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家族以外的人》(5)

“怎麽早不說,這……這……這……”他把筷子放下來,他運動著又要紅起來的脖頸,把頭掉轉過去,轉得很慢,看起來就和用手去轉動一只瓦盆那樣遲滯。

“有二是個粗人,一輩子……什麽都吃……就……是……不吃……這……羊……身上……的……不戴……羊……皮帽……子……不穿……羊……皮……衣裳……”他一個字一個字平板的說下去:

“下回……他說……楊安……你炒什麽……不管菜湯里頭……若有那羊身上的呀……先告訴我一聲……有二不是那嘴饞的人!吃不吃不要緊……就是吃口鹹菜……我也不吃那……羊……身……上……的……”

“可是有二爺,我問你一件事……你喝酒用什麽酒壺喝呢?非用銅酒壺不可?”楊廚子的下巴舉得很高。

“什麽酒壺……還不一樣……”他又放下了筷子,把旁邊的錫酒壺格格的蹲了兩下:“這不是嗎?……錫酒壺……喝的是酒……酒好……就不在壺上……哼!也不……年輕的時候,就總愛……這個……錫酒壺……把它擦得閃光湛亮……”

“我說有二爺……銅酒壺好不好呢?”

“怎麽不好……一擦比什麽都亮堂……”

“對了,還是銅酒壺好喔……哈……哈哈……”廚子笑了起來。他笑得在給我裝飯的時候,幾乎是搶掉了我的飯碗。

母親把下唇拉長著,她的舌頭往外邊吹一點風,有幾顆飯粒落在我的手上。

“哼!楊安……你笑我……不吃……羊肉,那真是吃不得:比方,我三個月就……沒有了娘……羊奶把我長大的……若不是……還活了六十多歲……”

楊安拍著膝蓋:“你真算是個有良心的人,為人沒作過昧良心的事?是不是?我說,有二爺……”

“你們年輕人,不信這話……這都不好……人要知道自家的來路……不好反回頭去倒咬一口……人要知恩報恩……說書講古上都說……比方羊……就是我的娘……不是……不是……我可活六十多歲?”他挺直了背脊,把那盤羊腸炒辣椒甩筷子推開了一點。

吃完了飯,他退了出去,手里拿著那沒有邊沿的草帽。沿著磚路,他走下去了,那泥汙的,好象兩塊朽木頭似的……他的腳後跟隨著那掛在腳尖上的鞋片在磚路上拖拖著而那頭頂就完全象個小鍋似的冒著氣。

母親跟那廚夫在起著高笑。

“銅酒壺……啊哈……還有椅墊子呢……問問他……他知道不知道?”楊廚夫,他的脖子上的那塊疤痕,我看也大了一些。

我有點害怕母親,她的完全露著骨節的手指,把一條很肥的雞腿,送到嘴上去,撕著,並且還露著牙齒。

又是一回母親打我,我又跑到樹上去,因為樹枝完全沒有了葉子,母親向我飛來的小石子差不多每顆都象小鉆子似的刺痛著我的全身。

“你再往上爬……再往上爬……拿桿子把你絞下來。”

母親說著的時候,我覺得抱在胸前的那樹干有些顫了,因為我已經爬到了頂梢,差不多就要爬到枝子上去了。

“你這小貼樹皮,你這小妖精……我可真就算治不了你……”她就在樹下徘徊著……許多工夫沒有向我打著石子。

許多天,我沒有上樹,這感覺很新奇,我向四面望著,覺得只有我才比一切高了一點,街道上走著的人,車,附近的房子都在我的下面,就連後街上賣豆芽菜的那家的幌桿,我也和它一般高了。

“小死鬼……你滾下來不滾下來呀……”母親說著“小死鬼”的時候,就好象叫著我的名字那般平常。

“啊!怎樣的?”只要她沒有牢牢實實的抓到我,我總不十分怕她。

她一沒有留心,我就從樹干跑到墻頭上去:“啊哈……看我站在什麽地方?”

“好孩子啊……要站到老爺廟的旗桿上去啦……”回答著我的,不是母親,是站在墻外的一個人。

“快下來……墻頭不都是踏堆了嗎?我去叫你媽來打你。”

是有二伯。

“我下不來啦,你看,這不是嗎?我媽在樹根下等著我……”

“等你干什麽?”他從墻下的板門走了進來。

“等著打我!”

“為啥打你?”

“尿了褲子。”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