ⑩李攀龍:《選唐詩序》,《滄溟先生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378頁。

 (11)林時對:《荷鍤叢談》卷二,沈雲龍輯:《明清史料匯編》六集,台北:文海出版社影印本,1971年,第7冊,第81頁。

 (12)殷士儋:《李攀龍墓志銘》,《滄溟先生集》附錄,第719頁。

 (13)吳喬:《圍爐詩話》卷一:“人心才有依倚,即不能迥出流輩,何況於偷?皎然‘三偷’,笑具也。”郭紹虞輯:《歷代詩話續編》第1冊,第477頁。

 (14)賀裳:《載酒園詩話》卷一引《隱居語錄》,郭紹虞輯:《歷代詩話續編》第1冊,第217頁。

 (15)徐鼒:《題露筋祠壁》,《未灰齋詩文集》,成都:巴蜀書社,2009年,第9頁。

 (16)陸以湉:《冷廬雜識》卷一,北京:中華書局,1984年,第58頁。

 (17)郭麐:《靈芬館詩話》卷三:“漁洋《露筋祠》詩,撇開題面,自出一奇。余人一著議論,便覺可厭。李丹壑一絕雲:‘心如揚子青銅鏡,身似蓮塘菡萏姿。只尺隋家天子墓,行人惟拜女郎祠。’議論之中,神韻自絕。”清嘉慶間家刊本。

 (18)[法]蒂費納·薩莫瓦約:《互文性研究》,邵煒譯,第135頁。

 (19)林昌彜:《射鷹樓詩話》,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下冊,第105頁。

 (20)李商隱著,馮浩箋注,蔣凡、顧易生標點:《玉溪生詩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下冊,第821頁。

 (21)姜夔:《武康丞宅同樸翁詠牽牛》:“老覺淡妝差有味,滿身風露立多時。”孫玄常:《姜白石詩集箋注》,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211頁。趙吉士《寄園寄所寄》卷四“撚須寄”引《堯山堂外紀》:“高季迪年十八未娶,婦翁周仲建有疾,季迪往唁之。周出蘆雁圖命題,季迪走筆賦曰:‘西風吹折荻花枝,好鳥飛來羽翮垂。沙闊水寒魚不見,滿身風露立多時。’仲建笑曰:‘是子求室也。’即擇吉以女妻焉。”清康熙刊本。

 (22)黃培芳:《粵岳草堂詩話》卷一:“吾友張南山最喜黃仲則‘不知何事忙,但覺有所待’二語,謂可比美古詩‘所遇無故物,焉得不速老’。吾邑趙筠如孝廉(允菁)又喜仲則‘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一聯,謂香奩措語,難得如許渾妙,皆可稱知言。”《黃培芳詩話三種》,廣州: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95年,第62頁。

 (23)謝榛:《四溟詩話》卷二,丁福保輯:《歷代詩話續編》下冊,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第1173頁。

 (24)賀裳:《載酒園詩話》卷一:“《隱居語錄》曰,詩惡蹈襲古人之意,亦有襲而愈工,若己於出者,蓋思之愈精,則造語愈深也。李華《吊古戰場》(文)曰:‘其存其沒,家莫聞知。人或有言,將信將疑。悁悁心目,寢寐見之。’陳陶則曰:‘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蓋工於前也。余以以文為詩,此謂之出處,何得為蹈襲?若如此苛責,則作詩者必字字杜撰耶?”郭紹虞輯:《歷代詩話續編》第1冊,第217頁。

 (25)郭麐:《靈芬館詩話》,清嘉慶間家刊本。

 (26)轉引自[法]蒂費納·薩莫瓦約:《互文性研究》,邵煒譯,第27頁。

 (27)賀裳:《載酒園詩話》,郭紹虞輯:《歷代詩話續編》第1冊,第220頁。

 (28)王士禛《蜀道集》有施閏章、徐夜、曹禾、汪懋麟序。葉方藹題長句於卷首,又寓書於漁洋,謂蜀道新詩“毋論大篇短章,每首具有二十分力量。所謂獅子搏象,皆用全力也”。盛符升評曰:“先生蜀道諸詩,高古雄放,觀者驚嘆,比於韓、蘇海外諸篇。”陳維崧《迦陵文集》卷四《與王阮亭》:“晤珍示,知先生入蜀詩卓絕古今,不數夔州子美。不識肯令喜事小胥錄一帖以見寄否?”曾燦《六松堂詩集》卷三《署中夜坐讀王阮亭宮詹蜀道集感而有作》:“嶺南三月不知春,桄榔寒雨愁殺人。獨夜挑燈理青簡,好山好水來相親。”詳蔣寅《王漁洋事跡征略》康熙十一年、二十四年,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1年。

 (29)如《京江耆舊集》卷九徐嗣曾《棧道讀漁洋感懷詩追念師恩泫然有述即次其韻》,即其例也。黃臣燮《平泉詩稿》卷首張應麐題詩雲:“蜀江水碧蜀山青,襥被曾為萬里行。到處留題傳絕唱,不教能事讓新城。”自注:“漁洋詩以《蜀道集》為最。”

 (30)陳奕禧:《益州於役記》卷三,收入《虞州集》卷十三,清康熙刊本。

 (31)朱彜尊:《錦官集序》,方象瑛:《健松齋集》卷二十,1928年方朝佐刊本。

 (32)宋濂:《送陳庭學序》,《宋濂全集》第3冊,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9年,第1171頁。

 (33)湯右曾:《錦官集序》,方象瑛:《健松齋集》卷二十。

 (34)朱彜尊:《錦官集序》,方象瑛:《健松齋集》卷二十。

 (35)方象瑛:《上益都先生書》,《健松齋集》卷十一。

 (36)方象瑛:《報魏庸齋先生書》,《健松齋集》卷十一。

 (37)方象瑛:《健松齋集》卷七《使蜀日記》:“初六日,過定州,憩新樂縣,讀王阮亭司成士禛壁間詩,因感施愚山侍講閏章。時愚山歿京邸,余以使命,不得往哭,作詩紀哀。”詩見同書卷二十。

 (38)方象瑛:《健松齋集》卷七《使蜀日記》:“初九日,過柏井驛,至平定州,熱甚,和阮亭韻題壁。”詩見同書卷二十。

 (39)方象瑛:《健松齋集》卷七《使蜀日記》。

 (40)毛奇齡:《西河詩話》卷五,干隆間蕭山毛氏書留草堂刊本。

 (41)關於這個問題,可參看蔣寅:《再論王漁洋與康熙朝宋詩風之消長》,《羅宗強先生八十壽辰紀念文集》,北京:中華書局,2009年。

 (42)關於“影響的焦慮”,可參看[美]哈羅德·布魯姆《影響的焦慮》一書,徐文博譯,北京:三聯書店,1989年。(愛思想網站 2014-12-23 )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